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说,我的心情是愉悦的,敲诈勒索这活干的不咋滴,可怎么说也有100枚金币进帐,就冲这点也是值得庆祝的。

  一人分了25枚金币,所有人都眉开眼笑的样子,龙王已经高兴的手舞足蹈,攀着我的肩膀不断地说:“跟着老大混,就是好!”

  受人赞美的感觉是很愉悦的,心情大为舒畅,我拍着楚晏的肩膀,开玩笑道:“楚少,没想到你还挺暴力的啊!刚才那顿耳光,打的,啧啧!”

  哪晓得,楚晏直接甩了我一个白眼,满脸崇拜地样子:“暴击,解决一切!”

  一路嬉笑,回到无双城都已经凌晨三点多了,街上玩家还很多,逛了一圈地摊就回到了醉酒胡同。

  “楚晏,你带着龙王把消息传播下去,让整个南大街都知道青竹会老大被伏杀。”我坐在椅子上,金刀阔马的,俨然一副老大的派头。

  楚晏带着龙王去了,诺大的宅院里就剩下我、余贵和李逍遥三人,无聊的紧,想斗地主都找不到牌!

  “哎呀,真特么无聊!”我拍拍胸口,闲的蛋疼。

  “嘿嘿嘿嘿…”余贵淫笑连连,变戏法一般掏出张购物券,嘴角一扯一扯地对我说:“老大,逍遥兄弟送了我两张购物券。”

  我白了他一眼,这种打着以活动酬宾暗地里疯狂吸血的购物券满大街都是,有啥稀奇的?

  “滚蛋,给我擦屁股我都闲它硬!”我一把将他的购物券打飞,斜靠在椅子上,准备睡觉!

  余贵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把购物券捡了起来,视若珍宝地左擦又抹,头也没抬地对我说:“哎呀,你不去也不要给我丢了啊,好不容易才从李逍遥那儿弄到的,据说那家红楼可是无双城最好的,平时根本就不发放购物券。”

  一说这个,我当即就来了精神,兴高采烈地问他:“知不知道都有些啥娱乐?”

  余贵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一脸坏笑地靠过来跟我说:“这可不是容易弄到的,现在外边正在严打呢,有商业头脑的都进入了网络交易,别看这种购物券普通,里面包含了很多那种视频,还有那种真人秀,甚至还可以线下交易体验。”

  余贵的一连串“那种”说的我小鹿乱蹦,当即拍板:“走,咱们上妓院通宵!”

  在醉酒胡同不远处的小巷里,我们找到了那处红楼,扔给看门的小弟两张购物券,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我瞧瞧问余贵:“进来这么久了,怎么没有老鸨或者龟公招待我们呢?”

  谁想到,那家伙竟然一副看白痴似的盯着我,顿了顿才道:“我说老大啊,你还真当这里是妓院啊,这里充其量也就是个那种会所!”

  “卧槽!”老子狠狠地低骂了一句,跟在余贵的身后来到柜台。

  令我没想到的是,这里的玩家还很多,完全就是人山人海的样子,最让我受不了的,居然还要扫描二维码定座。

  “老大,快了!”坐在休息大厅里,余贵安抚着我的情绪。

  我环顾了一眼周围,发现来这里消遣的都是些年轻的玩家,大多都与我年纪相仿,一个个神情专注地带着道具,是不是还发出一阵淫笑:“对,就是这样,对,往下脱!”

  终于轮到老子了,迫不及待地戴上道具,开启电源,选择进入那种影院。

  无聊的时候,厮混已经成为了我们生活当中的必需品,并不是玩游戏的所有人都喜欢天天刷怪砍人,对于我这种混吃等死的懒人来说,不是生活所迫,我绝不会天天跑去蹲点刷怪爆装备。

  当然,我会选择杀人爆装备,虽然风险高,可回报也是同等的,而且还刺激。

  我点开菜单,选择了一部制服诱惑,仰躺在柔软的靠椅上,心情激昂地等待着片头。

  然而,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三分钟就过去了,眼前还是一片漆黑,我沉着地告诉自己:“看电影也需要加载的,毕竟外面严打,这种东西实在太珍惜了!”

  又过了五分钟!

  “啪!”可怜的道具被我狠狠地砸在桌上,看了眼正聚精会神淫笑连连的余贵一眼,夺过他的道具戴上,立马就看到一个身穿制服的妹妹正准备脱下她的粉红色xiongzhao,然后眼前一闪,妈的,黑屏了!

  余贵正看的出神,突然被人抢了道具,原本愤怒的脸在看到我的时候,又变成了淫贱:“老大,怎么样?爽吧!”

  我直接给了他一个暴栗,骂道:“爽尼玛戈壁,全黑!”

  正在此时,一个身材苗条,穿着暴露的女性玩家来到我的身边,不由分说就搂着我的胳膊,喋声喋气地对我说:“帅哥,购物券只能试看八分钟,想要看完整的只要支付20枚金币就可以了,包你满意。”

  “没钱,妈的!”我心里实在窝火,不由骂了一句。

  不知谁在旁边大声说:“切,要饭的也敢来这里消遣!”

  要饭的?老子纵横游戏这么多年,还是头一回被人骂成要饭的,平常都只有我骂别人的,还没轮到别人骂过我,这口气实在无法忍受!

  经过余贵的提醒,我发现了那句话的主人,是个约莫二十三四岁的男性玩家,染着火红色的头发,与我的目光对视着,嚣张极了!

  “妈的,出来单挑!”我指了指他,又指了指外面。

  男人嘛,都好面子,他敢大庭广众之下骂我要饭的,那就要他偿还十倍的代价。

  他也爽快,耸耸肩,无所谓地说道:“随便你,别说我欺负你就好!”

  马勒戈壁的,待会儿老子才让你明白什么叫嚣张!小瘪犊子,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论嚣张,老子是你祖师爷!

  结果毫无悬念,他只在我的手里撑住了十五招而已,我确实比他强,要不是想留他一命好寻机报复刚才的侮辱,早将他刺杀于枪下了。

  我问候他母亲说:“艹尼玛的,还敢不敢嚣张?”

  “艹!有种你杀了我啊!”那男人狠狠一把推开枪头,站起身来一边往红楼里走,一边冲我继续叫嚣道:“量你也不敢!”

  妈的,气死我也!“厄啊…”怒吼一声,我追了上去,两拳将其放倒,然后没头没脑地举拳就是一顿暴打,尽管没使用武器,可我的攻击力摆在那里,还没几下就把他给打死了!

  Z最%新…章t节W.上酷◎。匠i;网&(

  “呸!”继续往他身上招呼了两拳,呸了口唾沫,再补了两脚,这才解恨!

  正准备离开,突然一道声音从背后传来:“谁特么这么大胆,敢杀我的小弟。”

  回头一瞧,这句话的主人,竟然是个女的!我看了看她,很彪悍的样子,但长的却很漂亮,丹凤眼,瓜子脸。尤其是她那一身皮甲,将玲珑有段的身体衬托的凹凸有致。

  她看了地上的尸体一眼,抬起头来望着我说:“是你杀了我的小弟?”

  我点点头,不慌不忙地将长枪抱在怀里,这才回答道:“是又怎么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止戈说: 来个人跟我唠唠嗑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