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轩闻言面容激动,当即跪拜下来,连磕了三个响头,口中吐出“师傅”二字。这二字声音一出,伏青听得升哈哈大笑道:

  “乖徒儿,快起来。额,师尊我,现如今没什么你能用的东西,唔……这个给你吧!”大袖一挥。

  一束青光闪过……

  王轩一手一拿,一瓶丹药被他握在手中,他眼中一抹精芒闪过,扶手称谢。

  田源泽在一旁看着也只是微微点头,大手一招,银光再次从手上闪出,一本薄薄的书本,现于他的手中。

  他眼睛微眯,声音诚然道:

  “你既,成了师兄的徒弟,那我也不多要求你什么了。给,这是‘炼气卷’,上面诉说了练气的法门,和一些本宗的宗规,律法,你好生记住,切莫触犯,就算你是师兄弟子,我也会比以宗规处置,明白吗!”

  “弟子,晓得。定当遵守,绝不以是师尊之徒,而仗势欺人,视宗规于不顾。”

  王轩面色诚恳的承诺道。

  伏青升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并露出满意之色。

  田源泽满意的笑道:

  “好,你就和伏师兄去,‘领物殿’领取……白衫弟子的物品吧!师兄,你的弟子,就有劳自己带他去吧。”

  伏青升也是淡然一笑,大手挥动带着王轩,冲出宫殿。飞行中,伏青升对着王轩说道:

  “刚刚给了的,是一瓶‘洗髓丹’,和老早给那彭晓的一样,但你这瓶可是中阶丹药,其药效可是超过十倍,于那低阶丹药。”

  脸上为之动容,王轩惊讶的说道:

  “为什么,同样的丹药,会有不同的阶级。”

  伏青升嘿嘿一笑,油然而生一股教书先生之态,滔滔不绝的为王轩讲解道:

  “我们修仙界,服用的丹药,有四阶八级。四阶:也就是每一种丹药有不同成度的药效,低、中、高、极品。药效分别对应下阶,而提高了十倍以上的,就提高一阶。

  如:彭晓他的那瓶丹药就是最普通的低阶丹药,而你的这瓶就是一粒药效超过他的一粒的十倍药效,这就为中阶丹药。”

  王轩懂得后,补充道:

  “那高阶丹药就有,十倍于中阶丹药的效果,而极品丹药就有十倍于高阶丹药的药效。折算下那就是有千倍于低阶丹药,的药效”

  “不错,理论是这样的,但是这天下极品丹药,太少太少。一旦出现,就会被整个修仙界的老怪争夺,引起腥风血雨。

  再说说什么是八级吧,八级就是每种丹药都有等级,八个等级的丹药,分别对应修仙界的八大境界。

  而最高的八级丹药,不说我们大越,就是整个南瞻都到如今都没出现过。”

  伏青升话语刚落,就来到了一规模不大当十分陈旧的阁楼前。

  伏青升领着王轩进入宫殿,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月牙状的柜台,月牙凸面朝着殿门口,而在所凹之面,正依坐于木椅上的一位修士,双眼闭阖,一手撑头,轻轻的鼾声传出。

  伏青升看到此幕,面色铁青的轻哼了一声,一手对着那酣睡修士隔空一扇,一阵大风袭来,也没见其它物品,有何动静。

  只有那修士,身躯好似如鸿毛,叶片。被风吹走,几息后,代他被吹向三丈之高时,大风骤停。

  紧接传出的是一清脆的摔地声……

  “哎呦,谁啊。”那修士一摸自己屁股,揉了揉自己的朦胧的双眼。代他双眼完全睁开后,面色一变。

  立马必恭必敬的说道:

  “师伯怎么来这里了,用不用弟子为您沏杯灵茶。”

  伏青升再次轻哼了一声,摆了摆手,漫不经心的说道:

  “不用了,我也不想打搅你的美梦,但是我的徒弟要拿,白衫弟子的物品,你赶快取来,再继续睡觉吧!”

  那修士面容尴尬,幸讪讪的点头道:

  “师伯,您可不要挖苦我嘞,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领物殿'是宗内最冷淡的宫殿,除了特定的日子,宗内有新晋的弟子,这儿才会热闹点,其余时日都是冷清得很,所以弟子才会打瞌睡的。”

  伏青升冷眼看向这修士,也不说什么,就是就是冷眼的盯着他看。

  那修士也被他的眼神吓到了,闭嘴不说话了,径直走回木椅处,弯腰在月牙柜台里,翻腾寻找了一番,从中拿出一灰黑色拳头大小的布袋,他小心翼翼挮给了伏青升。

  生怕这位伏师伯会责罚他,挮给之后也不知如何,只得站在那眼观鼻,鼻观心,默然不语。

  掂了掂手中布袋,伏青升扔给王轩,对着那修士叮嘱了一句“你若觉得此段时间,太过苦闷,可以和几个要好的同门弟子,商量商量一人看管一段时日的。”

  看正'版章f2节上酷,f匠网{{

  话罢之际,再次卷着王轩,飞出了宫殿。

  王轩心中是十分憋屈的,他还是个凡人,总是被带着飞来飞去,一次两次就算了,总是这样。他就有一种头晕目眩之感。

  但又碍于师傅这样都是,为他争取修仙物品,他也只好强忍着。

  不多时,他们又到了一处建筑上插有一柄聚剑的宫殿前。

  这一路上,他也知道了,修仙界的修炼分为:练气期、筑基期、结丹期、元婴期、在之后就是灵四境:通灵境、化灵境、灵破镜、灵仙境。总共八大境界,也正好对应那八级丹药。

  “呵呵,乖徒儿带你来这,可是让你来挑件趁手的灵器。”

  伏青升满面笑容的低声说着,带着王轩信步走了进去,一入其中他就大吼道:

  “闽灼,出来看看我的徒弟!快点,你又躲到哪,鼓弄你那些破铜烂铁。”

  “臭伏子,你又来干什么,又想敲诈我的宝贝,哼,刚好我又炼出了一把高阶灵器,刚好可以和你试试威力。”

  一名**着上身,一脸红色胡须的魁梧大汉,手拎着一柄造型奇特的斧头,气呼呼的走了过来,他每走一步,王轩都好似大地都震动了。

  当他离王轩三丈时,王轩就好像一团火烟扑面而来,他面色不禁一白,‘噔噔噔’向后退了十几步,身上散着大量白色热气,大口的喘着气,目中尽显骇然。

  “要死!闽灼,你敢欺我徒儿,找死不成。”伏青升面色大怒,伸手就要大大出手。

  “伏兄,息怒息怒……这不还没伤着吗?”红胡大汉闽灼指了指王轩,粗犷的继续说道:

  “我这是,提前教育教育他,省的也和那叛徒一样,是个白眼狼。”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话,伏青升直接发飙了,他双眼红通,脸上青筋暴起,双手一缕缕青芒闪烁着,双手为刀,辟向那红胡大汉。

  闽灼看到这一幕,不怒反喜端着手中的大斧,夺命而逃直奔天空而去。伏青升看着闽灼逃出,呀呀大吼“狗东西,站住!”也追了上去。

  王轩在旁也不由纳闷不以,“怎么,不是乃求兵器的吗?怎么打起来了。”(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