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涛,你回来啦,站在门口干嘛呢?还不快进来,正准备吃饭了呢。”奶奶端着一盘菜从厨房走了出来,见到我站在门口,有些高兴的说到。

我回过了神,装作若无其事的走进了门内,一脸笑意的望着奶奶说道:“刚刚才到呢,曾祖呢?”

正说着,只见曾祖一手拄着拐杖一手端着一盘菜,慢慢悠悠的也从厨房走了出来。

我赶紧走了过去接过了曾祖手中的盘子,一手掺着曾祖,缓缓的说道:“曾祖,你坐着就是了,别老干这干那的了。”

曾祖仍旧是挂着一脸慈爱的笑容,她缓缓的侧过脸,看着我说道:“坐久了不起来走动走动,浑身都不舒服。”

奶奶将手中的菜盘搁在了饭桌上,转身看着我说道:“你还不了解你曾祖吗,她哪是个闲得住的人啊,赶紧准备吃饭吧。”

奶奶将最后一道菜端上了桌,我去盛了三碗米饭,一家人就围在了饭桌上。

我端着饭碗再三思量,最终还是将碗搁了下来,埋着脑袋,缓缓的说道:“奶奶、曾祖,我不想再去学校了,我想去酆都城。”

  `I酷o%匠网唯一正*版,1其PX他j都是W%盗i版M

奶奶正往嘴里送饭的手突然停了下来,一脸疑惑的问道:“小涛,你说什么?”

我抬起了埋着的脑袋,望着奶奶再次重复的说道:“我不想去学校了,我想去酆都城。”

咚———

奶奶突然搁下了碗,一脸严肃的说道:“不可能!这么小不上学你去干嘛!”

曾祖也缓缓的搁下了手中的碗筷,一脸慈祥的看着奶奶说道:“素芳啊,你也别生气,先听听小涛为什么不想去学校吧。”

我将目光转向了曾祖,口中缓缓的说道:“曾祖,我就是不想继续呆在学校里了而已,我想去酆都城。”

奶奶的喝声再次响了起来:“不行,才十五岁不到,不上学你到酆都城能干嘛?”

我有自己的道途,而且还与师傅有着约定,我不可能再继续呆在学校,于是我的语气也变得坚定了起来:“我必须要去!”

奶奶还想说什么,却被曾祖拦了下来:“好了好了,都别吵了,小涛从小就机灵,想要出去走走就让他去吧。”

奶奶仍是不答应,转头看着曾祖说道:“妈,你不能这么惯着小涛,他爸妈知道了也不会同意的。”

曾祖轻轻的笑了笑,看着奶奶说道:“这不是惯着他,小涛从小懂事就早,既然他主动跟我们说了这事,我相信他肯定是有自己的想法,这事就这么定了,小涛他爸妈要是问起,你就说是他曾祖同意的。”

奶奶摇了摇头,叹道:“妈,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小涛他爸妈那里我会去跟他们说的,您就别参合这事了。”

曾祖点了点头,又将目光转向了我,一脸慈爱的问道:“小涛打算什么时候走啊?”

我感激的望着曾祖,口中轻轻的回道:“明天一早,呆会下午想去跟健民和贵鑫道个别。”

曾祖听后也没说什么,倒是奶奶在一旁不舍的说道:“怎么这么急啊?晚一两天再走不是一样吗?”

晚一天早一天都得走,我又何必再多留一天让她们多一分不舍呢。

“好了好了,快吃饭吧,菜都凉了。”曾祖见我没说话,只得岔开了话题。

吃完饭我便帮着奶奶收拾着桌子,奶奶转身回到了房间中,不一会儿便拿着钱走了出来,将钱塞进了我的衣兜,奶奶开口说道:“自己在外要注意安全,觉得太累了就赶紧回来。好了,我来收拾吧,你赶紧去跟那两个小子道个别吧。”

奶奶拿过了我手中的抹布,我知道奶奶对我的爱一点也不比曾祖少,但奶奶不善于言表出来,我忍着流泪的冲动,轻轻的说道:“谢谢奶奶。”

奶奶也没抬头看我,只是自顾着擦着桌子,口中说道:“你是我孙子,还跟奶奶说什么谢谢,有时间经常回来就好了,赶紧去忙你自己的吧。”

“嗯,奶奶,那我出去了。”当我转过身后,一滴眼泪终于包裹不住,滑落在了地上。

我和健民还有贵鑫这也是第一次一起喝酒。我们仨躺在后山的草地中,醉了一整晚。

聊天的过程中,我发现健民似乎察觉到了我所隐瞒的东西,不过他却没有说出来,仍是若无其事的和我喝着酒。贵鑫不胜酒力,但知道我要离开,他也陪我喝了不少,然后就躺在一旁呼呼大睡了起来。

“涛子,你有什么愿望吗?”健民嘴里叼着一根狗尾草,仰头望着夜空。

我心中早已有了答案,口中坚定的回道:“我希望身边的人,都能平平安安的,你呢?”

“我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

我突然愣住了,将头转向了健民,却发现健民也正注视着我。此时,贵鑫的呼噜声却突然响起,我两不禁是相视而笑。

第二天,我本打算一早便乘坐前往酆都城的汽车,可临上车之时,我却突然很想见一个人。我想跟她说出我心中的话,我怕就这么走了,我会后悔一辈子。

一路狂奔,到了学校门口,我却止住了脚步。该以什么身份去见她最后一面呢?就算将我心中的话告诉了她,又能怎样?还有那群在学校与我最铁的兄弟,我又该如何去面对?我不想再经历一次分别的滋味,那感觉,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走进了门卫室,卫门大爷正翻看着报纸,我十分客气的问道:“大爷,能不能帮我个忙啊?我退学了,想给一朋友留张字条。”

还不待我说完,大爷便从桌子上递过了纸笔,口中说道:“给,写吧,写完了我帮你捎给她。”

我接过纸笔,快速的将心中的话写在了纸上,又将纸对折了一下,递回了大爷的手中,感激的说道:“初二一班,名叫阿敏,麻烦你了大爷。”说完,我深深的向大爷行了一礼。

大爷连连摆手,口中说道:“没事儿、没事儿,待会儿下课了我就帮你捎给过去。”

走出门卫室,再次望了一眼学校的大门,我最终还是踏上了前往酆都城的汽车。

———驶向了我新的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言午三寿说:

新的征程!更多精彩!即将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