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爱不释手的拿着那木牌,眼中直冒精芒,他干咳一声,看向柳武说道:

  “柳子,你将这么珍贵的仙人木牌拿来是什么意思。”

  柳武眼皮微垂,叭咂叭咂嘴,对着王峰直翻白眼道:

  “我拿这来,你说是什么意思……当然是给你那小崽子,拿去拜仙人用的。”

  他余光看向桌上的茶杯,随即一手拿起,拿掉茶盖,直接一饮而尽,也不如刚才那般细细品尝。

  颤抖的双手,扶上柳武的肩膀,王峰由于激动过度,而声音颤栗地说道:

  “你说真的,让轩儿,他去那什么云,什么宗的,拜仙人,修仙法吗?”

  柳武嘿嘿一笑,不以为然道:

  “没错,就是如此……你若同意,我下月初八,就来带他去那青云宗,你也知道我现在还没孩子的。

  对了,这个瓶子里的药丸,你给那小兔崽子服用,方法是要用七两清水化开一粒药丸,在服用,一日分早晨,正午,和傍晚个服食一粒,可以将身体养好。”

  话语干完,他的手上又多出一瓶小药丸。王峰接过小药瓶感叹道:

  “我王家何德何能受此异常珍贵之物,不过在这我也为我的崽儿,感谢你的馈赠。柳子……”

  柳武听闻也只是淡淡一笑,甩了甩袖子,起身淡然一笑,说道:

  “没什么,这些都是你们王家应得的,想当初……算了,不提以前。也没什么事,那我就回去了,记住下月初八,我来接王轩。”

  他也不等王峰回话,就迅速走了出去。王轩,王庞几人看见三叔出来,也都围了过来。

  “三叔,你不在咱家歇歇脚,再走。”王坤瘪里瘪气的说了句。

  “不了,庞子,你们要的东西,下个月我一定买来给你们!我那边有事的,就不多逗留了,走了……”柳武摸了摸王庞的脑袋,淡淡说了句。

  就头也不回的走向镇子外,边走边向身后的他们摆手。小胖子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嘿嘿笑道:

  “还是三叔大方,三叔最好了。”

  此话一出,王轩三人直翻白眼,王猛伸手一指王庞,嘟囔道:

  酷-匠网首V发%●

  “庞子,你还要不要脸了,你刚刚还说三叔小气呢。”

  “嘿嘿,咋滴不服……”

  三言两语,这两小伙子就打闹在了一起……

  明月高挂,群星璀璨,一条小溪旁,一皮肤黝黑的少年,蹲着在一旁手中端有一个瓷碗,碗中乃一些清水。

  他的另一手在身上摸索着片刻,从怀中掏出一个三寸高的药瓶,张嘴咬下瓶塞,从中小心翼翼地倒出一粒青绿的小药丸。

  将药丸放入碗内,三息一过药丸就完全化没。捧着碗用鼻子嗅了嗅,一股清香飘出,自言道:

  “也不知,这药丸三叔在什么地方买的,真的好香。”

  一口气,一碗药水入肚,药水瞬间化为一股热气,直冲四肢而去,融入身体百脉,王轩顿时感觉自身身体一阵舒坦。

  咂嘴舔唇一方,他喃喃自语道“老爹,为什么要叮嘱我,一次只得服用一粒呢。

  可我感觉都吃几粒应该没什么事,这只是强身健体之药——嘿嘿,要不……”

  从瓶子里在此倒出三粒,一手拿碗在小溪中舀出清水,也不管多少量,只将三粒药丸投入碗中。

  待清水化成药水之后,王轩也没犹豫,只是咬了咬牙,一口喝下比之前要浓度倍许的药水。

  化为热气在体内窜腾,只感觉百脉四肢温热感袭来,王轩脸上散出一片红润,三粒药丸所化热气近七成没入了四肢百脉,但是还有三成热气在体内翻腾,只感觉体内一股饱腹感,油然而生。

  剩下热气在体内聚集,向着天灵涌去,王轩脸上本就红润,这股热气一入脑海,就似溪流汇入大海,脑海中嗡鸣声响起,王轩气血上涌,一口鲜血喷出,双眼一黑,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

  离清泉镇不到百里之外的一条古道上,一伙身着灰衣武服的大汉,悠闲的坐在疲惫不堪的马背上,为首的乃一名生的五大三粗,面容凶煞,留有一脸扎胡的大汉。

  大汉一手握着马绳,一手拿着一酒葫芦对着嘴灌酒。

  “报……”

  一名光头汉子急匆匆的奔跑而来,他握拳向着那扎胡大汉拱了拱手道:

  “大当家,前方百里外有一小镇,咋们要不要去看看。”

  扎胡大汉面色一喜,将酒葫芦绑于腰间,指着光头男子质疑道:

  “此话当真……”

  随即所指之手,呼啦了一把自己的胡须,哈哈大笑道:

  “好好好,杂家们,可是已经三个月没有看到小镇村落了。”

  紧接着他面色一紧,目光直视光头男子,严肃道:

  “那个小镇可有仙人坐镇。”

  光头男子毕恭毕敬的摇了摇头,沉声道:

  “大当家,这个可以确定,那只是一个小小的镇落,人口不到五百嘞,怎么可能有仙人呢。”

  扎胡大汉眼眸中一丝凶芒闪出,他扶手大笑道:

  “哈哈哈,好好好……儿郎们和我一起去洗劫了那小镇……”

  一个时辰后,清泉镇外一阵阵马哮袭来,在镇门忙碌的人民看向那些,坐在马背上的大汉,一下子就慌了,全都分分停下手中活,急匆匆的聚集在一起,他们互相目光对视,那目光中透露出某种暗示。

  一名模样和王峰有三分相似的干练男子,眉头紧锁他指了指一面容年轻的小伙子,被指之人微微点头,也不说什么,转身就奔向镇内。小伙子刚走,那一伙大汉凶神恶煞的下马,走了过来。

  扎胡大汉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用手点了点聚集的人们,哈哈大笑道:

  “想不道,老子我这么受欢迎啊!你们真够意思的,也不用如此吧。”

  话到此时,扎胡大汉面露狰狞,厉声道:

  “只要你们乖乖的将,家中的钱财,女人,双手奉上,嘿嘿……我想我们也许会放过你们,儿郎们!你们说是不是……”

  “没错……”

  “大当家说的在理……”

  干练男子王辉面色阴沉,他深深吸上一口气:

  “这位当家的,我们清泉镇近乎不与外界接触,你何必要为难我们呢!”

  “混账!干如此和当家的说话,你找死不成!”原先在古道的光头男子,对着王辉一声怒骂,拍了拍坐下之马,在后背抽出一把光闪闪的木柄铁刀,他呀呀大吼道“当家的,还废什么话,直接杀进去,不就成了……”刀光闪闪,光头乘马直冲而入,一刀斩下,一人鲜血直飙。

  “杀啊!”

  几十人纷纷抽刀杀向镇民,王辉面色大变,嘶吼道:

  “快回去叫亲人从后山逃亡。”

  刚才进去的小伙子,面带惊恐的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凄厉的吼叫道:

  “不好了,后……后山也有一十几个流匪,在里面……”话没说完,一束刀光划过,一抹鲜血洒落于地……(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