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醉酒胡同和余贵等人会和,相互寒暄了几句,整的跟好几年没见过似的,就是人数有点少,要不然都快比得上陕北红军胜利会师的场面了。

  都是年轻人,自然没有太多的生分,我将李逍遥介绍给余贵和楚晏认识,经过一阵冷嘲热讽之后,也就相互结成了好友。

  我问李逍遥:“今天我去了南大街,跟你之前所说的一样,到处都分散着大大小小的势力,你觉得我们四个想要立棍,哪儿适合?”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龙王就跳了出来,咋咋呼呼地纠正我的错误:“老大,你错了,是五个!”

  我一拍脑门,暗中给龙王使了个“干的好”的眼色,故意装着副悔过的样子说:“我的错,我的错,怎么把逍遥兄弟给忘了,对不住!”

  李逍遥呵呵地笑了一声,笑容满面的,很难让人猜透他的心思,但我知道他笑的很假。

  他笑嘻嘻的看着我说:“杨川老大抬爱了,我本来也想兜着,可惜之前就答应过手下的那帮弟兄,要带着他们在这款游戏扬名立万,所以…暂时还没法答应。”

  我没有说话,脸上带着微笑听他把话说完。

  “我知道杨川老大仗义,对自家兄弟没得说,这样吧,如果有一天杨川老大主宰了南大街,到那时候还乞望收留啊!”李逍遥另有其意的说。

  “卧槽,你特么就不痛快点么?来就来,不来就不来,磨磨唧唧的真像个娘们儿!”赤色龙王一点也没客气,直言不讳地说道。

  我摆了摆手,示意龙王不要再说,人家已经说的很明了,换句话说就是嫌咱们实力不够,不愿意与咱们绑在一辆战车上,于情于理人家都没错,犯不着为这点小事儿而破坏气氛。

  我尴尬地笑了笑,岔开话题问:“逍遥兄弟,咱们就先把这个话题撂下不提,你对无双城比较熟悉,依你看我们该从哪里下手?”

  说到这些,李逍遥脸上的笑容就更浓了,甚至笑的还有点得意,他笑着对我说:“不知道龙王有没有跟你们提过,我最擅长的就是搞情报,收集所有我觉得有用的消息换取一定的报酬,说句托大的话,无双城只要有点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真的?”我吃惊不小,这么说来岂不是捡到宝了?

  “那当然,这家伙就是偷窥狂,经常偷看隔壁女邻居洗澡!”赤色龙王语出惊人!

  正在此时,原本跟着哄笑的李逍遥正色道:“杨川老大,你们运气真好!刚刚得到消息,今天晚上南大街的青竹会和灵月阁会有一场PK。”

  我愣了愣神,随即明白他说的意思,挑明了说,也就是告诉我这就是个机会。

  跟余贵等人商量了一下,觉得有机可趁,便趁夜朝着南门大街跑去,用余贵的话来说:“老子天生就喜欢黑吃黑!”

  再说了,这种事儿我们也没少干,兴趣做起来还觉得轻车熟路。

  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南大街,还没深入中心,就看到一波一波的玩家朝着前方奔跑,我赶紧拽住一个飞奔的玩家,客客气气地问他说:“喂,兄弟,你们这是干嘛去啊?”

  那人用一种看外地人的眼光看着我,很不耐烦地告诉我说:“青竹会和灵月阁打架,这都不知道?”

  说完,那个人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还真是黄天不负有心人,得来全不费功夫,去吧,去看热闹的人越多越好,都睁大眼睛看仔细,越知道的人多我越高兴!

  我们也跟随大众的脚步飞奔,来到一处开阔的广场上,挤过人群正好发现有两队玩家厮打成一团,双方都有十几个人,喊杀声咒骂声不绝于耳。

  李逍遥低声地告诉我说:“那个穿褐色盔甲,使长枪的就是青竹会的老大。”

  我“哦”了一声,比划了一下,让余贵等人记住他的样子。

  我们静静地观战,时不时还会低声评价几句,所以,我们很低调,根本不会引人注意。不过,跟我们身边的那几个人相比,的确是低调的有点过分,我甚至很想问问他:“喂,哥们儿,瓜是哪里买的?”

  艹,看热闹还自备小吃的,就没见过这种人!

  小型的团战,没什么看头,短短几分钟就结束了战斗,果然如李逍遥说的那样,是以灵月阁的战败而告终,事到如今,我终于知道他为啥要告诉我谁是青竹会的老大了。

  今晚真是个神奇的日子,月黑风高,很适合做些杀人越货的勾当。

  负责探查青竹会老大行踪的楚晏回来了,鬼鬼祟祟地跑回来对我们说:“老大,你猜那家伙干啥去了?”

  我愣了愣,没好气地说:“瓜皮,我他妈怎么知道!”

  说完,我就发现楚晏整张脸都在变黑,只听他破口大骂道:“妈的,那家伙有病吧,他妈大半夜带着两个娘们儿跑到城外的山顶上看月亮!”

  “他妈的!”我暗骂一声,架打赢了带着帮小弟疯玩,我能理解,他妈半夜带着两个娘们儿看月亮,老子就看不懂了。

  不过,管他么的,反正今晚老子也要和他来个午夜的邂逅!

  我、余贵、楚晏,还有龙王,静悄悄地埋伏在一丛齐腰深的草丛里,根据楚晏打探回来的情报,青竹会的老大此刻就在这座山顶,没准正搂着那两个娘们儿干一些不能见人的勾当。

  至于我们四人为何要埋伏在这里,目的已经很明了,先来一次敲诈勒索,再唱一出借刀杀人,再跳出来扮演一个惩恶扬善的大侠。

  别觉得奇怪,既然要建帮立业,就得先有自己的地盘,有了地盘才有立足的地方,有了名气才能换来别人的追随,这是个千年不变的规律。

  埋伏了近两个小时,还不见人影,我心里实在憋不住了,用极低的声音骂了句:“他妈的,怎没不来?”

  “嘘!来了!”刚说完,龙王小心翼翼地给我打着手势。

  远处出现三道人影,黑咕隆咚的也看不清楚,但从说话的声音可以判断是一男两女,借着朦胧的月光,我看到那个高大一点的身影正是青竹会的老大。

  我们与他们的距离有五十来步,加上我们所处的位置偏上,所以他们根本就不会发现我们的行踪,余贵用脚踢了踢我,性急地问道:“老大,可以上了吗?”

  我轻轻地擦拭着手里的长枪,点了点头,果断而又利落地下达命令:“上!”

  余贵等人就像暗夜幽灵一般突兀出现,顿时把对方吓了一跳,作为老大,为了营造我深不可测的形象,这次我选择了最后一位出场,虽然是为了装逼,但我觉得装的也是挺好的。

  “你们是谁?”当我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青竹会老大已经被技能给禁锢住了,我们这里有四个人,倒也不怕技能冷却时间,每人或多或少都有带禁锢的技能,大不了轮流上呗。

  至于那两个女的,直接变成了两具尸体。

  “老大,这样似乎不行吧!”尽管是这样,可我们也有失误的时候,也不敢保证所有的技能都会准确命中。

  我想了想,随即嘴角扯起一丝奸笑,说:“我看这样,干脆先把他打成残血再说,敢不老实一刀捅死他!”

  于是,眨眼的功夫,青竹会老大头顶的生命条纹就只剩下微弱的一丝红色,我可没跟他客气,直接把长枪抵在他的喉咙上,开始审讯。

  我问他:“说,你叫啥?”

  “呸!”他呸了我一脸,随即说道:“你他妈的,有种就杀了我,费什么话?大不了这游戏老子不玩儿了!”

  我没有动怒,扯过他的披风准备把脸擦擦,可又想到这家伙很有可能刚搞完某种见不得人的勾当,又打消了念头,拽住披风的一角,就像用绳子一般勒住他的脖子。

  我的声音开始变得凶厉:“说,你叫什么?”

  他的脸已经被我勒成了猪肝色,但游戏里面是勒不死人的,只会有种窒息感。

  没有放手,反而加大了手臂上的动力,在击败他的意志力之前,我想我们会得不到任何信息的。

  其实,我很佩服这种宁死不投降的汉子,咱们都是同一种人,只不过我的意志力是经过魔鬼训练营练就出来的,是归功于特种部队的产物,而这种人却是与生具来的。

  f酷m匠网永#J久》$免!u费m\看小。¤说“

  我有一万种不同的方法干掉它,但是不能那样做,因为还要从他口中获得更多的有用信息。

  他依旧还在坚持着,就像一头被狮群逼退到绝壁边缘的羚羊,无论如何,都得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