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立即拿出了一张六目开眼符,口中轻念道:“天清地宁,天地交精,九天玄女,赐吾真明。急急如律令!”

黄符消散,我再次朝着黄角树下望去,一丝丝青色的煞气慢慢的聚拢,形成了一个模糊的身影,那身影一点一点的逐渐清晰。

一袭青衣,笔直的长发直披腰间,脸容极度的扭曲,煞白。它似乎发现了什么,猛的将头转向了我们藏身之处,一双眼睛,不!那算不上是眼睛,因为眼眶中没有眼珠,全是眼白!似乎是直勾勾的盯着我。

范波又将左手放入口中划破,一边在手心画着符,一边开口说道:“它已经发现我们了,准备动手!”

画完掌心符,范波弓身猛的冲了出了,口中还沉声喝道:“乾、兑(金),震、巽(木),坤、艮(土),离(火),坎(水)!五行行阵~启!”伴着最后一语结束,悬挂于高空的八卦镜顿时犹如太阳一般,金光照亮一片,而那青衣厉鬼正处于这金光范围之内,煞气也被大制。

我拿出古钱剑,一张三鼎潜阳符随即附于剑身,口中一声:急急如律令!古钱剑顿时金光大显,火气十足!当我冲到范波身边之时,范波忽然开口说道:“涛子!八卦镜下为中宫,八卦五行相生相克,注意站好卦位!”

听到范波的话后,我望了眼那青衣厉鬼,它所处之位正乃坤、艮土位。我立即站到了震、巽木位,而范波则立于中宫行阵。

青衣厉鬼在我刚站稳脚步后,一头长发竟如触手一般向我卷来。我急忙以古钱剑相截,那长发卷到古钱剑顿时犹如触电一般飞速退回。

“涛子!你处相克之位,全力的出手!”范波正立于中宫起手防备着喊道。

  B酷N0匠网L唯$一)O正版_…,其l!他F@都是N盗b版*

“好呢!”回到话,我一手捏着丁乙文公上清符一手持着古钱剑以震巽木位,直奔青衣厉鬼。

还未近其身我口中一声大喝:急急如律令!丁乙文公上清符直奔青衣厉鬼,只见黄符贴在青衣厉鬼身上,竟只是泛起了一团火光便消散开来。我急忙又以手中的古钱剑直刺其身,剑身没体而入,青衣厉鬼顿时张口厉声滔天,它的口中没有舌头,一口黑水正从口中直泻而出!正在此时,范波的声音突然响起:

“涛子!快退回来!”

“什么?”我下意识的回头看向了范波,却没想到那黑水竟直飞我面部,顿时如落地水银一般,无孔不入!

黑水瞬间从我七窍而入,眼中一片漆黑,耳中只有咕咕咕的水流声,口鼻更是连呼吸都无法完成,黑水入体,肆意的破坏着体内的组织,我只觉似乎与世界隔绝了一般,只有由内而出的剧痛不停的撞击着我的神经。忽然,我仿佛陷入了一个无边黑暗的地方,黑暗中静得出奇,我试着往前走,仍是无尽的黑暗。

另一边,范波见到我倒在地上后一动不动,慌张不已,心中暗道:看来只有强行御阵了!

这时,青衣厉鬼猛然一口黑水直扑向了范波,范波却豪无躲避之意,剑指一挑,口中沉声喝道:五行御阵~启!艮~土牢壁!

暗中,一道黑影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叹:“什么!小小年纪,行阵已是了不得,想不到竟连御阵也掌握了,到底不愧是我想要的人啊!我倒要看看你能做到哪一步。”

范波的身前,一道土墙拔地而起,瞬间挡住了那团黑水!土墙消散,那青衣厉鬼竟已冲到了身前,范波又急声喝道:“离~八荒阳火!”

一团烈焰瞬间在青衣厉鬼身上凭空而生,那青衣厉鬼厉叫不止。不多时,被八荒阳火灼烧的部位开始渗出阵阵的黑色煞气,煞气越积越多,越积越多。竟将那青衣厉鬼裹于其中,八荒阳火也瞬间被灭,范波更是随着八荒阳火被灭一口鲜血直喷而出,脚上几步踉跄险些都没站稳,上空悬挂的八卦镜也更是黯淡无光。

躲在暗中窥看之人,见此情形不禁摇头一叹:“看来是我高看他了啊,居然只是强行御阵,威力也还远远不足啊。”

此时的青衣厉鬼浑身煞气缠绕,凶悍不已。

而此时若是有人注意躺在地上的我的话,那就会发现,原本由七窍流入体内的黑水,竟在开始一点一点的从七窍逆流而出!

八卦五行阵被破,范波只得又弓身立手,以掌心符来应对。此时,青衣厉鬼抬手一挥,一道黑气的煞气顿如洪水猛兽一般直袭而来。范波急忙连连转身,煞气擦着范波的额头飞掠而过,最终直击在了身后的黄角树干之上。范波回头一望,顿时是心惊不已,只见那被黑色煞气击中之处,表皮竟已腐烂不堪,可想而知,若是肉身被击中将会有多严重。

范波不禁更加的谨慎了起来,缓缓的绕着青衣厉鬼寻找破绽。忽然,范波发现那被黑色煞气缠绕的青衣厉鬼,胸口竟有一丝金光,脑中立即想到:对了,刚刚涛子的古钱剑还插在她身上。

想到此处,范波立即冲身而上,青衣厉鬼站于原地,周身黑色的煞气竟自主的向范波袭来,范波以极其诡异的步法不停的躲避,并还向那青衣厉鬼缓缓的逼近。待只离那青衣厉鬼不到三米之时,范波突然飞身,直扑而上,一掌拍在了那把古钱剑尾之上,古钱剑尾瞬间没体而入,又从其身后穿脱而出,落于地上。

那青衣厉鬼顿时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胸口一道通透的剑口惊心动魄!青衣厉鬼虽已魂魄受损,但却仍还未到消散的地步。

而就在这时,正躺于地上的我,身上却忽然金光一闪,而后我便渐渐恢复了知觉,睁开眼后,我立即爬了起来。只见范波正浑身伤痕的对视着青衣厉鬼。

而这一幕,虽然没被正在专注对付青衣厉鬼的范波看见,但却让那躲在暗中窥看之人,大吃了一惊,口中不停地念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黑水脏,等同于青衣厉鬼的精血一般,钻入生人的体内定会从内到外破坏殆尽!这小子怎么可能还活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