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看个热闹,却引火烧身,这也多人,我可没有自狂到能以一敌百的程度。

  身背长枪,飘逸步伐身轻如燕,两米多宽的内城河一跃而过,一刻也不停留地朝大街上跑去!

  无双城内的玩家很多,只要逃到马路上我就有把握消失在茫茫人海当中,这点都不用担心!

  我算错了,而且还像是老天故意跟我开了个玩笑!

  就在我正得意自己真能跑的时刻,却感到脚下一滑,一大块黑漆漆长满白毛的狗屎被我踩的面目全非。

  我忍着恶臭站起身来,顾不得就像臭豆腐一般的战靴,撒丫子就跑!

  眼看着大街越来越近,可没曾想从旁边的小巷里窜出一队人马,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一看就不是善茬。

  “你特么跑啊?怎么不跑了?”一个脸上留着刀疤,倒提着金背大砍刀的男子,拎着我的衣领吼叫道。

  我无奈的笑了笑:“兄弟,我要说这是个误会你信吗?”

  那人也苦笑地摇了摇头,叹了叹气说:“靠,你是猴子派来的逗笔么?”

  “不是!”我一本正经地说,心里的确憋屈的要死,可人家非要认为我是山猪的帮凶,纵管我有千百个不愿意,那又有什么办法?

  从后面追过来的乌鸦,本以为我会惊慌失措,正得意地叫骂着赶过来,没想到的是,我居然还跟他的小弟打起了口水仗。

  “尼玛的,要你有何用?”乌鸦直接给了那人一巴掌,这才扭头拽着我的衣领骂:“小子,你不是很拽么?你不是来找我们的麻烦么?有能耐,你别跑啊!”

  如今,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当然不会再和解的可能性,我最恨别人拽我的衣领,然后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骂,何况人家也追了那么久。

  乌鸦二话没说,举起长矛就凌空砸了过来。

  真够直接的,要不是哥们儿身手好,这下子真能砸到骨断筋折,我闪身向左闪避,长枪顺势向前一送,毫无阻碍地穿透乌鸦的胸膛。

  “老大…”乌鸦的小弟惊起一道波澜。

  都说众怒不可违,现在我算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别看人家装备不咋地,蚂蚁多了照样能咬死大象,再怎么说人家也比蚂蚁强点吧!

  我蹲下举起长枪格挡,立即就有几十把武器砍在枪身上,震得我两只胳膊酸疼,想想在战神阁的时候,出去砍架都是带着一帮嗷嗷叫的小弟,现如今却孤零零地被人群殴,天壤之别的待遇,直叫人心寒。

  我左手抓着砍过来的刀背,长枪呈扇形状朝前狠狠一扫,随即左手化拳,猛地砸在一名玩家的腮帮子上。

  那人直接被打倒,重重地咳嗽了两声,从嘴角流出一摊血迹,还没等他站起身来,手起枪落将其撂倒。

  我这一下子可把周围的玩家吓了一跳,这些人无非就是平常欺负欺负低等级玩家,没准打架之前都会点开人家的个人属性,再仔仔细细地比较下自己的属性,有九成把握的时候才敢动手地菜鸽子。

  这直接碰上就是半残砸上就得秒杀的打法,顿时让他们逛了手脚,几十个人居然没有敢上来的。

  我也很纳闷,怎么就变彪悍了呢?趁着空档的时间,打开战斗系统一看,哦,尼玛,真该那小子倒霉,居然打出了暴击!

  正在双方对峙的时候,一个蒙面的身影闯了进来,低声对我说了句:“快走!”

  说完,不由分说,拉着我的胳膊就往外冲杀。

  我拎着长枪段后,心里不停地打鼓,这人是谁啊?为啥要救我?听他的口音应该是个男人吧,莫非他也被我英俊的外表所迷惑住了?

  回头想想,算了吧,我生就是副大众脸,有啥值得人家迷惑的地方!

  顺着街道一路冲杀,还别说,那人的身手真心不错,愣是在武器丛中开辟了条大路,我跟在他身后,完全就是在给他当后盾,他妈的,几十把武器朝身上招呼,眨眼间的功夫我就成了名副其实的丐帮子弟了。

  那人带着我冲出重围,一路狂奔,绕了好大一圈才逐渐停在一处古宅里,扯下面具,朝着我就是一顿臭骂:“靠,你没事跑去惹他们干嘛?不是让你不要去惹巴赖头的人吗?要不是看在赤色龙王的面子上,我才懒得理你,卧槽!”

  我很冤枉啊,真的不是我招惹是非啊,一边喘息着,一边解释道:“这还真不能怪我,我只是看了场热闹而已,特么的,谁知道就被当成帮凶了,还好老子命大。”

  李逍遥摆了摆手,示意我别再继续说下去,很熟练地将手指放进嘴里,吹出一道悦耳的口哨,然后对我说:“跟我走!”

  李逍遥的老巢还真大,虽然破旧不堪,但不知道的人还真找不到。

  “说吧,怎么回事儿?”李逍遥大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斥退周围的小弟,警告我说:“我不管你什么来头,我可告诉你,我只是受朋友之托,你要敢乱来的话,别怪我不仗义。”

  我说:“真不是你想的那样,这真特么就是个误会!”

  接着,我就把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对他说明,再三强调了自己是三好青年。

  最后,李逍遥再三的嘱咐我不要惹事儿,真的很烦人,比我妈都烦,虽然也不知道我妈是谁!

  从李逍遥那里离开,游走在大街上,就像天空中飘荡的云彩,真不知道下一秒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正在此时,楚晏发来讯息:“老大,还没睡啊?在无双城混的怎么样?有没有搞头?”

  我随即回复:“无双城挺乱的,也挺复杂的,要不你们也过来吧!”

  楚晏就只发来一个“哦”字,兴许是与余贵和龙王联系去了。

  我顺着街道游走,漫无目的,之前听李逍遥说整个无双城就属南大街最为混乱,本着英雄出乱世的想法,我决定去那儿碰碰运气。

  南大街,坐落在无双城南城门,说是一条大街,却是包含了周围十几条街的区域,分别有几十个势力盘踞在这里。

  一路上,不是这个帮会,就是那个军团,有的势力人数还不少,放在战神阁都可以编成一支小型部队了,这些势力的老大,一般都不会太强,可他们的优势就是帮派林立,外敌入侵的时刻可以迅速达成联盟,由此以来,其他的帮会哪敢随便撒野?

  我看着周围虎视眈眈的玩家,心里一点底都没有,真怕突然被人从后面套上个黑口袋,再拖到黝黑僻静的小巷里来个先奸后杀!

  不过,想来以我这副尊容也不大可能!

  我也不知道往哪儿走,心里盘算着等余贵等人来了以后,先拿哪家下手,再怎么着也得找个落脚的地方,我可没想过带着一帮兄弟去当游侠。

  贼兮兮的左顾右看,总是有那么几个不开眼的家伙对我抛着敌意,老子真是无奈了,又没偷看他老婆洗澡,干嘛看我就像过街的老鼠一样?

  娘的,等老子壮大了队伍,一定要你们自己把老婆送过来洗澡给我看,不然就一个字,砍他丫的!

  正憧憬着,突然被系统提示的铃声给打断,黑着脸打开好友信息一瞧,顿时我就乐了,只见:“亲爱的老大,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三秋不见他妈什么什么载,龙王说是牛车载,我说是龙车载,老大你说是啥载?啊~无双城的妹子们,扯开胸衣等着本少降临了吗?”

  信息的署名上赫然显示着“娘子,抬头吻”的昵称,除了余贵还能有谁?

  x酷!匠Q网fX首|C发7

  于是,我编辑回复:“喊你龟儿读书,你就晓得弹珠珠,这下知道没文化了吧。”

  余贵随即回复道:“滚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止戈说:

啦啦啦……下雨啦,又停电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