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W新(C最7*快上酷匠网。“

  古钱剑~我的古钱剑呢?我站起身后便不停的寻找。

范波终于也发现了正站在不远处的我,不禁也是大喜,口中叫到:“涛子!你没事吧!”

我停下了四处搜寻的目光,将头转向了范波,可随之转头的还有那青衣厉鬼。那双只有眼白的眼睛再次盯上了我。我立即大声喊道:“范波,我的古钱剑呢?”

范波一愣,又立马回道:“那边地上!”说着,范波还伸出手指向了那边。

我赶忙顺着范波所指的方向跑了过去,终于在离我四五米之外的地上找到了古钱剑。此时,青衣厉鬼周身仅剩的黑色煞气,疯狂的向我袭卷而来,我急忙往前扑去,在地上一个翻滚拾起古钱剑。躲过那阵煞气后,只见那青衣厉鬼身中又开始渗出阵阵的黑色煞气。

三鼎潜阳符效力已过,我赶紧又拿出了一张贴于古钱剑身,口中随之喝道:急急如律令!古钱剑再次金光大显,火气十足!然而我并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又将朱砂红线掏了出来,一端系在了古钱剑尾,另一端缠绕在了左手之中。我右手握古钱剑,抬手一掷,古钱剑瞬间直射那正在渗出黑色煞气的青衣厉鬼。那青衣厉鬼似乎也深知那古钱剑的厉害,在古钱剑刚要近身之时忽然一个身移,躲了开去。然而,我的目标却并非那青衣厉鬼,而是其身后的范波,见古钱剑飞过青衣厉鬼身侧之时,我立即口中大喝:“范波!抓住古钱剑!捆住它!”

范波听后微微一笑,左脚着力,一个侧身躲过了古钱剑,在古钱剑掠过身前之时一把抓住了剑尾的朱砂红线,又立即以青衣厉鬼为中心逆时针狂奔起来。在范波出手抓住朱砂红线的一瞬间,我也以青衣厉鬼为中心顺时针狂奔而去。

那青衣厉鬼刚开始还丝毫未察觉什么,当朱砂红线在它身上缠了一圈后,它顿时厉声大作。我跟范波仍未有一丝的停顿,不停的绕着青衣厉鬼狂奔,最终在仅离青衣厉鬼不到一米之处停了下来!

青衣厉鬼已是浑身青烟直冒,被朱砂红线捆住的地方更是传来滋滋滋的灼烧之声。它不停的挣扎,不住的厉叫!朱砂红线都被绷得细了好几圈,见此,我急忙喊到:“范波!赶紧用古钱剑刺它天灵!”

范波听后,也没丝毫的犹豫,一把握住古钱剑,直插青衣厉鬼天灵!剑身刚没入青衣厉鬼天灵之中,青衣厉鬼顿时静止,身体不再挣扎,口中不再厉叫,如同雕塑一般。

范波心中暗道不好!口中立即大喝:“快躲开!”在说话的瞬间便极速的往后退了去。

我虽不知将要发生什么,但看着范波如此慌张我也不敢有丝毫停留,立即丢掉了手中的朱砂红线,也迅速的往后退了去。

刚退出三四米后,只见那原本静止的青衣厉鬼,猛的一下扬起了脑袋,口中顿如漫溢之泉直冒黑水,身体更是如同千疮百孔一般煞气直散!

片刻过后,青衣厉鬼终于消散,我两更是精疲力竭的躺倒在了地上。此时望着头顶的夜空,似乎是更加的清澈,没有丝毫的乌云飘荡。夜风吹来,也没有了那丝阴凉,只觉得舒适无比。

“啪~啪~啪~啪~”一阵阵掌声突然响起。

我和范波不禁是同时苦笑了起来,终于出来了!我两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地上爬了起来,眼前一道人影正由远而近。

见我两爬了起来,一阵低沉的声音缓缓的从那人口中传来:“不到两年的时间,竟成长到了如此地步,真不愧是鬼君转世啊!范波!”

鬼君转世?我一脸好奇的望向了范波,却发现范波自己也是一脸的茫然。

“你自己还不知道?范家上下把你当宝贝一样供着,连世代家主信物五行旗都肯给你,却还一直瞒着你的真实身份。哈哈哈!”只见那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至我们看清了他的容貌!

范波一脸平静的说道:“冯主任,没想到你还隐藏的够深呐!”

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正是学校教务处的主任,冯主任。四十来岁,却有些秃顶,平时除了在学校大会上发言之外,很少在学校间走动。

冯主任呵呵一笑,一脸嘲讽的说道:“我从来都没有隐藏什么,只是你们从来都没有注意我罢了。”说着,冯主任又将目光看向了我,口中说道:“最令我吃惊的还是你啊,短短数月便突然冒了出来,我还真想好好研究研究你。”

看着冯主任那疯狂肆掠的目光,我竟感到了恐惧,身体更是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但我却故作强硬的问道:“你在学校囚魂聚煞,到底有何阴谋?”

冯主任阴冷的扫了我们一眼,口中缓缓的说道:“反正你们也不会看到明天的太阳了,告诉你们也无妨。”

“你们听说过这学校之地原本是什么吧!”冯主任一脸阴沉的问到。

我听后随口回道:“不是坟场吗?”

冯主任一听,顿时哈哈一笑,口中说道:“坟场?岂止是坟场?简直就是一个硕大的屠杀场!当年战乱,方圆过千的村民被聚在了此地,最终一个没剩,全被敌人绞杀!当时是血流成河,怨气滔天!怨气久久不散,终将此地变成了一处绝佳的煞地!”

范波听到这里后,不禁开口问道:“那为何我刚来这学校之时,却一点也未察觉到这学校的煞气呢?”

冯主任似乎对于范波打断了他的话很不满,狠狠的瞪了范波一眼,又继续讲到:“战乱解放后,因为此处煞气滔天,一位江湖先生便在此地建了一座学校,想以诸多学生的生气来镇压住这煞气,可谁知那江湖先生还是太小看了此地的煞气,根本就不是一两千人的生气便可压制的。于是这学校便频频出事。可正在这学校将要封闭之时,一位身穿黄袍道服的高人却突然出现!那高人最终以大手段强行封住了这股煞气,这学校才得以继续开放。”

听这冯主任讲了半天,我却仍没搞懂这事与他又有何关系,便开口问道:“你讲的这些又与你囚魂聚煞有何关系?”

冯主任似乎愤怒了起来,转眼怒视着我,喝道:“别打断我说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