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自习下课后,在健伟江波几人全睡着后,我叫着范波来到了宿舍楼顶,五月份的夜晚在月光的映照下还算明亮。刚一到楼顶范波便问道:“怎么啦涛子?看你心事重重的。”

  我双手趴在了楼顶的女儿墙上,望着月光之下的操场,反问道:“你一个人对付那青衣厉鬼有几成把握?”

  范波听后,也走了过来趴在了我的旁边,回道:“应该有四成左右吧。”

  我听完先是一愣,转而又开口问道:“要是那冯家之人,真出手了呢?又有几成?”说完,气氛似乎变得压抑了起来。

  半晌,范波才又说道:“不是还有你吗?”

  我摇了摇头,叹道:“单独对付那青衣厉鬼,我只有不到三成把握。要是那冯家之人真出手的话,一成也没有…”

  气氛再次的安静了下来,只有夜风的呼啸之声,仍在继续。

  如今我道心依旧只有初阶之境,若能提升至中阶,那胜算便还多其一二,但这道心,从我入道至今从未有丝毫的变化,依旧只是一丝微弱的金光。这又该如何是好......范波转头看向了我,故作轻松的说道:“我们周末再动手,明天才周四,还有两天时间可以准备,都各自再想想办法吧。”

  我想了想也对,只得再从《布衣符咒录》之中寻其有效之法,我直起了身,说道:“走吧!先下去休息,再慢慢想吧!”

  第二天一早,阿敏不出所料的已经在操场上慢步跑着,我仍与之前一般,紧跟在她身后,直到学校起床铃响起,她才又回宿舍去了。

  吃完早餐,我便径直的朝着教室方向走去,当我刚从楼道间走出时,发现教室外的走廊上站满了人,至少也得十七八个吧,看那模样,应该是高三的无疑。当我看到那站在其中的长发少年,顿时便猜到了他们的来意,我也没去躲避,带着一脸不屑的微笑,径直的走了过去。

  还没走几步,就见那长发少年对着身旁的一个光头男子说道:“大哥,就是那小子打的我!”说着,他还将手指向了正在朝他们靠近我。

  当我站在他们一群人面前之时,身型差距,瞬间就显现了出来。除了那长发少年,其余一个个最差的,也比我高小半个脑袋。

  那光头男子很明显,是这一群人的领导者,他满脸不屑的打量着我,头也不回的说道:“小伟,上去加倍打回来!”

  那长发少年一听,顿时是激动不已,他原本以为只能看着大哥他们,替自己出气,没想到大哥还给他机会亲自报仇,立即回道:“好的大哥!”

  但他,在向我伸出手前,打死也不会相信,我会在这么多人的威摄之下,还敢将他一膝顶,顶翻在地。

  那光头男子也是大吃一惊,随即有些愤怒的吼道:“老三,老四,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子!”

  那光头男子说完,只见两名浑身横肉的男子,从他身后走了出来。其中一位还挽起了袖子,口中说道:“你小子胆子真是不小啊!在我们老大面前都还敢动手,看我不给你脱了层皮!”说着,这名男子加快了脚步,先行一步冲了出去。

  我还在考虑该如何同时放倒这两名男子之时,却见其中一名男子独自先行冲了过来。走廊的宽度不大,只有一米多点,我立即一个俯冲,一脚蹬在了旁边的墙壁之上侧身一个膝顶,直接顶在了那名男子的脑袋之上。只见那名男子先是晃悠了几步,又倒了下去。

  原本走在那名男子身后的另一名男子见此,大叫着扑了过来,我一个不注意,竟被他从身后一把抱住,一股大力瞬间将我困住,双手也丝毫不能动弹。我奋力的挣扎,他却一把抱起了我,将我往墙上撞去,眼看就要撞上墙壁,我急忙双腿狠狠的蹬向了墙面,一股大力,反将我们二人推了出去,身后抱着我的那名男子狠狠的被推到了另一边的墙壁之上,抱着我的双手也失去了力气,我急忙挣了开,回头一看,那名男子已经瘫坐在了地上。

  那光头男子已经是愤怒不已,开口大吼到:“全部都给我上!”说着他便第一个冲了出去。

  这么多人一齐冲来,我也自知毫无胜算,但本着放倒一个赚一个的想法,我也丝毫不惧。就在我还没来得及出手之时,身后一道身影,直冲而出,光头男子应声倒地,而范波正单膝顶着那光头男子的胸口。

  光头男子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了动静,范波缓缓的站起了身,盯着眼前十多个正在发愣的人,说道:“你们一起上!”说着,还朝他们招了招手。

  不知是谁先回过了神来,大吼了一句:“给大哥报仇!”吼完,十多个人蜂拥而上。

  我正准备冲过去,却见范波头也没回,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一旁看着就是!”说完便直冲而上。

  只见范波冲入人群之中,顿时犹如鱼入大海一般,手抓一拉、肩头一靠,腿前一跨、手腕一崩,横腿一扫、正拳一击,招招都是那样形如流水,势不可挡。

  片刻之间,这不宽的走廊之中,十多个人已是人仰马翻哀声一片。范波正身处其中弓步而立。

  我木楞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心中只有震惊,比刚得知范波会捉鬼降妖之时还要震惊。

  在我仍沉浸在这震惊之中时,范波的声音突然传了来:“要不要放几句狠话?”

  酷5a匠网c\正V版~V首发

  我顿时一愣,还有些没反应过来,随后又回道:“凭你这身手,他们还敢来吗?”

  “那还不赶紧回教室,我以为你还要放几句狠话再走呢。”说完范波便径直的走进了教室。

  我听后满脸的黑线…暗自的嘀咕道:“我是那种人吗?”

  进入教室,发现教室之中才到了寥寥几人,都各自趴在桌子上一副没睡醒的模样,难怪刚才走廊之上,那么大的动静都没人出来看热闹。不过也好,省得多惹些不必要的麻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