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驿站再次实质化,走在平稳的街道上,看着四周络绎不绝的玩家,心情也慢慢开始变好。

  也不知道赤色龙王究竟怎么办到的,竟然短短二十分钟就冲出了战神阁的包围圈,虽然拖着丝丝残血,可终究没有掉级!

  隐巢,说白了也就是个贫瘠的小山村,到处都是泥巴建筑,这里与嘉州城不可相比,不过,此处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只要守住村前的那条小路,便可高枕无忧。

  不过,仅凭我们四个人来说,的确很有难度!

  “妈的,那群王八蛋,一点都不讲道义,差点就栽了。”龙王骂骂咧咧地对我说,满脸愤怒。

  我就躺在块石头上晒太阳,时不时盯着路过的妹子发呆,这时,余贵满身血迹地坐到我的身旁,怒骂道:“特么的,真够窝囊的!”

  我别过头,问:“怎么了?”

  他说:“我寻思咱们不是要走了嘛,怎么也得讨回点利息,谁知道半路杀出个顾炎,真想一刀劈了他。”

  我耸耸肩,半坐起来,靠着树桩取出包裹里的一部分金币,递了过去:“来,拿着!”

  他诧异的看着我,连连摆手:“不要,暂时用不着。”

  我没心情跟他闲扯,满脑子里都是今后需要解决的问题,将金币塞到他手里,叫了赤色龙王,对他们说:“全球争霸赛已经开启了,接下来就是真正较量的时刻,个人的实力再强悍,也抵不过帮会力量的摧残,我觉得我们还是低调的好,暗中发展势力,拉拢值得信赖的伙伴,你们看怎么样?”

  赤色龙王听的云里雾里的,尴尬的笑笑说:“老大,怎么个低调?”

  我看了看身旁的余贵,微微一笑道:“我是真的想的,咱们先别把虎贲的大旗打出去,先暗中发展势力,等待时机。”

  将包裹里的金币分发完毕,见没什么话说,干脆全部散了,免得聚拢在一块儿招惹是非。

  到了下午,我累计了一下,转悠了十五个村子,被人三次当作猎物袭杀,两次被我反杀。

  带着昏昏沉沉的感觉,我再次下线,现如今,需要想的事情实在太多,甚至都开始羡慕起当小弟的时候,至少不用为帮会的前程担忧。

  我穿戴整齐就出了门,看着四周繁华的世界,我唯一想的就是找个馆子好好地吃一顿,到现在连早饭都还没来得及吃。

  不在饭点,好不容易才找到家还在营业的小餐馆,点了份鱼香肉丝,居然标价18块,贵也就算了,可放那么多醋这让我怎么吃啊?

  想的事儿多了,心情就很烦躁,倒也不至于在餐馆里撒野。

  酷H匠◎网唯一正版{,/H其他都是n盗版

  简单的吃了两口,丢下张二十块的毛爷爷就走,想来应该是够了,穿着双人字拖,漫无目的地瞎转悠。

  “轰…轰…”一阵机车轰鸣的声音由远而至,停在了我的脚边。

  “喂,凤凰山怎么走?”机车上的人问我。

  头盔下传来的是道女声,声音很大,非常大,穿着也非常时尚,上身穿着件绣着巨大骷髅头的牛仔背心,腿上穿着条漆黑如墨的皮裤,紧紧地绷在腿上,勾勒出迷人的线条。

  “问你话呢?”对方很不耐烦地看了我一眼,说:“问你凤凰山怎么走?”

  我不禁乐了,有这么问路的吗?要是碰到本大爷心情不爽的时候,保不齐就只有一句:“滚尼玛的,老子不知道。”

  不过,今天我并没有发火,而是笑嘻嘻地看着她,问:“你去那儿干嘛?那些地方不适合女孩子!”

  问完,我又后悔了,这不是找骂吗?

  往前刚走一步,就被机车上的那人拽住,我看了看她,长的还很标致,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一看就是很有教养的样子。

  我舔舔嘴,刚出门的时候就踩到坨狗屎,总算有女孩子主动与我打搭讪了,不是曹孟德说过嘛,窈窕淑女君子好求么!

  结果她刚一开口,就将她在我心里的想象彻底毁掉了:“我艹尼玛的,老娘去干嘛要你管?老娘出来混的时候你毛都还没长齐,要你特么的来教训老娘?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特么算哪根?”

  我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祈祷上天能降下两名天使,帮我按住这个女人,好让她仔细瞧瞧本大爷毛长齐了没。

  “悍妇!”我心里突兀升腾起这两个字,这世道变了,就连女人也变了,变得骂人都可以这般理直气壮!

  我叹了口气,被路过的人注视着一切,心里渐渐地多了一丝微怒,我一侧肩膀甩开她的手,掏出香烟叼在嘴里,狠狠地吸了一口看着她。

  “看什么看?信不信老娘把你眼珠子抠出来!”结果,她骂得更凶了!

  我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这种女人身上的,作为一种雄性生物,适当的依赖是可以的,但是完全陷进去那就不好了!

  煮酒论英雄,女人对于男人而言,到底重不重要,我不知道。

  不过,余贵曾经告诉我:“女人嘛,要不要无所谓,反正只要红钞票,想掰开哪个女的腿都行!”

  本来我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的,但是下一句话味道就变了:“老大,我今晚不和你们打帮战了,我得陪女朋友逛街,不然又该跟我闹分手了。”

  我懒得理会身后传来的那女人骂声,叼着香烟三步两晃地走在大街上,身边不断有路过的行人纷纷侧目,万受瞩目之下惹的我一阵恼火。

  “看什么看?没见过两口子吵架啊?”忍无可忍,看看热闹也就算了,那几个阿婆还指手画脚的,找骂啊?

  做我们这个职业的,平时没事的时候就是躲在家里睡觉,几乎是半个月都难得逛一次街,说白了就是混吃等死的生活。

  一直往前走,没有回头,却累的走不动了,掏出手机看了看,都已经晚上七点多了。

  大都市的生活是纸醉金迷的,是奢华也是糜烂的,前提是你得有足够的红钞票。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的时刻,美容店早就亮起来粉红色的灯光,隔着门口的玻璃门,就能看到里面并排坐着几个坦胸露乳的女人。

  我经过那家美容店的时候,里面那些女人隔着玻璃门就朝着门外喊:“老板,进来玩一下嘛!”

  我摇了摇头,老实巴交地回了一句:“不玩,我怕得禽流感!”

  这种地方的女人啊,都不知道被多少人染指过,你可以想象,当你抱着她们乱摸的时候,有多少别人的指纹遍布,其中一个再带点什么病啥的!

  我刚走出没几步,就从店里走出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随即又从里面走出来个约莫十六七岁的小伙子,中年人正提着裤子的手猛一哆嗦,冲着店里就破口大骂:“狗日的,你来这儿干什么?”

  那个小伙子带着副宽边眼镜,愣了愣反问道:“你怎么在这儿?妈不是说你收货去了吗?”

  然后我就看到那中年人的脸变颜色了,一阵红一阵黑的。

  我一看乐了,随即就把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体现地淋漓尽致,抱着双手叼着香烟看热闹。

  “哈哈哈…他们一看就是老主顾吧,这辈份儿该怎么算啊?”我一边看着热闹,一边跟旁边的人攀谈。

  “这就叫上梁不正,下梁歪!”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大爷笑嘻嘻对我说,随后揽过一个打扮地花枝招展的女人,头也没回的走进美容店里去了。

  特么的,这什么世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止戈说:

大太阳,好热,继续种红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