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三鼎潜阳符

  整整三天两夜,脑中的剑招飞速的跳换,手中的动作也已经毫无停顿,形如流水!

  不知何时,师傅的身影慢慢的出现在了院中,暗自的观望了一阵。正忘我演剑的我还浑然不觉。

  “好了,你过来吧!”

  突然听见师傅的声音传了来,我忙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往师傅身前走去,并开口问道:“师傅!我不用再练了么?”

  师傅点了点头,说道:“嗯,已经差不多了,下面我便教你与这古钱剑,配合所用之符!”

  说着,师傅便从衣袖之中取出了一张黄符,递于我手,并开口讲到:“三鼎潜阳符!此乃《布衣符咒录》中,所未记载符箓之一,此符属五行阳火之符,若遇纯阳之物,定可使其阳性倍增,但也只能维持半个时辰!你可得仔细端详好,此符的符纹绘法!”

  三鼎潜阳符初入我手,便如同一股火气握于手中!我听师傅所言之后,便仔细端详起了符纹的绘法。此符符纹虽有些繁琐,不过端详片刻之后,我便已记其符纹纹路。

  此时师傅又开口讲到:“绘此符之时,不可以朱砂绘之,只可用公鸡鸡冠之血来绘,方可奏效。绘此符的时辰,也大有讲究,必须是在午时三刻之间,当然,若想绘成此符,还有一重要的条件,那便是绘其符者,必乃是童子之身!”

  当我听完之后,所说的第一句话,并不是问此符,该如何使用之类的,而是一脸疑惑的望着师傅问道:“师傅!那这符,你是怎么画的啊?”

  师傅顿时一愣,随即老脸一红,又佯装几声咳嗽,回道:“咳!咳!这个,此符,乃我年幼之时所绘,仅此一张!”

  见我竟在一旁偷笑,师傅不禁发起飙来,厉道:“笑什么笑!还不赶紧去练符!练不成不准睡觉!”

  我急忙点头回应:“嗯!嗯!嗯!我这就去,这就去!”说完慌忙逃离当场。

  见我离开,师傅不禁嘀咕道:“兔崽子!不就是没碰过女人吗!居然还敢笑话为师!”

  当然,已经离开的我,是没有亲耳听到师傅承认,自己仍是童子之身…

  坐在师傅给我收拾出来的房间里,我拿着纸笔,练起了三鼎潜阳符的符纹来。三鼎潜阳符的符纹,有所困难之处并不是其繁琐,而是其不仅繁琐,还需一笔封成!我练习已有数个时辰,虽一直可一笔将其绘成,但绘出之图,竟连其型都相形见绌,我不禁脑子都大。

  如此一图,竟如此深奥,不管我如何心细专注,始终无法练成其形!我放下笔,在院中闲行,不知不觉,竟走到了祖师爷的供像之前。

  供桌之下,那些坛子任摆在那里,我心知其中肯定封有阴晦之物,也不再专注于此。供桌之上,香炉之中依旧是香火不断,供香香烟飘然直上散做一团,香炉之上牌位……突然!我似乎想到了什么!心中暗念:供香香烟,飘然直上,散作一团!飘然直上,散作一团!直上,一团!我画符之时,不正是一笔从上而下,结果却乱为一团!对了!我何不逆而行之一笔作成!想到此处,我立即反往房间之中。

  回到房中,我立即执起笔,以符尾起笔,逆行而上,一笔合成!

  看着桌案之上,已堆成一片的废纸,我不禁欣喜不已!成了!终于成了!已经绘有七八分之像!我即刻又执笔反复练习!

  翌日清晨,我看着手中已神形俱似的符纹,暗叹不易!若非突遇灵感,我不知还要练习多少时日,哪得如今这般迅速。眼下之情,则是要绘出,一张真正的三鼎潜阳符!黄纸到是现有,公鸡鸡冠之血,便只得悄悄回家,捉家中公鸡,放其鸡冠之血!

  在没伤其公鸡性命之下,我共捉了七只之多,才放了一小碗血来。待到午时,我拿出黄纸,以手作笔,以符尾逆其而上!三刻之后,我已绘好三张之多,比预计多绘了一张!

  左手剑指捏符,右手横握古钱剑,我心中激动不已!我左臂一翻,将三鼎潜阳符贴于古钱剑之上,口中速念:急急如律令!只见其古钱剑,顿时金光大作,握于手中便觉火气十足!我不禁心中暗爽!

  假期还剩两天之余,我将古钱剑与三鼎潜阳符已练至可谓是滚瓜烂熟!而此期间,我仍没忘勤加修习《布衣符咒录》中之法。

  我请的假期结束之日,我手中已绘好有,六张三鼎潜阳符。离开之前,我找到了师傅,并作出一副悲壮的神情,跟师傅说:“师傅!弟子这一去定是凶多吉少,若我有什么三长两短,家里年事已高的奶奶和曾祖,还劳烦师傅照看一二。”

  师傅听完二话没说,提起脚就要踹来,我赶忙与师傅拉开了距离,并苦连道:“得!得!得!不就是想让您老人家,再传我几件降鬼的宝贝吗,用得着这般模样吗,我不要便是,不要便是!”说着仍我觉得还不放心,又往后退了几步,心里才踏实了些。

  师傅见我已退出了数米之外,只得无奈的放下了抬起来的腿,满脸气愤的盯着我怒道:“你当这降鬼之物是遍地可见的大白菜?还再传你几件?一件也没了!赶紧滚蛋!”说着师傅拂袖一挥,示意我滚蛋…

  我不禁故作失望的耸了耸肩,转过身后,又抬起了一只手,朝着后背的师傅挥了挥,口中说到:“那我走了,您老人家,可得注意身体,学校的事情处理完后,我再来看您!”说着,我心中的情绪,竟有些低沉起来。也许是因师傅,又要孤寂一人,也许,是因为我这一去,不知还能否,回此!

  也不知师傅,此时是何表情,只听他传来一句:“切记!我所说之话!”

  s最gW新5章节上酷{%匠网w

  我头也没回的朝着门外走去,口中应道:“知道啦!不可鲁莽行事!凡事量力而行!”说完,我的身影,便失效在了师傅的视线之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8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