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和爸妈来到这座城市,只能说是匆匆的过客,而如今我却要长住于这座城市,我不禁认真的审视起了这座城中的繁荣景象。

  遍地高楼大厦,街道之中车辆川流不息,街道两旁来往之人更是数不胜数。虽然是第二次见到这番景象,但我仍旧是唏嘘不已。

  站在一条十字路口,我完全迷失了方向,该去哪儿?我只知道来这酆都城,如今来了以后,发现人生地不熟,竟是如此的举步艰难。

  早饭也没吃,现在也快中午了,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随意走了一条街道,街道两边的商铺琳琅满目,吃的、穿的、玩的,千奇百样。

  我找了一家面馆点了一碗酆都城的特色小面,吃得是津津有味,连面汤都没剩下。

  填饱了肚子,接下来就该寻找住房了,奶奶拿给我的钱也不多,只能先租一间房租便宜的。街边的广告牌上到处张贴着小广告,五花八门的,什么都有,我将几张出租单间的小广告揭了下来,照着其中一张小广告上的地址,我一路询问,终于在穿过数条大街小巷后找到了地方。

  这一片的房屋应该有些年头了,周围都是七八层的矮房,相比正街边上的高楼,就显得有些破旧了。我按着门牌找到了那套房屋。

  咚~咚~咚~“来啦,来啦。”屋内传来了一声甜美的声音。

  我不禁暗想:难道还是个美女?我挺了挺腰板抓了抓已经有些长了的头发,还特意站了一个自以为最帅的站姿。

  by更4、新"V最r快o上L酷¤匠m网,

  当门打开的一瞬间,我差点没站稳,我发誓若不是要租房子,我绝对掉头就跑。

  门内一道巨大的身影完全挡着了门框。三十多岁的样子,脚上拖着一双水凉鞋,肥硕的身躯竟还穿着一条短裙,浑圆的脸庞粗旷得像个汉子一般。只听她嘴里再次发出了那种甜美的声音,问道:“你找谁啊?”

  我一时还无法接受这种现实感,条件性的将手中的租房广告拿到了身前,口中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们…这…这儿…是不是…出租…房间…啊。”

  站在门内的壮实妇女顿时换做了一幅热情的样子,朝着我招了招手,说道:“对对对,我这儿有一间房,空着也是空着,就打算把它租出去,快进来看看吧,房租好商量。”说着,那壮实妇女还伸手来拉住了我的肩膀。

  看着那粗旷的面容做出那般娇柔的表情,我顿时满脸的黑线,那只肥大的手掌在抓着我肩膀的一瞬间,我再也受不了了,一把挣开了那只手逃命似的跑出了那栋楼。

  一口气跑出了几条巷子,我才大汉淋漓的倚靠在了,一根路灯杆上。这汗不全是累出来的,有很大一部分是被吓出来的,那副模样我到现在还心有余悸,我所见过的厉鬼都没有一只比得上她一半的恐怖。

  歇息了片刻,按着其余几张小广告上的地址,我再次询问着找了过去,但结果不是房租太贵,就是人家不招男房客…最奇葩的是,居然还有一处是洗浴中心打着招房客的幌子招引客源…若不是我跑得快,这会儿早已经被拉进去强制消费了吧……

  找了一下午都没有任何的收获,肚子又开始咕咕叫了,我再次找了一家面馆,点了一碗酆都城的特色小面,不是我舍不得吃点其它的,而是我觉得这特色小面的味道,实在是太棒了。

  三两面条下肚,肚子已经撑得不行了。

  酆都城沿着长江而建,从面馆出来,我便径直走到了江边。都城的夜色是我前所未见过的美,霓虹灯倒映在这广阔的江面上又是一番独特的景色,江风夹杂着江水的浪涛声频频的袭来,若没有传来阵阵的呼救声,此时该是多么的惬意。

  我不禁是苦笑连连,这大城市中的社会还真是黑暗呐,此事若要我坐视不管,那肯定是不可能。朝着呼救声传来的方向,我快速的跑了过去。

  江边的沙滩上,四个不良男子正拉扯着一位年轻女子。我不禁暗叹:这些人难道不怕犯法?胆子居然这么大。

  “喂,你们没看到我吗?”我十分好奇的问到。我都走到离他们不到四五米的距离了,他们还继续着拉扯,完全没有理会我这个外人的到来。

  一个留着短发却将头发染得火红的男子终于是回头望了我一眼,见只是一个小毛头,口中轻蔑的说道:“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一旁看着吧,等哥几个玩儿够了让你开开雏。”说着,那红发男子又回过头去继续着手中的动作。

  李嘉佳是都城人民医院的一个实习医生,今晚下班后便独自一人来这江边散散步,可谁知没过多久竟遇到了四个混混模样的男子,并还对她拉扯了起来,于是李嘉佳便开始大声的呼救。终于,她看到了一个人影跑了过来,她满怀希望,更加拼命的反抗了起来,渐渐的,那人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竟只是一个看起来比她自己还小的男孩。李嘉佳感到了绝望,她都渐渐的放弃了希望,心中暗道:就算是死也不能让这群畜生玷污了清白!

  嘭———噗通———一道人影径直的飞到了江水中。其余三人突然愣住了,他们不知道红毛为什么会飞到江水中去了。三人缓缓的转过了脑袋。

  “看什么看?你们作恶都可以光明正大,我行善就不可以这么做了?”说着,我又是一脚踢到了一个满脸猥琐样的男子裆下,那男子还未反应过来,便已经捂着裤裆躺在地上嚎叫着乱滚了。

  “小兄弟,我看你力道不小啊,但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你现在离开,我可以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其中一个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的男子盯着我沉声的说到。

  “救我,求你救救我,救救我~”女孩终于又看到了希望,急忙哭喊着。

  啪——那脸上带着刀疤的中年男子狠狠的扇了那女子一巴掌,口中喝道:“闭嘴,你这臭****!”

  看到这一幕我不禁是皱起了眉头,口中说道:“放了那女孩,我立马离开。”

  我话音刚落,那刀疤男子旁边的一个瘦高男子就立即回道:“不可能!让你离开就……”

  不等他说完,我立马一个箭步冲向了那瘦高男子,那瘦高男子见我冲向了他,也急忙一拳向我挥了来。我一个侧身躲过了他的拳头,正在这时,左手手臂一阵刺痛传来,我暗道不好,脚上赶忙几步退了开。

  只见那刀疤男子手中正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眼睛狠狠的盯着我。而我左手的手臂,一道鲜红的口子正缓缓的溢着鲜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