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半晌,范波突然开口问道:“你怎么看?”

  “两者之间应该有联系,而这背后便是那冯家之人。”我将我想到的答案说了出来。

  范波也点了点头,回道:“嗯!和我想的差不多,但那冯家之人的阴谋到底为何,我却始终没有半点头绪。”

  我又沉思了片刻,才开口说道:“但有一点我们并没有做错,被囚魂聚煞符所困的厉鬼,肯定也是那冯家之人阴谋的一部分。”

  范波也认同的点了点头,说道:“只要我们将这学校之中,剩下的两处聚煞之地破坏掉,那背后之人肯定也会坐不住了吧!”

  “嗯!就怕他不出手,他若出手,这件事就好办多了。”我忍不住脸上,露出了一丝,邪媚的笑容。却完全没有考虑到,敌人的强大。

  转而,我又一把搭住了范波的肩膀,笑道:“我就说你小子,怎么就一天闷着不开腔呢,原来是深藏不露啊!哈哈!”

  范波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也没理会我的调笑,说道:“走吧!我们该下去了,都已经又上课好一阵了,马上又要下课了。”

  “嗯!走吧!”

  我和范波就这样勾肩搭背的走进了楼道间的门内,谁也没有注意到,阴暗的角落之中,一直潜藏着一个人影!

  刚走下楼,下课铃声便响了起来,我和范波仍是勾肩搭背的走进了教室。

  “卧槽!你两这一节课都没来上,这会儿才勾肩搭背的回来,你们不会是突然有啥共通的嗜好了吧!”这粗旷的声音不用看,也都知道是健伟那丫的在叫。

  我放开了搭着范波的手,朝着健伟竖了一根中指,说到:“你还真猜对了!”

  健伟一听,瞬间打了个激灵,转头又望着江波、桂东几个说道:“哥儿几个,看来我们晚上睡觉,得把被子捂紧了,不然……”说到这儿,健伟不禁回头打量了我和范波一眼。

  范波仍是一副毫不在意,我却装作不怀好意的打量起了健伟。

  健伟见此,急忙将站起的身体坐回了座位之上,口中还不忘喊道:“你丫的有种去找桂东,他比我帅!”

  “卧槽!健伟,人家涛子就喜欢你那体格。”桂东见自己躺着也中枪急忙反驳到。

  我决定不再理会这几个混蛋,坐回了我的位子上。

  刚坐下一会儿,就听阿敏问道:“刚才你跟范波干嘛去了啊?”

  我立马一副不可思议的盯着阿敏,心中暗道:难道这妮子也认为,我有啥特殊爱好?

  见我这幅表情盯着她,阿敏急忙解释到:“我只是单纯好奇,你们干嘛去了而已。”

  如今心中之事已有了方向,还多了范波这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我不禁是心松了不少啊,趴在桌上,长呼了一口气,说道:“还能去干嘛啊,跟他找到了点共同的嗜好,出去聊了几句呗。”

  只听到一声鄙视的轻哼传来,便又没人打扰我了,我只得打起了瞌睡来。

  睡觉是浪费时间的最好手段,整整一天,似乎在睡梦中片刻便过去了。夜晚,才正是我们活动的时间。

  子时将近,只见两道敏捷的身影,顺着外墙之上的落水管滑落而下。

  一落下地,范波便开口说道:“还有两处聚煞之地,一处是一只,已半只脚踏入青衣厉鬼之境的红衣厉鬼,另一处则是一只青衣厉鬼。先去哪?”

  我思考了片刻,回道:“先去找还未踏入青衣厉鬼之境的那只,青衣之境的厉鬼我还没遇到过,还不知深浅。”

  范波点了点头,说道:“好!那只在学校后面的野林子里,我们走。”说完他便直径跑了出去,我则紧跟其后。

  跑到林口边缘,我立即叫住了范波,我可不想再像在414那般,连鬼影都还没见着就被捉住了,我掏出了两张六目开眼符,对范波说道:“这是六目开眼符,就算厉鬼不愿显身,也能看见。”

  只见范波望了我手中的六目开眼符一眼,说道:“这个我用不着,你自己用吧。”说完,还不等我开口,他便径直往林子中跑了去。

  我急忙用了一张六目开眼符,也跟了进去。

  一进入林中,那种瘆人的气息,果然如同414一般。

  @酷√匠S*网唯8一f◎正v}版G,其他都A是盗版

  慢慢的,我只觉这阴煞之气越来越浓,四下看了一圈,并没有察觉到什么。正在这时,范波的声音突然响起:“涛子!小心头顶!”

  我一听顿觉不好,急忙往一旁扑了出去,而原本我所站之处,一只红衣厉鬼从天而降,双手直插而下!我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小心了,却没想到还是险些遭了毒手。

  我转头感激的看向了范波,只见他正飞速的咬破了左手中指,竟在右手手心之中画起了符来,不禁看得我是一愣一愣的。

  范波几下便画好了掌心雷火符,抬头看到我竟在那儿发愣,立即吼道:“涛子!发什么愣啊!赶紧一起先制住它!”说完,他便径直的冲了上去。

  我也不甘落后,随手拿出了一张丁乙文公上清符,丁乙文公上清符的自我追中效果只有一米左右,我正考虑如何接近之时,眼前发生的一幕,差点惊掉了我的下巴!

  只见范波冲向那厉鬼之后,那厉鬼也伸出双手直插而来,范波迅速的一个侧转身,躲开了厉鬼的攻击,又突然伸出画有符的手,手刚一触到那厉鬼,那厉鬼竟被拍飞而出!

  “涛子!赶紧出手!”范波的声音再次传来。

  只见那厉鬼的身影,竟在飞速的向我靠近,我右手道决一捏,待那厉鬼扑到身前之时,口中迅速一声大喝:急急如律令!手中的丁乙文公上清符直扑而上,那正往前扑的厉鬼,瞬间又伴随着一声厉叫,直飞而出!

  范波再次乘机而上,当手掌就要接触到那厉鬼之时,那厉鬼竟化为了一团黑气,范波没收住手,径直的扑入了黑气之中。

  那团黑气竟如灵蛇一般死死的缠绕住了范波,范波已是毫无还手之力,被那团黑气缠绕得脸都有些开始发青,我见此情形,赶忙一道驱鬼咒伴随剑指而出!那团黑气应声迅速消散,在离我不远处显出了身来。

  范波恢复了手脚顿时是一阵猛咳,口中还念叨道:“竟然大意了,本以为两个人会很轻松,没想到差点挂掉。”

  我急忙的跑到了范波的身边与他站在了一块,见范波脸色仍旧有些发青,我慌忙的问道:“没事吧?”

  范波摇了摇头,回道:“没事!就是太大意了,不小心吸入了点阴气,缓一会就好了。”

  “嗯!那你先缓缓,接下来先交给我来应付。”说着,我便掏出了我的古钱剑,左手又捏了一张三鼎潜阳符,随着一声:急急如律令!古钱剑瞬间金光大显,火气十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