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原本阴煞之气尽失的红衣厉鬼却突然暴戾!身体竟慢慢化作一团黑气朝我袭来,我此刻心中虽慌乱,但却早有防备,手捏一道决,口中速道:“五星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我真灵。巨天猛兽,制伏五兵。五天魔鬼,亡身灭形。所在之处,万神奉迎。”转手又作一剑指,随着一声急急如律令!直指已到身前的那团黑气!

  那厉鬼所化的黑气,在我驱鬼咒随剑指发出的一刻,顿时消散!转而又恢复了原本的披头散发,一袭红衣!

  我此刻已心知慌乱毫无作用,反而会因此葬送了自己,便强行使得自己冷静了下来,心中暗自盘算到:如今仅剩一张的丁乙文公上清符,对其红衣厉鬼最为有效,可又无法令其彻底消散。驱鬼咒虽对其有效,但也只能做到令其惧怕,而防鬼咒对厉鬼更是毫无作用,我脑中飞快的寻找着应对之策。

  在我沉思之时,那红衣厉鬼却突然出手,一阵阴煞之气向我直袭而来,我顿时无备,被其一击狠狠的击飞了出去。喉咙随之一阵涌动,一口鲜血忍不住从口中喷溅而出!

  当我屈靠在墙角,看到喷溅在地上的血后,顿时眼中一亮!在《布衣符咒录》术士篇中还有一紧急应对厉鬼之法,那便是破中指,以精血附其厉鬼天灵之上!

  虽不知这法,对眼前这已半只脚踏入青衣厉鬼之境的红衣厉鬼是否见效,但眼下我只得一试。

  我悄然将右手中指划破,在红衣厉鬼还未再次出手之时,便主动冲了上去。当我即将靠近红衣厉鬼之时,只见其单手一挥,一股阴煞之气竟又以万马齐奔之势向我袭来。我虽有了准备,反应之速也异于常人,可仍未能躲过这风驰电掣的一击,煞气入体,并险些将我击飞出了窗外!

  随着两声闷响,我的身体先是砸在了墙上,又随即掉下地来。喉咙之中,忍不住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我一手护着心口,一手缓缓的撑起地面,心中更是苦不堪言。

  正当我缓缓爬起之时,红衣厉鬼突然动身,直举着双手又朝我脖颈而来!

  我此时虽大可拿出丁乙文公上清符,直击其面门,但若仍未能将其彻底驱灭,那我可真就只得命丧于此!于是我故作避之不及,任其红衣厉鬼掐住了我的脖子!见其张口竟想吸我精魄,我立即出手!将已破的中指,直点其天灵之上!只见我中指之上的精血,沾于红衣厉鬼天灵之后,竟化为冥火一般,在其天灵缓缓燃烧!此时这红衣厉鬼虽在火中凄惨的厉叫,但我仍未见其有消散之势!

  为保险起见,我将这最后一张丁乙文公上清符拿了出来,又以中指的精血附于了朱砂字印之上。单手道决一捏,口中速道:“急急如律令!”令毕,黄符直奔红衣厉鬼而去。

  在黄符贴入红衣厉鬼身中之时,只见其原本有些微弱的冥火,竟猛的暴涨!而此时的红衣厉鬼,竟正已肉眼可见之速消散而去!我顿时松下心来。

  眼见红衣厉鬼,即将完全消散之时,它竟止住了凄惨的厉叫,转而换做了一副解脱般的神情,在最后一丝冥火之中幽幽传出:阻止冯家之人~我听后顿时失神,心中暗道:为何它在这最后时刻,会露出那般神情?为何它又让我阻止冯家之人?带着众多疑虑我欲转身离开,可正当我欲转身之时,一张黄符随着冥火消散之际落空而下。我不禁又生疑惑,走上前将黄符拾起,发现竟不是我的丁乙文公上清符。我将黄符收了起来,以便回去之后再查询《布衣符咒录》。

  当我又顺着落水管爬回男生宿舍时,我已是精疲力尽。躺回床上,胸口虽是疼痛不已,但不多时刻,我便已呼声大作。

  第二天醒来,胸口的疼痛,竟全然消失了,只是还有些浑身酸软。我不禁也是倍感疑惑,但也仅仅只是疑惑了片刻而已。

  对于这第一次成功的驱鬼,我心中却无半点的欣喜,脑中不禁又浮现出了那女鬼,解脱般的神情。我立即坐起身来,摸出了那张符箓,在《布衣符咒录》中找了起来。终于在其术士篇中,几个禁用符箓里,找到了那符的来历。

  酆都冯家特有之符,囚魂聚煞符!此符功用甚是恶毒。

  人死身魂各去,魂若无惘,则轮回转世,魂若迷惘,则留于世间,成其孤魂野鬼,若又遇阴煞则化红衣厉鬼。

  囚魂聚煞符则专对刚死初化之魂,以此符可将初化之魂,囚于其身死之所,又强行以此符聚煞,其魂终将化为厉鬼,以身死之法,再害于人!

  最}W新章es节上c(酷?匠网ZT

  阻止冯家之人!我脑中不停的回荡着这几个字,为何要我阻止冯家之人?难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转念一想,我不禁心中暗惊:若昨日消灭的那女鬼,乃冯家之人使囚魂聚煞符,才令其在此害人。那么女鬼消散之时的神情,便可想而通。但她要我阻止冯家之人,又所指何事?难道就是囚困这女鬼在此害人的原因?此时,我不禁想到范波曾无意之间说过的一句话:这学校的东西可多着呢,414便是一处!

  若真如范波所言,那学校之中如414红衣女鬼那般在此害人的,还不止于此。我心中只是想想都忍不住发寒......冯家之人为何这般所为?将众多本该轮回转世之魂,强行囚困于此害人,又有何图?

  我心中暗下决心,不管冯家之人有何所图,我定将全力阻止!眼下当务之急,则是要找出所有被囚困于此的鬼魂,将冯家之人的阴谋,彻底粉碎!

  我心知此事凶险不已,而我道法却又尚浅,我只得立即动身回了村中,路过家门也没作停留。

  “咚!咚!咚!”沉闷的敲门声在殷红的实木大门上响起。

  见师傅开了门,我将手中从镇上打回的酒递了上去:“师傅,这是从镇上给你带回的酒。”

  师傅虽一如既往的一脸严肃,不过说话的语气却比往日温和了不少:“快进来吧。”

  进了师傅的房间,我随手将酒壶放在了一旁的桌案上,面对师傅,我正尴尬不知该找什么话题交谈,师傅却先行开口,问道:“还没吃饭吧?”

  我尴尬的点了点头,回道:“嗯,早上在学校起得晚,赶回来这会儿都快中午了,还没来得及回家呢。”

  “你先坐会儿,我去弄几个菜,待会儿咱师徒好好喝一杯。”说完,师傅便自顾的走去了厨房。

  我坐在房间中,不多时,师傅便端着碗筷走了进来,我站起身也朝着厨房走去,将师傅炒好的菜端了上来。两菜一汤,还有一盘花生米。

  我给师傅的酒杯满了上,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我举起了酒杯,口中说道:“师傅,弟子先敬您一杯!”说完,我仰头喝下,酒刚入喉咙,一股辛辣之感顿时传来。

  师傅见此不禁摇头一笑,口中连忙说道:“赶紧吃口菜,以后不必如此拘谨,随便些甚好。”

  我急忙吃了一口菜,喉咙中才稍微舒适了些。我放下了筷子,看着正往口中喂着花生米的师傅问道:“师傅,你知道冯家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