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教室,我顺着楼梯,走上了教学楼的天台之上。

  刚才我所想到的方法,便是这囚魂聚煞符的特性。囚魂聚煞符,乃专对刚死初化之魂!以此符可将初化之魂,囚于其身死之所,又强行以符聚煞,其魂终将化为厉鬼!

  若我能查到,这学校数年以来,所有事故的案发之地,那事情不就简单得多了吗!

  但眼下之情,是要去哪里才能查到这些资料呢?学校档案室?可那里白天有人看守,晚上又锁了门,我根本不可能不闹出一点动静,就能将那锁撬开。

  看来,我只能找机会偷偷的溜进去了!

  下课铃声响起,我便打算先回教室再说。可正当我向楼道间的门口,走去之时,门内却突然走出了一道身影!

  “范波!你怎么上来了?”我不禁是倍感疑惑。

  “我再不来跟你单独聊聊,我还真怕你会出事啊!”范波仍是一脸的平静。

  我心中虽惊奇不已,但却仍一副不解的问道:“我会出何事?”

  范波转头看向了我,那只白色的眼珠,此时盯得我发毛,似乎有成千上万的厉鬼,将要冲破而出一般!当我实在忍不住,将视线转移开了后,范波才缓缓的问道:“414那女鬼是你干的?”

  更#新i最。,快上Rm酷)}匠网/

  我猛然愣了一下,又讪讪一笑,说道:“你在说啥?什么414的女鬼啊?那不都是谣言吗?”

  我若是知道我这会儿,脸会红得犹如猴子屁股一般,那我打死也不会跟范波撒这个谎…

  范波正一副,你当我是白痴吗,的模样,看着我说道:“麻烦你在跟我撒谎之后,先照照镜子。”

  我听范波说完之后,情不自禁的,就摸出了衣兜之中的八尺铜镜来,只见此时镜中的我,脸上已是一片飞红。我不禁心中暗骂:我去!我什么时候说谎也开始脸红了?难道是阿敏那毛病传给我了?心中虽然这般想,但我口中却又自顾自的念叨了起来:“哎呀!今儿这个天儿可真热啊!脸都给我晒红了。”说着,我还拿起了八尺铜镜扇起了风来。

  范波的脸色,忽然变得极其郁闷,只听他开口说道:“寻阴寻阳,八尺铜镜!想不到在你手中,居然只能沦为扇风之物,我到是小看你了啊,涛子!”

  我瞬间停下了正在挥动的手,一脸惊奇的看着范波说道:“我去!这玩意你也认识?”说着,我还扬了扬手中的八尺铜镜。

  “我知道的东西,可比你能想到的,还多了不少。就比如,你天天晚上都溜出寝室,难道以为我不知道?”

  还不等我开口,范波又换做一脸阴沉说到:“这学校之中的阴谋,你也知道了吧?”

  我听后顿时愣了一下,然后收起了脸上嬉笑的表情,一脸严肃的回道:“嗯!在我灭了414那厉鬼之后,便觉察到了。”

  范波看着我,以一副果真如此的模样,点了点头,随后又自顾自的,走到了天台的边缘,缓缓的讲到:“两年前,我刚来到这所学校的时候,并没有发觉学校之内,有什么问题。可在那年的下半期,鬼节将至之时,我却突然在学校之中,感受到了一股,异于寻常的阴煞之气!因为好奇,我便着手调查了起来。”

  “我每天晚上,便在这学校之中到处寻找线索。一个月过去,我也没有丝毫的发现,而那股阴煞之气,也早在鬼节之后慢慢的消散了。我原本已是打算放弃调查此事,可就在那天晚上,子时之后,我路过高中教学楼的时候,却突然听见,有人在呼唤着我的名字,我脑中顿时是一片恍惚,竟不知不觉的追寻着那股声音,走到了高中教学楼后面的枯井之旁。一靠近枯井,我便顿时惊醒,只觉得一阵阴煞之气向我扑面而来,我躲过之后,只见枯井之中,竟爬出了一只红衣厉鬼!我最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那厉鬼消灭。那厉鬼消散之时,竟从身中飘出了一张符箓!”说到这,范波突然转过身来,从衣兜之中掏出了一张黄符。

  “没错!正是这张囚魂聚煞符!我在得知这张符的来历以及功法之后,便猜想这背后,肯定有人在策划着什么阴谋。于是我又耗时数月,在这学校之中又找出了数个聚煞之地,可那些厉鬼,个个凶险万分,直至如今,我也才除去了三处而已!本想下一处便是那414,可上周,我却突然发现,414之中竟已阴气全无。联想到你最近的反常举动,我便猜测那414之中的厉鬼,已被你除去。”

  范波说完,收回了手中的囚魂聚煞符,又转回身去,趴在了天台的栏杆之上,俯视着校园之中。

  我听完范波的讲述之后,心中震惊不已!仅是一处聚煞之地,都险些让我命丧当场,而范波却已灭其三处之多!想到此处,我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便开口问道:“你找到的聚煞之地,还剩几处?”

  范波听后,转过头一脸奇怪的望着我,反问道:“我还以为,你会先问,我为何会这灭鬼除煞之术呢?你不是用八尺铜镜分睛点煞之术寻过了吗?为何还要问我?”

  我摇了摇头,一脸严肃的回应到:“我们两都各有秘密,你既然没主动讲出,那我也不会来过问。还有,我是用过,八尺铜镜分睛点煞之术,不过并没有寻出厉鬼聚煞,所在之处。”

  还没等我说完,范波已经是满脸惊奇的,将我的话打断:“怎么可能!这八尺铜镜分睛点煞之术,历来先辈都是赞不绝口,又怎么会寻不出这厉鬼聚煞,所在之处?是不是你哪里搞错了啊?”

  我再次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你先听我把话说完。我用这八尺铜镜分睛点煞之术,的确没能寻出那些厉鬼,聚煞之处!但却寻出,这学校之地,本就乃一巨大的,阴煞之地!”

  我说完,范波紧皱着眉目,愣在了当场!我也没在言语,场面变得,格外的安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