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波会捉鬼降妖我不会过问,但他这一手漂亮的功夫,我不得不好奇一二。

  回到教室,范波坐回了他的座位上,我也立马坐到了他的旁边,一脸讪笑的搭住了他的肩膀,说道:“你那几招功夫还真是漂亮啊!”

  范波侧过头看了我一眼,又回过头,问道:“想学?”

  我一听,顿时脑袋点得如同小鸡啄米一般,口中还不停的回道:“嗯!嗯!嗯!”

  #更H新。L最C快'$上Uo酷T%匠y?网

  范波仍旧是一脸的平静,继续说道:“学这个可不是一朝一日,会很累的,我至今已经练了十年。”

  “没事,我又不怕累。”我满脸激动的回到。

  范波点了点头,说道:“那好,那你最近便开始练习扎马步,青衣厉鬼的事先缓缓,我周五先回趟家,周六再来,顺便把我练的拳法的拳谱给你带来。”

  “嗯,好的,以后我上课就不坐凳子,就扎马步!”我是一脸兴奋的回到。

  见范波不再说话,我也不再打扰他发呆,跟他说了句:“我先回座位去了。”便起身走向了我的座位。

  旁边的阿敏早已坐在了座位之上,我回到座位便将凳子推到了课桌底下,扎起了马步。阿敏侧过脸见我这般姿势,忍不住问道:“你这是在干嘛?”

  我沉声应道:“扎马步啊,锻炼身体。”

  阿敏白了我一眼,又侧回了脸,嘴里吐出了两个字:“无聊!”

  刚扎下马步的我,以为凭我异于常人的体质,扎个一两小时根本不在话下。可现实的我,连一节课都还没下,已经是腿肚子都在打颤了,最后实在是坚持了不住了,一把拉出了课桌下面的凳子坐了上去,我从来没有发现过,原来坐在这硬邦邦的凳子上,是这么的舒服。

  我估摸着这第一次,扎了大概有三十多分钟吧,休息了一会儿,我又扎了起来。

  第二次,扎了还不到三十分钟,就实在坚持不住了,刚扎下去一会儿腿就开始打颤、酸软,比第一次扎的那种感觉还难受。我坐在凳子上,心中暗叹:看来,还得慢慢来呀,急是急不出效果了。

  晚上回到床上,我已经是一点都不想动弹,双腿除了酸软麻木,似乎再也没有了其它的知觉。

  第二天刚起床的时候,腿上的酸软感仍未消失,最后在我强行的在操场上锻炼完后,那种酸软才完全消失不见,转而换来的是,双腿好像是充满了热血,都有些发烫。

  上课的时候,我仍是坚持扎着马步,不过却没有丝毫的长进,相比昨天第一次扎的时间,反而还短了几分钟。不过我也并没有放弃,心想坚持下去总会是有效果的。

  今天是周五,下午放学后,学校的同学便各自回家去了。我却独自留在了学校之中,不是我不想回去,而是我怕回去看到奶奶和曾祖母她们之后,便不敢再继续插手,这学校背后的事情。

  吃过晚饭后,我独自一人爬上了宿舍的楼顶。趴在楼顶的女儿墙上,我将《布衣符咒录》拿了出来,借着晚霞的余光仔细的翻看着。

  符咒篇中已经没有了我能学的符咒之术。术士篇,我倒还只是看了几种术士之法而已。翻过术士篇的第一页,我认真的寻找起了,应该能对青衣厉鬼有效的术法。

  一个个术法名称在我眼中划过,最终我选出了一个锁鬼之法:朱砂红线。虽不是攻击之法,但也聊胜于无。

  合上了《布衣符咒录》,我不禁思考了起来:这道心到底是如何修呢?为何至今仍无一丝的精进?师傅说这《布衣符咒录》能助我正道,而这书中只是记载捉鬼降妖之类,又从何修道呢?我长叹了一口气:“哎!随缘吧!不可强求。”

  晚霞的热情早已逝去,取而代之的是那幽静的银月。回到寝室,没有了健伟的鼾声,也没有了江波的磨牙声,一个人躺在床上,突然觉得自己,竟开始感到了孤独,这感觉是那么的难受,那么的窒息。我忽然想到了师傅,这个命孤之人,漫漫几十年,他又是如何度过的呢。眼眶已经包含不住太多的泪水,顺着眼尾滑落到了耳际。我终究还是一个不到十五岁的孩子,也终究,会一个人偷偷的抹眼泪。

  第二天醒来,眼睛似乎都有些肿胀,洗了把脸,我便去开始了我的晨练,晨练的过程比以往增加了一项扎马步,不过仍只能坚持三十多分钟而已。

  晨练完后,我便径直的走出了学校。

  今天不是赶集的日子,街上也相对比较冷清,只有偶尔驶过的解放牌农用车,发出轰轰的噪声,回荡在这街道之中。

  吃过早餐,我又走到了平时买东西的百货铺。百货铺的老板是位大娘,为人十分的和善。我刚踏入百货铺,大娘的声音便传了来:“小伙子,今天来买点啥啊?”

  只见大娘正一脸和蔼的朝我走来,我也微笑着点了点头,回到:“嗯!还是黄纸半斤,朱砂二两。”

  大娘微笑着应道:“好呢,这就去给你称。”

  见大娘转身去称黄纸朱砂,我又问道:“大娘,你们这里有没有白线啊?”

  大娘听后停住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看向我,问道:“白线?什么白线啊?有那个墨斗的线行不行啊?”

  “嗯嗯,那个行!墨斗的线正好。”我点了点头,一副正合我意的回到。

  大娘听我说完便又继续称起了手中的黄纸,口中回应道:“好,称完就去给你拿。”

  买完黄纸、朱砂、白线,告别了大娘,我便回到了学校。我先去学校后边的野林子里折了一截桃树枝,又回到寝室找了一个杯子,最后直接爬上了宿舍的楼顶。

  朱砂红线,见其名便知朱砂和线必不可少,而要做成朱砂红线,还有一样东西,也必不可少~童子尿!当然,这玩意我自己就有,也不会麻烦。

  我先将适量的朱砂倒进了杯子里,然后~又往杯子里尿了小半杯童子尿~再将数米长的墨斗线泡了进去,最后,又用桃树枝搅拌了起来。

  朱砂与我的童子尿混合后,顿时一股刺鼻的气味直扑而来,我赶紧憋住呼吸,将杯子放在了离我数米远的地方。

  先等它泡一会儿,等会再把线拿出来晒干,这朱砂红线便算完成了。

  闲着也没事,我则在一旁扎起了马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