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向眼前的石像跪下膝后,师傅便开口讲道:“眼前这位,便是我教祖师爷张天师,更在我教盛名之时道满升去。我教乃明朝公元1368年后便盛行于酆都城的五斗米教,历时六百余年后,又经全国战乱,直至战乱解放五斗米教才隐没于世。到我父亲那一代,他便将这五斗米教传于我手。我教的教训:道不可心邪!人不可不正!今日,我便在祖师爷目下,将五斗米教传与你手,你可愿紧遵教训接手这五斗米教?”只见师傅一边问着话,一边将供桌之上的一个小盒子打了开,随即在盒子中取出了一枚陈旧的黄符。

  当我回应我愿意后,师傅又问去了我的生辰八字,然后手捏道决,嘴中念念有词。最后随着一声‘急急如律令!’师傅将手中的黄符贴在了我的中堂之上,口中喝道:“此乃引道聚心符!历来我教掌教穷其一生,只可绘其一张,你即刻凝神闭目感悟道心,如若错过,将永世与道绝缘!”

  当黄符贴入我中堂之时,我只觉中堂一阵灼热,脑中一片火海顿时出现。火海无边无际,我此刻正处身于这火海之中,烈火酌烧着我的身体,我只得来回的在地上翻滚,口中不停的传出惨叫!

  就在我意识即将消散的紧急关头!脑中却突然出现了师傅的声音:火只是灼烧着你的肉体,你若想入道,便只得坚定心中的信念,在这烈火之中,寻出道心!

  师傅传来的话,在我脑中不断的回荡,使我顿时醒悟。我必须要入道!我的家人、朋友、和所爱之人,必需由我亲自守护!我不想当身边之人在我眼前即将失去之时,而我却还无能为力。只有入道之后我才能有所能力,来守护住他们。哪怕因此粉身碎骨,堕入万劫不复之地,我也心甘情愿!

  我不再躺于地上胡乱的翻滚,更不再胡乱凄厉的惨叫。我咬紧牙关!忍受着烈焰灼烧之苦。行走于火海之中!最终,眼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的消散在了火海之中!

  “失败了吗?……看来我与道,是注定无缘呐……”

  就在我心如死灰之时,脑中的火海突然熄灭,变得一片漆黑!在黑暗的边际,一丝微弱的金光忽明忽暗,当我朝着亮光靠近之后,只见一颗拳头大小的心脏,悬浮在幽深的夜空之中,散发着丝丝的金光!

  在我睁开双眼后,只见师傅手中正拿着一本泛黄的古书满脸欣慰的看着我。

  “在历经了浴火重生之后,你终找到了自己的道心,从今以后,你便正式踏入了你的道途之中。”师傅说完,又将手中的古书递向了我,并说道:“你经历了浴火重生,虽体质已异于常人,但还并不足矣。这本书,乃我教盛传于今的《布衣符咒录》,习得它,便可助你正道!当你道心白光所现,识海再无黑暗之时,便是你道满之时!每个入道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道途,所以悟道之事,还需看你自己,还望你好自为之啊。”

  师傅认为所有道心,最初都是散发的白光,殊不知,我的道心却是金光一片。但那时,我并没有注意这些细节,只是被欣喜冲昏了头脑。

  我双手接过那本《布衣符咒录》,又向着师傅深深一拜,口中回道:“弟子紧遵师傅教诲!”

  师傅摆了摆手,一脸淡然的说道:“好啦,赶紧回去吧,你家中之人可还盼着你呢,你若有心,时常来看看我这糟老头子就好诺。”说完,师傅也不再理会我,转身朝着他的房间,慢步而去。

  看着师傅孤寂的背影,我不禁黯然神伤,心中暗道:这便是命孤之人么?我又应验了哪一缺呢?但我坚信不管是哪一缺,那都阻挡不了我的道心。眼看着师傅就要离开我的视线之内,我大声的喊道:“师傅!你并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从今往后,我便是你的家人!”

  只见师傅的身影短暂的一顿,终究还是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内。

  当我走出大门,看着眼前的两座石雕,我没再只顾径直的穿过,而是停住了脚步,深深的向其鞠了一躬。

  此时的院外已是漆黑一片,而我眼中却仍能模糊的看见,离我近两百米外的景象。耳朵似乎也更敏锐了许多,我不禁来了兴致,一路狂奔!

  N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H☆

  到了家门,我欣喜的发现平时要跑十多分钟的路,此时,竟不到五分钟就到了,而且还不大气也没喘一口。

  当我走进屋内,祖母正坐在凉椅上打着盹,奶奶还在清扫着地面。

  奶奶见我走进了屋内,立即停下了手中的扫把,看着我问道:“怎么这会儿才回来啊?我们还以为你这个周末不回家了呢,你祖母都坐那儿等你等睡着了,吃饭没呢?我去跟你下碗面条。”说着,奶奶放下了手中的扫把,转身就准备前往厨房。

  “不用了奶奶,我已经吃过了,今天放学有点事耽搁了会儿,所以才回来晚了。”说完,我又走到了祖母的身前,蹲下身子,轻声的叫道:“祖母~祖母~”

  祖母缓缓的睁开了她那双已经有些浑浊的眼睛,笑盈盈的看着我说道:“小涛回来了啊!吃饭没啊?叫奶奶去给你下碗面条吧,我在这等了会儿,竟然都睡着了。”

  这就是我拼着命也想守护的家人,她们从来都只会关心我,却丝毫不在意自己,我忍住了想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换上了一脸的笑容,说道:“我已经吃过了,来,祖母,我扶您回床上休息吧,在这儿待着可得着凉了。”祖母的腿脚已经有些不便了,平时走路都需要拄着拐棍。

  将祖母扶回床休息后,我关了灯退出了祖母的房间,看着还在扫地的奶奶,我轻声的说道:“奶奶,你也早点去休息吧,我先回房间去了。”

  回到房间后,我迫不及待的将师傅传我的《布衣符咒录》拿了出来。书中分为了三大类,一类记载了各种的妖魔鬼怪,二类又记载了许多的术士之法,最后则是记载了符箓、咒术以及道决的捏法,并注明了道心的初阶、中阶、高阶以及伪圆满阶的各阶可用符箓咒术。

  如今我才初入其道,可用的符录也只其两种。

  一种:丁乙文公上清符!画符时默叩灵宝天尊,使用则手捏道决,勒令急急如律令!功用:驱鬼降邪!

  第二种:六目开眼符!画符时口念:天清地宁,天地交精,九天玄女,赐吾真明三遍,用符时念咒一边,勒令急急如律令!功用:在妖邪不愿显身之时用此符可见其身!

  至于咒术可用的,也同样只有两种。

  其一便是师傅之前用过的驱鬼咒:五星镇彩,光照玄冥。千神万圣,护我真灵。巨天猛兽,制伏五兵。五天魔鬼,亡身灭形。所在之处,万神奉迎。急急如律令。

  第二种,防鬼咒:人来隔重纸鬼来隔座山千邪弄不出万邪弄不开。急急如律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