“喂!你没事吧!”女孩见我受了伤赶忙问到。

  刀疤男子眉头一皱,将手中的匕首指向了女孩的下颚,口中冷冷的说道:“你不想我在你脸上划几刀就给我闭嘴!”

  女孩受到了威胁只得闭上了嘴,但眼中却仍是满怀担忧的望着我。

  我稍稍打量了一眼那女孩,在高楼霓虹灯的映照下,上身白色的衬衣,下身一条紧身的牛仔裤,那精致的五官,拼成的绝美容颜,那匀称的身段,那柔弱惹人怜惜的模样,难怪引得这些人食指大动。古人诚:红颜祸水呀!

  见女孩识趣的闭上了嘴,刀疤男子再次将目光投向了我,口中狠狠的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马上离开!”

  “刀哥!还跟这小子费什么话啊,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他。”瘦高男子说完,还不等刀疤男子阻止,便挥拳冲了上来。

  这些人不比学校那些不敢下死手的毛孩,他们个个在社会中混迹,已经算是打架斗殴的老油条。不过若是一对一,我有绝对必胜的把握。

  那瘦高男子一记直拳挥来,我凭借超快的反应之速,一把握住了他直击而来的拳头,借力用力,左手顺力将其往身前一拉,右手硬拳紧握,一记勾拳直击其小腹之处。

  我也不清楚我现在的拳力到底有多重,只是那瘦高男子在受了我一拳后,便直接没有了反应。

  “卧槽!”刀疤男见到这番情景不禁大怒,握着匕首直刺而来。

  刚才不小心被他划了一刀,此时早已有了准备,我又怎么可能让他碰到我分毫。当那握着匕首的手伸向了我时,我立即右脚脚尖着力,一个转身避过匕首,右手顺势一把扣住了刀疤男持刀的手腕,再手腕一沉,刀疤男手中的匕首伴随着刀疤男的惨叫应声而落。然而我手上的动作仍未结束,左手又乘机一记左勾拳直击在了刀疤男的脸颊之上,刀疤男这才应声倒地!

  咳__咳__咳___红毛终于从江水中爬了起来,待他看向岸边之时,只剩三人各趟于地上或哀嚎,或已经昏死。

  在女子替我简单的包扎好了伤口后,我们早已离去。

  行走在街道之中,女子紧了紧已经被扯掉了扣子的衬衣,口中轻声的说道:“我叫李嘉佳,谢谢你救了我。”

  虽然我承认李嘉佳的确很漂亮,但我着实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看着她这副样子我不禁说到:“你该回家了。”

  “嗯。”李嘉佳低着头应了一声,也不知道她此时在想些什么。

  现在街道上来往之人还不算少,我也不必担心她会再出什么问题,而我却还得先找一家旅店住宿一晚,便开口说到:“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你自己赶紧回家去吧。”

  见李嘉佳没说话,我也没作停留,朝着相反的方向走了去。

  “如家旅店。”我站在旅店的门前念叨到,昏黄的灯光下四个大字格外引人注目。

  我走进了旅店之内,柜台一位30来岁浓妆艳抹的妇女,立即站起身热情的招呼了起来:“小帅哥,你是住宿呢?还是需要点啥呢?”

  我一愣,来旅店不是住宿还能需要点啥?回过神来我淡淡的说到:“住宿。”

  最后,交了钱,就这样轻轻松松的便开了间单人房。

  躺在床上,我不禁是心中暗叹:看来明天不仅得找房子,还得开始找工作了啊,这旅店住一晚就要二十块,再摸摸衣兜里的钱也没剩多少了……

  旅店环境虽然不怎么样,但好歹还是洗了个热水澡,刚从卫生间走出来,便听见敲门声响了起来。

  咚—咚—咚——“来了。”我一边回应着,一边打开了房门。

  门外,一位衣着暴露,浑身散发着熟女诱惑的漂亮女子静静的倚靠在门壁上。短小的裤裙都快露出了臀部,宽松的上衣领口一片雪白。十四五岁的我对这样的诱惑简直毫无抵抗之力,凭着最后的理智,我咽了咽口水,口中艰难的问道:“你、你找谁啊?”

  那女子见我这幅德行,掩嘴呵呵一笑,口中笑道:“我找你啊,小帅哥需不需要姐姐替你服务呢?”

  服务?我顿时愣了一下,回过神后,我连连摇头,口中说道:“不用了,不用了。”说着,连忙关上了房门。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顶着一对熊猫眼游逛在街上,因为那女子的缘故,我昨晚根本就没睡好。

  街上的房屋出租小广告我是没抱了多大希望,昨天游逛时看见过一处房屋中介所,我便径直的找了过去。一进入这房屋中介所,我愣头愣脑的第一句话是:“有没有最便宜的房子出租?”

  中介所内的几个人都愣了一下,这时,一位身着黑色西服戴着眼镜的青年男子走了过来,口中客客气气的说道:“先生你好,请问你是需要租便宜的房屋吗?”

  我点了点头回应:“是的。”

  那青年男子听后,拿过了一本文件夹,翻了起来,稍稍等了一会儿,那青年男子又开口说道:“先生你好,我们这儿有一处合租的房子是最便宜的,每个月只需要三百块。”

  “三百块?还有没有更便宜的啊?”我身上一共才才三百来块,若是全交了房租,那我不得喝西北风去?

  }A酷匠w网●-正G版/+首发

  那青年男子为难了起来,口中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先生,那已经是我们这儿最便宜的房子了。”

  我还想说什么,只听旁边另一名穿着黑色西服的男子突然说道:“西城那边不是还有一套房吗?每个月才两百块。”

  我听后顿时来了精神,将目光看向了另一名西服男子,口中急忙问道:“真的?那我租了!”

  “可那套房…”戴眼镜的青年男子还想说什么。

  另一名西服男子急忙开口打断道:“没事,人家想要租你租给人家就是了。”

  我听后也连声应道:“对对对,你租给我吧,再租不到房子我都要睡马路了。”

  另一名西服男子走了过来,一脸笑容的说道:“来来来,我来给你办手续,你交了第一个月的房租就可以住进去了。”

  那戴眼镜的青年男子还想说什么,可另一名西服男子回头瞪了他一眼,他也只得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