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村中,我直奔刘先生家而去。那次在刘先生家我绝不会记错的,就是刘先生最后的一阵话便救了我们。

  刘先生的家院仍让我感觉十分的不适。这次我没再翻院墙,径直的走向了大门。

  近眼而看,门口两座石雕竟有些狰狞可怖,如两只小鬼看门一般。

  从两座石雕间穿过,面前两扇红色的实木大门庄严而又使人感到压抑。

  “咚、咚、咚~”三声闷响在门上响起,尽管敲得我手一阵麻痹感,我却仍没在意,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随着咯吱~一声,刘先生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前。

  咚————没有丝毫的犹豫,我屈膝而跪。

  刘先生先是短暂的一愣,又立即侧身一旁,转而问到:“你这是为何?”

  我将头狠狠的叩了下去,口中说道:“恳请刘先生收弟子为徒,弟子定视刘先生如生父生母。”说完,我便直起腰满脸期待的注视着刘先生。

  刘先生一脸的严肃,剑眉微挑,开口问到:“拜师?你向我拜什么师?又需要我教你什么?”

  “对!我要拜您为师,请师傅传我捉鬼降妖之术!”说完,我继续一脸期待而又紧张的,望着刘先生的一举一动。

  刘先生突然剑眉紧皱,拂袖一挥,口中笑道:“笑话!我哪会什么捉鬼降妖之术,赶紧滚蛋,该去哪去哪!”说完,他转身闭门而入。

  “刘先生!您不答应收我为弟子那我便长跪于此!直至您点头为止!”

  最后一缕残阳消失在天边,黑暗慢慢降临。

  夜晚,刘先生宅院方圆数百米静的出奇,连一丝虫鸟之音也未闻见。

  慢慢的我竟打起了瞌睡。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掉进了冰窟里,越来越冷,越来越冷,直至我猛地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已经快五月之旬,可这夜晚的气温却出奇的冰冷,冷得我环抱着双手牙齿都打着颤。

  一股阴风从脖颈间吹过,我赶紧缩了缩脖子。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一阵怪笑从身后悠悠传来,直击我的心弦!

  我侧着身子转过头,身后却空无一物,而怪笑声仍不断的袭来,似乎就在我眼前不远之处!我仔细的寻找着笑声的来源,好像是从石雕之中传出的一般!我盯紧着两座石雕,寸目不移!

  只见两座石雕之上,慢慢显现出了两个人影,竟如两只狰狞可怖的恶鬼!模样与石雕相差无几。

  我心中稍有一紧,转而却又松下心来。刘先生宅前若有恶鬼他又岂会不知?如此一想又有何惧?我目视着石雕,开口问道:“不知二位鬼爷因何而来?”

  “嗯?你这小鬼初次见你常爷这般模样,却还如此淡然,甚是可嘉啊。”只见从两张狰狞的口中,竟异口同声的说出了话来。

  “常爷见你长跪于此甚是好奇,便来与你知晓一二。”

  听这常爷这般问话,我便更为安心,当下立即应道:“小子在此长跪,乃是要拜院内的刘先生为师,刘先生若是不答应,我便不起。”我一脸的决然,没有丝毫的松懈。

  “嗯,难得你有此决心,你常爷我甚是看好你,但不知你为何要拜这刘老鬼为师啊?”两位常爷此时席坐于石雕之上,狰狞的脸上看不出是何表情。

  听了常爷的问话,我不自觉的将有些弯曲的腰直了起来,缓缓的说道:“我虽年纪尚小,但我却有所顿悟。如今社会看似一团和谐,暗地却不知有多少人心险恶,杀人越货、谋财害命,更比比皆是。在如此险恶的社会中,却还妖魔厉鬼横行,我不甘平庸于此,我要除魔正道,还我亲人一个平安,还我自己一个心安!”

  “好!好!好!好一个心安!你小子甚合我胃口。”只见常爷甚是激动,一连出口三声好来。转而,两位常爷又同时望像院内,开口叫道:“刘权真!你要是再不出来,这么好的弟子我可要收去呐!反正常爷我闲来无事,正好调教这小子!”

  不待常爷将话说完,身前的实木大门又被打了开,刘先生也随之出现。

  更Dn新(最.●快上}酷匠,网

  “常爷,你有那闲心倒不如好好放在镇压之事上,调教弟子这般琐事,还是交给我这当师傅的来比较好。”刘先生一脸严肃的与那两位常爷说着,转而又看向仍跪在地上的我,沉声的说道:“还不快起身,随我进屋。”说完,刘先生便自顾的走进了门内。

  我闻言立即爬起了身来,由于长时间的跪在地上,起身之时险些跌倒。跟常爷道谢之后,我便尾随刘先生进了宅院之内。

  一路跟随刘先生,竟进入了之前我来过的房间,不禁又让我回忆起了当时的一幕。

  刘先生站在房中的石像之下负手而立,抬头仰望着石像,头也没回的问道:“来此拜我为师,你可了解我?”没见我回应,刘先生又问道:“你可知鬼乃何物?妖又为何?”

  我仍不知该如何作答。

  刘先生沉默片刻,又摇头一叹:“也罢!鬼怪之流你若真入我道自会知晓,但你可知入其道后,有何后果?”刘先生原本严肃的表情,此时竟变得有些迷惘,他开口继续说道:“你必将应验五弊三缺之言!孤缺、残缺、命缺!我从小入道,而迄今仍未摆脱这命里孤缺之数,你可又愿应验这五弊三缺其一?”说完,刘先生又恢复了以往严肃的表情,等待着我的回答。

  听了刘先生的话,我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心中不停的询问着自己,假如一辈子孤孤单单一个人,我会承受得住吗?假如以后缺条胳膊又或缺条腿,我又能接受得了吗?早早的便丢下家人、朋友、独自离开这个世界.......我接受不了!

  就在此时,刘先生却突然喝道:“你为何来此!”

  我脑中顿时一愣,对啊,我是为何来此呢?不是为了守护家人、朋友、和所爱之人吗?难道没有一点牺牲,就能守护住他们?难道为了他们做出这点牺牲我都会害怕吗?不会,当然不会!

  “我愿意接受一切后果!”此时的我无比坚定的回到。

  ”好!我果真没有看错你!既然如此,那我便正式收你为徒,带你入道。“刘先生此时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欣喜。

  听到如此,我立即跪下膝来狠狠的一拜,口中欣喜的说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说完,我仍将头久久的磕在地上。

  师傅见此,连忙将我扶起,又带着我走到了屋中石像之下,口中说道:“来,先拜过祖师爷,之后我便开始引你入道,传你本门道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