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灼拎着那大斧,在前头拼命的追着,后头伏青升也是闷头直追。

  而这就可怜了王轩,他是凡人只得在地上奔跑,省的这性格怪异的师尊,找不着自己而发火。

  “呼呼……”

  大把的汗水,劈哩叭啦的流下,王轩心里已经将那闽灼咒骂了一百八十遍,要打不打,偏要一边逃一边挑衅伏青升,害的他要拼命追赶。

  一刻时左右后,王轩来到了一块十分宽敞的由黑色玄石铺垫的空地,场地及其辽阔。

  闽灼,伏青升此时已然战到了一起。闽灼大斧每劈下一斧,都有一束赤色斧刃,带着炽热的温度,轰向伏青升。

  大手挥动间,一缕缕青色烟气,似灵蛇般,缠绕在伏青升四周。

  那赤色斧刃,劈在了那青烟上,犹如火遇到了水,瞬间化成大量白色气雾,散于空中。

  伏青升怪异的嘿嘿一笑,张口就是一吸,四周青烟白气倒卷,向着嘴中摄取。

  息息间,天空回归晴朗,无一丝白气存在,而伏青升在吞了这些白色热气后,微微咀嚼了一会儿,然后朝着闽灼就是一喷。

  原本的白气成了青烟,喷出的青烟犹如,有了灵智,化成一条十三丈长的青色巨蟒,那巨蟒口吐性子,眼中放出冷芒。

  “去!”伏青升向着闽灼一指,巨蟒张开巨口,朝着闽灼吞去。

  王轩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他抿了抿嘴唇,心中想到,“我何时也能拥有,如此实力。”

  战斗还在继续,闽灼看着那青色巨蟒,张着血盆大口,迎向他时。他也面色大变,但紧接着,他一拍手中大斧,口中吐出

  “御”!

  大斧发出一声嗡鸣,从斧身散出一道道霞光,霞光笼罩闽灼全身之时,也就是巨蟒之口,咬下之刻。

  砰砰!

  如金属碰撞金属的声音,青色巨蟒好似发出一声哀鸣,身体骤然崩溃,成了丝丝青烟,回到伏青升周遭。

  在看那闽灼,他是头发膨起,衣裳破烂不堪,笼罩在全身的霞光,已不足十之**。但他的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有的是无穷的战意!

  王轩看到这,不禁心中一揪,他害怕师尊将那,红胡大汉闽灼打伤,也担心师尊也受伤。

  他看到大汉目中的战意,也有一股向往憧憬之情,油然而生。

  “伏疯子,试试我这招吧!”闽灼不拿大斧的手,摸了摸膨起的头发,喃喃了一句。只见他大喝一声:

  “归”!

  大斧化成一道火光,没入袖口不见,“唉,再用这兵器,迟早又被你打爆掉。”大汉肉疼的叹了一句。

  随即,深深吸上一口气,向着前方一招手,空中念叨:

  “火月焚天!”

  他周遭空间,气温陡然迅速增高,一轮冒着火焰的月牙,在他的双手之间,凭空呈现出。

  这火月一出,就连红着眼的伏青升,也不禁微微退了一步,快速掐起了法决。

  待火月夹杂着比那斧刃高出数倍温度的火焰袭来时,伏青升面前一把青色的三寸小剑也成功凝聚发出。

  火月对青剑如同针尖对麦芽。

  火月夹杂的火焰,化成一片火海,轰轰向着伏青升袭来。青剑同样夹杂着青烟,化成一条青色烟海,汹涌澎湃的涌来。到底是火海焚尽那大海,还是大海淹没那火海。

  轰轰轰!

  火海和大海撞击发出剧烈的声响,事实上是,两败俱伤也,大汉全身被那青色小剑划的条条血痕,气息也萎靡不振了下来,而伏青升同样全身着烟,面上焦黑如碳,但他气息依旧强烈。

  而此时他那通红的眼眸,也由于斗法所造成的伤害而恢复正常。

  在看四周地面,成了坑坑洼洼之地,地上零散的还有小火苗,在燃烧。

  眉心一颗青色符文闪动,伏青升脸上露出狰狞,化为一道青虹,霎那间到达闽灼面前,拳头狠狠的向着他的面庞揍去:

  “都一百五十多岁的人了,你不是还喜欢斗吗?好好,我就揍死你!”

  砰砰砰……

  一拳拳打在闽灼身上,王轩看的可真是心惊肉颤,也就在此时,‘刷刷刷……’几道身影齐齐现身而出,领头的就是那田源泽宗主,在他后面还有三人,他们分分出手阻止伏青升殴打闽灼。

  “师兄,够了!”田源泽看着三位师弟一起出手,阻止不了伏青升,脸上也是怒气横生,大吼道。

  伏青升听道宗主发火,面上狰狞散去,重重哼了几声,就此收手。

  闽灼面目全非的,爬了起来,也不生气,只是一拍腰间储物袋,一瓶丹药飞出,被他一把抓住,从中倒出一粒褐色丹药,一口吞下。

  丹药一入肚,他的面容上的伤势立刻恢复。

  “闽灼,你是皮厚欠揍吗?每炼制了一柄灵器不是自己去找伏师兄斗法,就是用那招激怒伏师兄,让他和你拼命。”

  一位佝偻着身躯的老儒,穿着一身灰衫,举着一根木制拐杖,敲敲地,继续说道:

  “你看看,你把这用黑玄石铺盖的斗法场,给毁成了怎样,这要花多少灵石,才能修补好啊!”

  王轩嘘嘘不语,也不晓得这老儒是谁,竟敢如此直说,只得老老实实的站在那,不说话。

  田源泽也是面色铁青,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正如那老儒所说,闽灼是个好战如狂的家伙,每个一段时间就会找伏青升斗法,有时候伏青升为了躲他,不得不离开宗门,去别处修炼。

  “好了,此事修的再提,闽灼你就造十柄灵器,拿给‘修筑殿’让他们来修理吧。”田源泽,满面无奈的说完后,一甩袖袍,飞了出去。

  其余和他一起来的三位修士,也是微微一叹气,纷纷飞升离去。

  只有那老儒在在离去时,双眼散着异光扫了扫王轩,才才默默离去。

  那眼神让的王轩不禁后背发凉,冷汗直冒,而这些伏青升全然不知。

  闽灼目中战意依旧,看着离去的宗主,他嗤笑道:

  “归福,也来教育我了。”

  伏青升同样看向那里,目中光芒闪烁,也不知在想着什么。王轩这时也慢慢的走了过来道:

  “师尊,到底为什么你会如此失态,和闽灼师叔打斗呢?”

  伏青升还没说,闽灼就在一旁说道:

  酷匠。5网e永Q久{免#费YG看小说

  “还不是不愿去面对,以前的那些事情。”

  “闽灼,闭嘴,你还有完没完,小心我解开封印压制,把你揍死!”伏青升目光冷淡的盯着闽灼,说道。

  一听这个,闽灼也闭嘴不说了,伏青升看了看周围环境,又是有卷起王轩,吼着“走,去你那里。”

  王轩对他们说道话,云里雾里的一点也没听懂。(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