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之法比之符咒之术虽有稍逊,不过在突遇紧急情况手无符咒之时,咒术之法却能彰显其利!

  咒术之法尚还易学,符咒之术却比之不易!我拿出纸笔跟着书中所绘符箓之样画了起来,虽只是画起其形,但却仍有差异。

  接下来的两天,除了吃喝拉撒外我基本没出过房门,连建民和贵鑫他们来找我,我也没肯离开。周末结束,我的符咒之术也初具雏形,但因没有黄纸朱砂,我也没机会试其效果。

  收拾好物品,更带上了我的《布衣符咒录》,走出了房间,我便叫道:“奶奶、曾祖!我去学校啦,这个周末要补习,我可能就不回来了。”与奶奶她们道别,我不得已又撒了谎,奶奶和曾祖仍与以往一般,在我走时千叮咛万嘱咐。

  在村口我与建民和贵鑫相遇,随即结伴而行。如今我已初入其道,所遇之事定会凶险万分,若他们还与以往一般经常和我同行,终会将他们卷入其中。我入道正是为身边最亲之人能安然一生,若又因道,而将他们卷入其中,那我宁可不入!

  “涛子,这两天你窝在家里干嘛呢?来叫你,你也不出来。”健民一脸好奇的问到。

  贵鑫虽然话比较少一些,也不善于表达,但他也仍是一脸好奇的望着我。

  “哎~还能干嘛,我奶奶不让我出门了呗,说我爸打电话回来,要我这学期期末必须考年级前五十,不然有我好看!你俩都知道,就我这班上四十多人都进不了前三十的成绩,不加紧学习还怎么得了?”说完,我便装作一脸十分无奈的表情。

  “真替你感到可悲啊,看来你以后就只能看着我和贵鑫到处去玩了,哈哈~”说完,建民还一副炫耀的模样看着我。

  贵鑫听后,也是忍不住的叹道:“还好我家里人没管我成绩怎么样,不然以我看到书头都痛的性子,还不得憋疯啊!”

  我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哎~谁说不是啊,我奶奶连周末都不让我回家了,说要让我在学校好好补习,你俩别提我有多心累了,以后你俩自己玩自己的吧,没事就别来打扰我,我还要好好学习......”

  建民也没了炫耀的表情,与贵鑫一般,以一种极度同情的目光注视着我,转而又说道:“那你有空了就来找我们,平时我俩就不来打扰你了。”

  虽然我不知这谎言他们心中到底信否,更不知他们有没有觉察我故意的疏远,但为了不将他俩卷入那无边的黑暗之中,我只得开始远离他们,有时距,离便是保护。

  走进嘈杂不已的教室,我跟健伟江波几人打了个招呼,便径直回到了座位上。坐下身后,我便手肘撑在桌上,手托着脑袋望着阿敏。阿敏原本正扭头看着窗外,当她回过头发现我正目不转睛,一脸坏笑的望着她时,她立马装作一副没有发现我的样子,转头又盯着窗外一动不动。我不禁有些好笑,这妮子怎么就突然变得这么害羞了呢?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我见阿敏仍始终盯着窗外,便有些郁闷的问道:“我说你要装到啥时候啊?”

  阿敏一听,顿时将头转了过来,一脸怒气的说道:“还不是你,干嘛这么一直盯着人家啊!”

  我顿时咧嘴一笑,回道:“我看你关你啥事啊?眼睛长在我身上,我想看谁就看谁。”

  “我不准你看!”阿敏此时气急。

  “埃!我说阿敏,你最近是怎么啦?怎么跟我不是脸红就是翻脸的,你不是对我有意思了吧?”说完,我还一脸戏虐的等待着阿敏的回答。

  阿敏一听,原本愤怒的脸上顿时变得绯红一片,慌忙胡乱的应道:“谁、谁对你有意思啦!我才没有!我怎么会喜欢你这种一天只会睡觉的懒猪啊!”说着,她竟抬起手作势要打来。

  我急忙将座位往后退了些,嘴里还不停的叫道:“喂!喂!喂!我说你别激动啊,不喜欢就不喜欢呗,干嘛还要动手啊!”

  阿敏似乎也觉得自己做得过了些,便停下了手,仍一脸气愤的怒视着我说道:“谁叫你要欺负我了?要是你再敢乱说,小心我掐你!”说着,她手中还比划了一下掐人的动作。

  我是郁闷不已……看一下怎么又成欺负了?真乃古人诚,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学校白天的生活,对于我来说是枯燥的,除了上课打瞌睡外,便只剩调戏调戏我的好同桌了。阿敏没有一天没被我惹到想打人,当然,我也不是每次惹完都不负责任,也偶尔给她来点小感动什么的。我甚至在她来姨妈那天,给她送过卫生棉……那场面别提多丢人了......晚上回到寝室,等健伟桂东他们全都睡着后,我则暗自顺着窗外的落水管,爬上了宿舍的楼顶,并在上面修习起了我的《布衣符咒录》。

  进入学校前,我便已准备了不少的黄纸朱砂。书中记载:以黄纸朱砂作符时,则不可以笔来画之,需以手拿剑指,粘其朱砂,再行于黄纸之上,一笔作成!在数个彻夜不眠的不断练习之下,终见我手中的黄符,随着一声:急急如律令!化为了灰烬。我不禁大喜,终于作成了。

  在我紧张而又有些期待的等待中,周末假日,终于来了。我手中已有两张丁乙文公上清符,和一张六目开眼符。原本我是准备多画几张丁乙文公上清符的,可谁知刚画完两张,我便如同虚脱了一般。

  没错!我期待了多时之事,便是一探那414害人之鬼。据阿敏之前所讲,那女鬼仍一袭红衣,《布衣符咒录》鬼怪篇中记载:人死身魂各去!魂若无惘,则轮回转世。魂若迷惘,则留于世间,成其孤魂野鬼。若再遇阴煞则生红衣,成其红衣厉鬼!而红衣厉鬼之上,更有青衣厉鬼,白衣厉鬼!如真只是红衣厉鬼,凭借一张丁乙文公上清符,便可令其灰飞烟灭!当然,凭我现会之法,若遇青衣、更或白衣厉鬼,都只有身死道消之份!

  周末放假后,几乎所有的同学都会各回各家,很少还会有人留于学校,而我则能趁此时机潜入其中,初试手脚!

  午夜将近,我凭借自身敏捷的身手,顺着女生宿舍楼外的落水管爬入了414。一入其中,还没待我查看一番,只觉一股阴气扑面而来,我暗道不好!心中更是慌乱不已,根本来不及想到施已抵抗之法。顿时,一双无形的大手,掐住了我的脖子,将我直举开了地面。慢慢的,我感觉我的脖子,都快被其掐断了一般呼吸也开始十分的困难。慌乱之中,我急忙一手护着脖子,一手掏出了一张丁乙文公上清符,单手捏诀,口中艰难的念道:“急-急-如-律令!”

  ●》酷U*匠。:网‘O永、久免j(费Q,看9"小'说m

  只见手中黄符顿时如同吸铁一般,直奔身前之处而去,终停于空中伴随一声凄厉的惨叫,化为一片青烟!我终于落回了地面,大喘了几口粗气后,我手中又毫不犹豫的拿出了六目开眼符,口中急道:“天清地宁,天地交精,九天玄女,赐吾真明!急急如律令!”手中黄符顿化为灰烬,而我眼中却也显出了女鬼之形来。

  随即,我便心中暗惊:《布衣符咒录》鬼怪篇中不是记载,红衣厉鬼虽已初具阴煞之气,但一张丁乙文公上清符便足可令其灰飞烟灭吗?而如今眼前的红衣厉鬼虽已看似煞气尽败,但为何却仍存于此?

  正在我不解之时,红衣厉鬼缓缓的拔地而起,我顿时心中猛然一紧!只见那红衣厉鬼衣裙下摆,竟泛有一丝青光!此乃红衣厉鬼不多时日便可踏入青衣厉鬼之境,之征!

  我不禁心中更为的慌乱了起来!普通红衣厉鬼之境,凭我这几手术法尚可免为应之,而如今眼前的红衣厉鬼,竟已半只脚踏入了青衣厉鬼之境,我可又该如何应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