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一切的开端

  80年代末,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山村,一家人地里刨食勉强过活。出生之后,爸妈为了让我日子过得好些,便在我三个月大的时候外出打工去了。在我的记忆之中没有爸妈的面容,似乎也从来没出现过爷爷,奶奶告诉我爷爷很早就去世了,而且走得很突然。

  在我刚满一岁的那天,奶奶和爷爷因为要去务农,所以在天还蒙蒙亮时,奶奶便起床煮好了面条。爷爷端了一碗,又顺手在客厅拿了张长条凳,走出门坐在外面的院子里吃了起来。奶奶息了灶炉里的火,也端着面条准备去院子里。在我奶奶刚出门的那一刻,眼前发生的一幕将奶奶吓了一哆嗦,爷爷双手捧着碗、坐在凳子上背挺得直直的,然后就见爷爷保持着那样的姿势,往前面栽了下去!

  奶奶急忙的跑了过去,将爷爷扶坐在了地上。奶奶说,当她扶起爷爷的时候,爷爷就已经没气了,爷爷走时,满脸的惊容,似乎是被什么强行带走了一般!

  每当奶奶讲到这里的时候,总会不自觉的用她那满是老茧的手,擦着眼眶。我那时还不懂事,只是在一旁如同听故事一般,完全没有体会到奶奶那时的心情。

  爷爷出事后,奶奶立马跑到村长家,打电话通知了爸妈,和我那时从未见过的大姑二姑,当天又请来了村里的刘先生,给爷爷布置了丧礼。

  仅仅是在头七过后,爸妈和大姑二姑,又即刻赶往了他们各自工作的地方。而我和奶奶还有年迈的曾祖母便开始过着,我渐渐有所记忆的生活。

  我记忆中对爸妈最深的印象,也只是他们匆匆离开的背影,也正是这种缺乏父母之爱的家庭环境,使得我相比同龄之人更为成熟。

  十四岁那一年的清明节。爸妈终于请了两天的假期回来扫墓,在扫完了墓后,爸妈便带着我进了城,说要带我去看名山!逛鬼城!在那之前我还从未进过城!别提那时我有多高兴了。

  而我接触灵异之物,也正是在这鬼城归来之后!

  就在当晚!我出奇的发了高烧,村里没有医生,到镇上又要走接近两个小时的路,而且又是大半夜了,所以奶奶只得给我吃了平时家里备的退烧药。然而我记得吃了药后,并没有多大的效果,仍然觉得头痛欲裂,胸口似乎被什么重物压着一般,连喘气都十分费劲,眼睛只要一睁开,便觉得眼珠都在发烫。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那时我是怎么熬过去的。

  当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居然又跟没事儿人了样,浑身没有任何的不适。

  清明假期还有一天,我与往常一般,跑去找我最好的两个玩伴儿:建民和贵鑫。

  建民比我大几个月,体格比较瘦高,额头上有很大一块褐色的胎记。到后来我才知道,那胎记可大有来头。

  贵鑫则要比我小一岁,身型比较敦实,对于我们来说,他唯一的特点,就是比我们都黑!我们仨都一个姓,都姓刘!当然,我们村儿大部分人也都一个姓。

  我家正位于村口,而建民和贵鑫,则住靠里面一段距离,不过也不远,我都是脚刚踏出家门,就会扯着嗓门,边朝他们家跑,边喊:“建民、贵鑫、出来玩啦!”他们一听到后,也会往我这边跑来。

  当我们在半道上一相遇,我便滔滔不绝的跟他们吹嘘了起来:“昨天,我和我爸妈去了城里,去逛了名山和鬼城,你们俩是不知道啊,那里面立的那神像,足足有十几个我这么大!那些鬼,一个个青面獠牙的,吓死我了!”说着,我还模仿起了鬼的模样,完全忘了昨晚的那场高烧。

  建民是一脸的不屑,根本就没在意我说的话,而是说道:“涛子,你一天少吹点牛,还是赶紧想想我们今天去哪玩吧?”

  “对对对,今天去哪?”贵鑫也在一旁点着头附和到。

  我撇嘴一笑,缓缓的说道:“我们今天去刘先生家探险,怎么样?”我说完一脸兴奋的看着他俩儿。

  贵鑫一听,瞬间就泄了气:“我奶奶不让我去刘先生家,说刘先生家不干净、有鬼!”

  建民也把头点得,如同小鸡啄米一般,也附声道:“嗯嗯、我奶奶也跟我说了,不准我去刘先生家。”

  我听后,立马以一种极为鄙视的语气,对着他俩说道:“我说你俩儿也太胆小了吧,这大白天的怕什么鬼啊,再说,我昨天才去鬼城看了真鬼,有什么好怕的啊?”说完,我又一脸嘲笑的看着他两。

  见他两仍旧没有反应,我又激到:“你俩儿胆子小不敢去就直说呗,还借口你奶奶不让你去。”

  我们仨从小就一起比来比去,比谁跑得最快,跳得最远,爬树爬得最快、最高,当然,也经常会争谁胆子最大,他俩儿一听我说他们怕,就立马不答应了。

  “我胆子从来都是最大的,我会怕?去就去。”建民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说到。

  贵鑫也仍是不肯服输,开口便叫到:“走,我们现在就去,看谁怕得最先叫娘!”说完,我们仨便开始你一句我一句,朝村子的南头,也就是刘先生的家走去。谁也没有想到,我们这一去,竟真会撞邪!

  刘先生原本不是我们村的人,据说是在解放后不久,突然来到我们村的,一来到我们村,便在我们村南头,建了一座很大的宅院,占地至少也是数亩之余吧。

  慢慢的,刘先生在我们村也开始倍受欢迎,因为刘先生有文化,懂的又多,所以谁家有啥红白事,要看风水地理啥儿的,都会找刘先生帮忙。刘先生也很热心好助,很快便和村里的人打成了一片。

  但有一点,村里的人都很好奇,刘先生从不会请人去他家里,就连村里的人路过他家时口渴了,想喝口水,也都是刘先生将水端出来。

  刚开始村里的人也觉得没啥。可后来村里的许剩手脚不干净,眼红刘先生家院儿大,又不让人进,以为刘先生家中肯定藏有财宝,于是半夜便摸进了刘先生院儿里。可谁知第二天就看到,许剩疯疯癫癫的满村跑,还一边惊恐的叫着:“刘先生家有鬼!刘先生家有鬼啊!”

  后来,许剩被家里人送到了县里的精神病院,而村里的人遇到刘先生也闭口不提这事儿,只是回到家中,便会叮嘱家里的人,千万不要去刘先生家。

  我们仨儿不多会儿,便跑到了刘先生的院儿门口。我们都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刘先生的家院,不由的羡慕刘先生真有钱,居然建这么大一院儿,还一个人住。

  “贵鑫,你看那门口的两座石头,像不像你家那狮子狗啊?”我指着刘先生院门口,那两座奇丑无比的石雕问到。

  建民也顺着也看了一眼,说道:“我觉着还是贵鑫家那狮子狗好看。”

  “那是肯定的!”贵鑫立马一脸的得意回到,还一副你真有眼光的样子看着健民。

  %酷:(匠网-首“发VN

  “就你那土崽子,还好看?腿子短不说,还眼睛都被毛遮完了。”在我毫不留情的践踏完,贵鑫家的狮子狗后,我望了圈刘先生家的院墙,然后回头说道:“那边矮一些,我们往那边翻进去。”说着我就朝着那个方向跑了过去。

  贵鑫则是一脸憋屈的跟着健民也跑了过来。

  “咚、咚、咚”三声,我们落到了院墙里面。刚落地,我不禁的打了个冷颤,感觉院墙里面似乎要冷了好几度一样。

  “喂!你们俩儿觉不觉得,这院儿里面凉飕飕的啊?”

  建民贵鑫几乎是同时看了我一眼,而后建民又说道:“怎么的啦,涛子,你这才一进来就虚火了啊?刚才还说我俩儿胆子小呢,我看最怕的那个,应该是你吧。”健民说完和贵鑫全都一脸鄙视的看着我。

  我一听就不服气了,口中连忙说道:“喂喂喂,我只是说里面比外面冷而已,谁在说我怕了?走走走,我们赶紧去屋内转转。”说完,我也不再理会他俩儿,自顾自的往内院走了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言午三寿 说:

感谢各位大大前来支持本书,在下一定会更加努力的提升自己的文笔,给大家带来更为精彩的故事!

书库 目录 1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