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三个舒畅地享受着冰凉的啤酒,丝毫不知道游戏内发生的事情,一想到自己要建帮立业,就感觉心里阵阵舒畅和刺激。

  嗯,用余贵的话来说:“特么的,老子又可以带着一帮小弟装B了。”

  “你还用装么?你特么就是个十三!”楚晏喝的有点多,脸色绯红,就像顶着张猴子的屁股。

  酒吧是个很吵杂的地方,很多与我们岁数相仿的年轻人,无数男男女女在疯狂的扭动身躯,仿佛想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身材是多么火辣,还别说,美女还是挺多的,可惜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拍了拍楚晏的肩膀,随手将他扶了起来。

  楚晏醉醺醺的,倒还不至于走不动道,原本白皙的脸孔变得血色欲滴,笑问道:“杨少,今晚咱们哥三儿可是酒吧结义啊,你得带着我们站在网游的最高峰……嗝……”

  我耸耸肩膀,无所谓的说:“那把你的心先借我用用咯!”

  “好!”很干脆,没有拖泥带水,这令我很欣慰。

  头晕脑胀地回到我所居住的单元楼,掏出钥匙捅了半天也没反应,却从门内传来一阵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嘎嘣声。

  我艹,有贼?

  听这动静,似乎还是个女的?

  于是,我笑了!

  门把在转动,我的身子却跟随着紧绷,下一秒,厚重的防盗门被我一脚踹开,重重地撞在侧面的墙上,拳头猛地向前挥去。

  可惜,当我看到对方那张肥到无从言语的脸孔的时候,刚猛的拳头不禁停在半空。

  尼玛,又走错楼层了。

  没有丝毫尴尬,哼着小曲,潇洒地伴随着那个女人的咒骂转身离开。

  也许有人会骂我流氓,也许会有人说我是痞子,我不想为自己辩护,我就是个痞子,就是个混蛋,就是个他么的流氓,但我敢于承认。

  我情愿以自己的方式结束这短暂的人生,也不情愿在庸碌中结束自己的余温,而那些表面上西装革履,提着公文包,开着豪车搂着美女的绅士,也许当他们快要死去的时候,等儿子、孙子站在病床前,泪眼朦胧地对他说:“爸,你安心的去吧……我还要加班!”

  摩擦着胸口的那一抹弹痕,我笑了,想起了曾经那群与我并肩作战的兄弟。

  “妈的,没有人怎么建帮呢?”洗完澡,躺在床上唉声叹气起来。

  也不能怪神龙阁那帮玩家,网络这个东西吧,有好处也有坏处,况且,现在像我这样的职业玩家也挺多的,人家又怎么可能会以我片面之词来挑战自己的薪资问题呢?

  誓死效忠?得了吧,这个词语我只是听过,但还没见过。

  躺在床上百般无聊,想了想,反正也睡不着,还不如跑到游戏里逛逛,以我登峰造极的不要脸技能,没准还能个撩妹子暖暖被窝。

  没办法,单身汪的生活你们这些甜蜜情侣不会懂,而且还是只资深的单身汪。

  轻车熟路登录游戏,虚拟的人影刚实质化,几乎所有的通讯栏都在闪动,首先,跳出来的是好友「战神无双」:“杨川,你有种,很好!”

  哟呵,这不是杨坤那崽子吗?

  怎么滴,这么快就收到我洗劫分会仓库的消息了?想想也不难理解,估计也是张少轩那货打的报告,他可没有我这般气魄,哪敢与他的衣食父母为敌。

  嗤然一笑,压根儿没把他放在眼里,对于这种人,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无视。

  其次,跳出来的则是一些熟络的人,都是些无关痛痒的询问,我也没打算一一作以回复,只是挑重要的几个人简要说明了情况,便闭门谢客。

  笑话,我的时间可是很昂贵的,虽然只是一心想着撩妹儿。

  银色长枪,褐色盔甲,朱红披风,泛光的战靴,嗯,这身造型还有模有样,再加上刚从战神阁顺来的1547枚金币,我怎么就觉得腰板儿硬朗了呢?

  突然,系统提示的声音骤然响起——

  系统提示:您已脱离军团,分会长职务解除。

  我笑了笑,压根儿没当回事儿,早已知晓的结果。

  额前的发梢有点乱,理了理,还是不太顺,用唾沫抹了抹,嘿,齐活了!

  不要觉得恶心,润发嘛,当然首选杨川牌生物定型水,廉价又实惠,反正也没人看见。

  对了,忘说了,屌丝专用喔!

  好,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真想对着天空嗷上一嗓子:妹子们,准备好迎接本大爷的降临了吗?

  等等,有消息提示!

  系统提示:您有新消息,请注意查收。

  耐足性子,打开一瞧,原来是「赤色龙王」:“老大,你被开除了?”

  赤色龙王跟我走的很近,这个人还是挺不错的,个人操作实力也属一流玩家,是我的绝对心腹之一,我亲眼见过他一把破刀追着十来个同等级玩家砍过架,既勇猛又讲义气。

  本着老大的气势,我当然不能体现出半点委琐,直接回复道:“这有什么?不就是不在战神阁呆了嘛,我们不照样是兄弟吗?”

  赤色龙王发了一个坏笑的表情,接着道:“我也退帮了,跟着一帮没义气的称兄道弟,真特么是种耻辱啊!”

  我有点愣神,按理说被开除的是我,跟着我走的也就只会是余贵和楚晏而已,这赤色龙王在战神阁也算是主力玩家啊,身居要位呢,就这么干脆利落的退帮了,着实令人表示不解啊。

  于是,我问他说:“你怎么也退帮了?”

  他很没脾气地给我来了一句:“这种没义气的地方,呆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只好这样回复:“……”

  没过几秒,赤色龙王就再次发了句消息:“老大,先说好啊,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咱们可是把你当兄弟的!”

  说真的,当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才知道欣慰这个词语所蕴含的感觉,总感觉这小子终于说了一句人话了。

  “那行,你先过来吧!”我把自己的坐标发了过去,阳光正烈,干脆坐在大柳树的阴影下乘凉,当然也没忘用目光扫描过往的妹子。

  我总有个问题无法得到诠释,为什么任何游戏里的女性玩家总是穿着暴露,而男性玩家永远都是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的,瞧瞧那妖娆的身段,那挺拔的双峰和引人眼球的翘臀,啧啧……这不是误导儿童犯罪吗?

  当然,恐龙妹子是直接忽视掉的,怕看多了影响我的审美观。

  正自顾自地品味着生活,突然被人从后面拍了拍肩膀,我也很纳闷,离开部队这才两三年而已,怎么防备心理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呢?

  赤色龙王神秘兮兮地出现在身后,举手投足间哪有半点高手的风范,活脱脱就是个地痞流氓的模样,火红色的长发随风飘舞,裸露的胸膛上还纹绣着只蝎子的图案,除了“非主流”再也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对他进行品鉴。

  赤色龙王嘿嘿嘿地笑着对我说:“老大,我可是带着礼物来投奔你的。”

  我斜着眼睛撇了一眼那家伙,问道:“礼物?你特么吃的在肚子里,穿的在身上,送媳妇儿又是光棍儿一条,得了吧,你拿啥玩意儿送给我?”

  赤色龙王依旧嘿嘿地笑着,丝毫没点收敛的样子,表情神秘地道:“我送你一支能征善战的战队,怎么样?”

  战队?真的?在哪儿?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目光正在发绿,战队啊,建帮立业最需要的是什么?人才啊!

  我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当然是小弟啊,不然怎么出去装B?

  w酷7G匠网F首}发W

  特么的,怎么越看这家伙越顺眼呢?真不愧是绝对心腹,还懂得雪中送炭这个道理。

  我激动万分地抓住赤色龙王的手,真恨不得凑上去狂吻两口,欣喜的劲头就甭提了,就跟几天没饭吃,游荡在街头突然捡到一千块钱似得。

  “人呢?”我迫不及待地问道。

  赤色龙王挠了挠头,回了一句让我豪没脾气的话:“我还在找!”

  “卧槽****”直接爆粗口,玛德,闹了半天是空头支票。

  赤色龙王神色正定,把人气死不偿命的鬼样子又来一句:“老大,注意形象,好多妹子看着呢!”

  我:“*****”

  想了想,一支能征善战的战队是暂时没戏了,可迎来了位悍将也是不错的收入,嗯,我觉得还是别把精力放到撩妹子的事情上,还是早点将属于自己的军团建立起来,然后招兵买马以图大业。

  说干就干,带着赤色龙王就直奔城东。

  城主府里,我向城主提出建立军团的请求,日理万机的城主难得冲我眉开眼笑一回,不过,我怎么觉得这笑意令人瘆得慌呢?

  城主大人威严地坐在太师椅上,盛气凌人对我说:“要建立军团,必须先交纳1000金币的建帮税金。”

  卧槽!狮子大开口啊!我已经够无耻的了,没想到还有人比我还无耻,张嘴闭嘴就是谈钱,而且还谈的那么多。

  很不情愿地选择立即支付,包裹里的金币瞬间少了大半,就像我此刻的心情一般,心疼极了。

  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名正言顺的土匪呢?

  我真有冲上去将他胖揍一顿的冲动,可看到人家头顶“LV150”字样的时候,在比较自己头上“LV95”字样,仔细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打不过,咱们还是讲理吧!没法讲理,那就只能妥协咯!

  我可是地地道道的三好村民,五好青年!

  经过一些列的申请条件满足,我包裹里的金币已经消耗大半,而城主大人则是满意的用双手数着黄灿灿的金币。

  几分钟以前,那些是属于我的。

  此刻的心情?肉痛……就连头发梢和指甲尖都在钻心的疼痛。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请求语音通话,是否同意?

  好友系统里,余贵向我发起了语音通话,这家伙居然也没睡。

  接起语音,余贵急切的声音传来:“老大,快跑!”

  “快跑?”我完全没听懂:“跑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止戈说:

用手机一个字一个字地码上来的,真心不容易,特别是标点符号啥的,真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