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我默默地跟在她身后,想与她同往一探究竟,可走了没两分钟的时间,余贵那边却传来了新的讯息。

  “老大,果然不出所料,青竹会和灵月阁现在正打得是天昏地暗,难解难分,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听他口气似乎特别兴奋,可我没心思听他废话。

  “特么的,哪来这么多废话?”我直接发了个咒骂的表情过去。

  青竹会和灵月阁本来就属于冤家路窄的势力,在经过我们一系列别有用心地撮合,不打起来才怪呢!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达到我想要的效果,作为睿智的领导人,我还是决定亲自跑一趟。

  这次,青竹会与灵月阁把决斗的场地选择在落日广场,等我抵达的时候,双方人马都已经杀的难解难分,看样子都有一决雌雄的态度。

  看着广场上厮杀的人群,时不时鲜血飞溅,眉头紧锁,我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我拎着长枪,身后跟着余贵等人,就这样浩浩荡荡地闯入了战团,四周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刀光剑影,横七竖八的尸体,残缺的装备也散落于地。

  等我们强行闯入战团中央的时候,发现两队装备精良的人马,正相互奋力厮杀着,有二十来个人左右。

  楚晏拎着长剑,指了指其中一个穿着褐色战甲,手提长枪的男性玩家对我说:“老大,那个就是现任青竹会老大,他就是你特意吩咐追查的夏军。”

  我“哦”了一声,格挡开来自侧身的袭杀,比划了一下说:“走,咱们过去凑凑热闹!”

  这时,对方怎能不会发现我们的踪迹,正有一名青竹会小弟,对着夏军的耳朵低语着什么,随后便从那边传来两道充满浓烈杀气的目光。

  夏军看了我一眼,神色凝重地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搅乱我们两家的战场?”

  “搅乱?”我皱了皱眉头,楚晏低声在我耳边解释道:“老大,据我了解,无双城有个不成文的约定,凡事在落日广场解决纠纷的决斗,外人都无权干涉!”

  我点点头,却没有要退走的意思,既然是不成文的约定,也就不代表必须遵守,来都来了,岂能无功而返?我拎着长枪,对准灵月阁的小弟的阵营就是一番冲杀。

  一时间,咒骂声不绝于耳,大片大片血红的数字在空中飞舞,还没等对方精锐力量回过神来,我们就已经杀到了双方首领对峙的面前。

  整个战场混乱不堪,犹如一锅乱炖的稀饭,虽说这是虚拟的战场,可眼前不断闪过着刀光剑影,就好像身临其境一般。

  “你是青竹会老大?”我甩手一枪将阻挡我的小弟打翻,抖手用枪指着夏军问。

  夏军很傲慢地点了点头,鼻孔朝天式地看着我说:“小子,你竟敢不遵守规矩,落日广场的事情也敢插手!”

  我嘿嘿地笑了一声,目光炙热地看着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一边慢慢朝着他的方向靠拢,一边用尽全力地喊道:“夏军以下犯上,不顾兄弟情谊,暗中购买杀手斩获原青竹会老大祝彪。”

  此话一出,夏军的脸色立马难看到极点,怒发冲冠地执着我,破口大骂道:“我艹尼玛勒戈壁,你特么有种再说一遍?”

  我傲慢地看了他一眼,压根儿没将他放在眼里,口齿清晰地道:“就是他,雇佣我们袭杀祝彪,这五十枚金币就是他给我们雇佣金。”

  “我艹尼玛,你不要血口喷人!”夏军气极,用染血的长枪指着我。

  我说:“我们几个并不是职业杀手,是的,祝彪是我们几个杀的,可这几天我们都备受着良心的谴责,杀你们老大,是我们不对,但我们无法忍受这种背黑锅的感觉,所以今天当着大家的面,拆穿这个无情无义的王八蛋!”

  “证据呢?”战团当中开始有人质疑。

  夏军连忙摇头,再也顾不得战场混乱的局势,连连摆手道:“大家不要听他的,都是假的,假的!”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人群当中传来一道怒喝:“特么的,我说怎么祝彪死了,他夏军就这么急迫地想登上青竹会老大的位置,原来是这样啊!”

  另一名叫“伸手摸着天”的玩家也质疑道:“哼,姓夏的,谁不知道你眼馋老大的位置很久了,早就有传言说你想谋权篡位,没想到你真是那样的王八蛋。”

  我打断众人的议论,接着说:“无凭无据,我们怎会冤枉好人!”

  W酷B}匠网正版R首!发

  正说着,楚晏把早就预备好的“密信”掏了出来,装模作样地读道:“我乃青竹会副手夏军,今日特请诸位替我袭杀祝彪,二十枚金币奉上,权当定金,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怎么样?”我不等众人细想,生怕出现任何纰漏,连忙转开话题:“这回相信我们了吧!”

  我接着说:“今天,我们别无他意,大家都是玩游戏的,谁的本事大谁就有资格当老大,这是古往今来不变的道理,就凭他夏军,也敢妄称老大,别说你们,就是我也不服!”

  余贵相当配合,附和地叫嚣道:“谁敢阻挡我等,必杀之!”

  夏军面露难看,指着周围的青竹会小弟,气的直打颤,咬牙切齿地道:“你们宁愿相信外人,也不打算相信我是吗?”

  说完,他目露凶光,恨不得将我大卸八块,语气极为狰狞地道:“王八蛋,竟敢陷害我,老子绝不饶不了你们!”

  “这个好办!”我微微一笑,拎起长枪指着他的胸膛,对他说:“只要你被淘汰,我就不用担心你会向我寻仇了!”

  说罢,摆了摆手,早已不耐烦的余贵就闯了出去,金背大砍刀直取夏军的脑袋。

  我以为他还能坚持一会儿,可没曾想短短的五十个回合,就被余贵的35级技能劈中胸口,惨叫一声,应声栽倒!

  “你是青竹会的高层?”我擦干长枪上的血迹,看着那个肌肉发达,穿着褐色战甲的玩家道。

  “是又怎样?”那人直接凶了我一句,当他见到手里提着夏军脑袋的余贵时,艰难地咽了咽唾沫,语气放缓地说道:“你想怎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