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就杀了你!”女人平静地说了一句,但能感觉到她不是在开玩笑,她的那种眼神充斥着杀意,就算是做做样子,那也不用如此故作吧!

  “好啊,你来啊。”我同样平静地看着她:“你为什么不问问我为什么杀他?”

  女人注视着我,从腰间抽出把长剑,看得出不是凡品,微笑随即消失,恶狠狠地瞪着我说:“老娘不想问,也不打算问,敢动老娘的人,你就该死!”

  我同时瞪了回去,骂了她一句:“悍妇!”

  哪知道,她竟然二话没说,举起长剑就朝我脖子上抹,她这种气势也就只能够吓唬吓唬弱势群体,对于我这种身经百战级别的来说,就没有一点杀伤力。

  我左手猛地将长枪一横,右手犹如铁钳般抓住她的胳膊,狠狠地往怀里一送,我就看到那女人的脸色明显变了。

  “流氓!臭流氓!”那女人扑哧一剑砍在我的肩膀上,红着个脸朝我怒骂道。

  其实,我能躲开的,只是不想躲而已,她还没有把我一招秒杀的能耐,不过令我吃惊的是,那女人居然破掉了我的防御,打出了高达1052点的伤害。

  “好彪悍的攻击力!”这是我当时心里的想法,同时又想到了另一个心思:“这女人真有意思!”

  只感觉到一阵香风袭入脑后,那张漂亮的脸庞相距不到二十公分,不说别的,我陷入了陶醉,右手不由分说地攀上了腰间。

  我的所有表现都只能用“怜香惜玉”来概括,毕竟我是个男人,其次才是个流氓,可她却不一样,膝盖狠狠地往上一顶。

  “卧槽!”我怒骂一声,毫无防备之下目标命中,钻心的疼痛,整张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

  更可气的是,余贵居然问我:“老大,舒服么?”

  妈的,我怎么觉得他俩是一伙的呢?

  在众人的哄笑中,我伸手摸了摸,嗯,还好没碎!估计是小时候武侠小说看多了,到这节骨眼上,心里居然还在自我安慰:“没事儿,碎了就可以练葵花宝典,还有辟邪剑谱,练成了老子照样是个人物!”

  就在这时候,从人群中挤出十几个玩家,有男有女,手里拎着五花八门的武器冲到我面前,恭敬地对女人说:“阎姐,我们来迟了!”

  没料到那女人火气真大:“特么的怎么不再来晚点?干脆来给我收尸算了!”

  说着,被称为阎姐的女人反手就是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那个男性玩家的脸上,怒骂道:“看什么看?还不给老娘砍死他们?”

  特么的,老子刚受完重创,怎么也得让我先消停会儿吧,哪有上来就拼命的?可对方却不管三七二十一,举起武器就朝我冲了过来。

  余贵也不含糊,他性子比较急,我都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已经提着宽背大砍刀杀入了人群,我也只好紧随其后。

  一时间,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周围看热闹的玩家也越聚越多,我心里暗想:“这样不行,得快点结束战斗,现如今还未站稳脚步,要少惹些麻烦!”

  “去尼玛的!”余贵再厉害也无法阻挡这么多人的冲击,五个人突然就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看了一眼,都是些渣渣装备,就拿跑在最前的那个玩家开刀,寒龙就像闪过的银光将他的肩膀刺个通透,高额的攻击力瞬间把他打成残废,毫不犹豫地再次甩出两招技能,最后一招普通攻击将其带走。

  其余四人的武器也砸落到我的身上,可他们的攻击力实在太逊,根本就无法对我造成大幅度的破防,就跟挠痒痒没什么区别。

  铁索寒江禁锢住另外一个,怒火连斩崩然爆发,七次叠加伤害的效果,将其秒杀。

  仅仅照面的功夫对方就挂掉了两人,这也不能怪我心狠手辣,只能怪他们实在太弱,其中有个女的,我特意看了她一眼,妈的,太丑了,果断杀掉!

  五个已经杀掉三个,我的压力大减,对方似乎也发现了我的厉害,再次从余贵身边分出两人朝我杀来,与此同时,被称为阎姐的女人也拎着长剑,像一头饥饿的母狼般冲了过来。

  “叮!”长剑与寒龙相撞,发出清脆的金属声,

  我狠狠地一拳打在左侧那人的肚子上,几乎是灌注了全身的力量,连我都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

  别问我为什么?打肚子死不了人,但可以令对手暂时失去攻击能力。

  一招命中,效果显著,阎姐也有样学样,先是长剑朝我脖子一抹,趁我对付另外那个人的时刻,粉拳恶狠狠地挥向我的肚子。

  当然不会令她轻易得逞,要看就要被砸中的刹那,我身体强行扭转避开她的拳头,阎姐也不慌张,一计未果再生一计,赫然就是女人绝技“撩阴腿”。

  “你这女人真歹毒!”我顺势将她的小腿捉住,往上一抬,她的身躯就猛地朝后倾倒。

  我吓了一跳,这跟我潜意识里女人的柔软大有不同,看来不是个“练家子”。我赶紧向前一步,很绅士地揽着她的腰对她说:“小心点,别摔倒了!”

  “啪!”清脆的耳光响彻全场,只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我顿时火冒三丈,怒骂:“你特么的不打脸行吗?”

  “呸!臭流氓!”阎姐干净利落的甩了我一巴掌,挣扎了两下终究没逃出我的手掌。

  “对,没错,我就是流氓,老子就流氓给你看!”阎姐被我扣在怀里,狠狠地亲了下去。

  她呆呆地看了我半响,骂道:“艹尼玛勒戈壁的,老子要杀了你!”

  “妈的!”我也发火了,一把将她推开骂道:“啃你一口又不会掉块肉,信不信老子再啃你一口?”

  说完,吧唧吧唧嘴唇,还有点甜!

  也许她是信了,更也许是被我的流氓形象吓到了,她缓缓放下举起的长剑,幽幽地说:“你这个渣男,我发誓,一定要让你跪着求我放过你!”

  我笑了,而且笑的很叼,这是威胁吗?

  “我等你!”我嘴角扯着笑容,落井下石道:“老子也对天发誓,一定要让你嫁给我!”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反正这句话就这样脱口而出,堵都堵不住!

  9:更o新?最!快上_%酷N_匠网

  “有种的,你给老娘记住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她指着我,恶狠狠地看了我一眼,对还在跟余贵厮杀的小弟说:“我们走!”

  我也招呼余贵:“余少,别打了!”

  说也奇怪,阎姐等人临走入人群的时候,却突然回头喊我说:“喂,你给老娘记住,花旗社阎若溪!”

  我很郑重地点了点头,回道:“好名字,虎贲杨川!”

  “虎贲?没听说过!”

  说完,她头也没回的离开,我则倚靠在余贵的肩膀上,微笑地目送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止戈说:

哎……不说了,都没人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