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问,玩游戏就是为了金币和妹子吗?

  我的答案,是不一定!

  我叫杨川,是个网游职业玩家,所谓的职业玩家,就是成天混迹在游戏里吃喝等死的职业,在这片虚拟的天地,聚集着一群热血的人类,便成了一方腥风血雨的江湖。

  我穿着盔甲,拎着长枪,龙行虎步地走在嘉州城的南门大街。

  你问我干什么?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的小弟与人争夺boss,打架的时候被人杀了,不仅弄个全爆不说,还被人刷着喇叭羞辱了半天!

  俗话说:叔可忍,嫂嫂不可忍。

  这句话说的一点不假,指名道姓地骂了我半天,就连祖宗十八代女性都没放过,还忍?

  男子汉大丈夫,忍尼玛勒戈壁!

  我得到消息的时候,楚晏拖着丝丝残血,我就问他为啥不提我的大名?

  听我这么一说,楚晏骂娘更欢:“特么的,不提还好,一提人家砍的更猛了,还说以后让你看见黑龙帮的战旗绕着走!”

  妈蛋,欺负到我的头上来了,再不给点颜色瞧瞧,真当我是好捏的软柿子不成?

  我是谁啊?嘉州城提起杨川,赤炎狱主,谁不认识?打架,争地盘,抢boss,没事儿还拦路打点劫,简直就是凶名远扬。

  不要瞎说,我可是有职业道德的,绝不会对散人和新手玩家下毒手的,最多也就是坑蒙拐骗罢了。

  顺着街道没走多大会儿,就来到黑龙帮霸占的北门区域,北门区域可是好地方啊,这里是整个嘉州城的商贸市场,提供玩家们摆摊销售的地方,得到这里的控制权,简直就只能用财源滚滚来形容好处。

  市场门边上的黑龙帮小弟见了我,丝毫没有半点客气,纷纷亮出家伙露出凶神恶煞的嘴脸,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就是这个样儿。

  在一片纷纷扬扬的武器丛中,一个看似领头的玩家很不客气地问我说:“杨川老大,黑龙帮与战神阁素来井水不犯河水,共同约定双方人马不得越过对方驻守区域,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压根儿没把这种小角色放在眼里,长枪往肩上一抗,看都没看他一眼:“怎么?本大爷过来约你们狼爷喝杯茶也要请示你?”

  那家伙脸色明显一绿,但没有当场发作,随即恢复常色笑着说:“杨川老大说笑了,我们狼爷不在!”

  我那个气啊,不在?蒙大爷情报不准啊?

  呸了一口,张嘴就骂:“放你娘的狗屁,立马的,让那头老狼滚出来见我,不然信不信放把火烧了他的狼窝?”

  也不理会对方吃瘪的样子,就这样拎着长枪往里走。

  东拐西弯,这地方没来过还真不好找,老狼这家伙平时看起来五大三粗的,没想到在享受方面还挺别具一格,竟然买了处庄园作为帮会的总部,这地方怎么越看越像是我的呢?

  进了大厅,里面坐着四五个魁梧的大汉,个个见了我都跟见了杀父仇人似的,最中间主坐上,手里把玩着一柄开山刀的就是老狼。

  见我面色不善的样子,老狼假惺惺地笑道:“杨川老弟,你来啦,快坐,快坐,喂,你们几个干嘛呢?还不快给杨川老弟让个坐儿?”

  我也不谦让,一屁股坐在侧面的椅子上,满脸笑嘻嘻的,抬嘴说道:“哎呀,还是老狼哥这地方好啊,瞧瞧这墙体,通体得有二十公分以上吧,嗯,跟老狼哥的脸皮差不多咯。”

  老狼摸着锋利的刀锋,斜了我一眼:“杨川啊,你可真有一副好狗胆,敢一个人跑来我的地盘撒野,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我怪笑地抽出长枪,有模有样地跟着摩擦起来,笑道:“出来混,要是胆子不够大,迟早得让人踩在脚底下,现在全战神阁的人都知道我杨川来找你狼爷,您说我还担心走不出您的地盘吗?”

  听到这句话,老狼的脸唰一下黑了,言语不善地道:“杨川,你挺有种嘛!”

  我装模作样地将长枪放到背后,就像小学生听到夸奖一样的德行,不再废话:“老狼,我们两家也不是干过一次两次了,双方的实力也旗鼓想当,真要打起来只会让人家看笑话,你骂我祖宗十八代可以,反正他们也听不见,可你特么跑到我的地盘上抢了boss还杀了我的人,这笔账怎么也得算算吧!”

  老狼金刀阔马地坐在椅子上,眉头微挑,说:“打架嘛,哪有不带死伤的,又不是真死,掉级了再练呗……”

  “我艹尼玛,不要跟我讲这些屁话,今天就给你两条选择,要么把我兄弟的装备双手奉还,要么就划地拉人,单挑还是群挑随你选。”我打断他的话,掷地有声地道。

  听完这句话,老狼有些坐不住了,再怎么说他也是一帮之主,总还是要点脸面的。

  他伸手虚晃了两下,对着旁边的中年汉子低语了那么几句,随后说:“既然杨川老大要与我黑龙帮为敌,那就对不住了,你怎么说,那就怎么做吧。”

  我嘿嘿冷笑,就等这老瘪三这句话,直言不讳地道:“明天,竞技场内,单挑!”

  说完转身就走,老狼将我那小弟爆掉的一件装备扔在我身后说:“杨川老大,这事儿就这么着吧,希望你们南门的人不要来北门,否则的话,下次见到直接砍死!”

  “嘿嘿嘿……老狼,听你这话好像是铁定能吃掉我们战神阁是吧?你特么在我的地盘上越界练级,别以为老子不知道。”说完,捡起被扔过来的装备,一摇三晃地走出大厅。

  江湖有江湖的规矩,网游也有网游的规矩,老狼扔过来的装备只是其中最次的一件,这就表示他答应了明天的单挑。

  刚回到南门区域,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噼里啪啦”砸东西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余贵愤怒的恶骂。

  我笑骂道:“妈蛋,就知道窝里横,看看把老子的地方砸成啥样了?”

  余贵的名字挺扯淡,据说是他爹未卜先知给取的,估计也是没念过几天书的老文盲,愣是取了这么个玩意儿,还别说,从我记事儿的这些年算起,鱼还真特么没便宜过。

  “咋滴?还不服气?”我推了推他,见他那熊样,我真恨不得抽他两大耳刮子,不是怕他有个三长两短,老狼是个什么玩意儿?不就是街边卖杂酱面起家的嘛,有几个臭钱装得二五八万似的,我特么还真懒得鸟他。

  顺手将装备还给余贵,这家伙竟然连接都没接,鼓着腮帮子苦笑道:“老大……这次给你丢脸了……”

  我摇了摇头,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小子,我们是兄弟,丢脸算什么?只要没丢兄弟情分,老子都不怕,想要找回面子?好,老子带你去找回来!”

  余贵安静了下来,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有点担忧地说:“老大,这次算是跟黑龙帮彻底撕破脸了吧?眼看着全球争霸赛就要开启了,在这个节骨眼上闹事,上头怪罪下来怎么办?”

  我拍了拍额头,糟糕,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所谓的上头也就是整个战神阁的公会老大,至于我,只不过是战神阁分会的一个老大而已。

  想了想,管特么的呢!男子汉就得一言九鼎,看了看余贵道:“不管了,兄弟都被人欺负了,我这当老大的不替你出头,谁还替你出头?马勒戈壁的,上面爱咋整咋整!”

  余贵点点头,有一句没一句地跟我聊了十来分钟,看了看时间都已经十二点多了,公会频道里问了问谁有娱乐?都特么说没有,干脆下线吃饭。

  我满怀心事地回到现实世界,将楚晏叫了出来,便来到余贵家开的小饭馆里吃饭,小饭馆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这个点吃饭的人挺多,到处都坐满了人,我向来不喜欢这种吵杂的地方,就跑去问余贵:“余少,咱们能搞点安静的地方坐着吗?”

  余贵直接说了:“有啊,厕所最安静,管饱!”

  妈的,我彻底无语了!

  饭吃到一半,就接到公司打来的电话,说是要我快点回去,公会老大找我有急事儿,我又只好屁颠屁颠地往公司跑。

  咱们公司说白了,也就是个为游戏而存在的工作室,徒有虚名而已,只是挂着个多少年都没擦过的营业执照罢了。

  来到公司,门口几个大学毕业的妹子朝我打着招呼:“杨哥,早啊!”

  “还早啊?都一点了!”我笑盈盈地回了一句,没敢耽搁。

  这几个妹子都不错,长得有前有后的,该有的都有,不该有的丝毫没有,黑色的小制服搭配上黑丝,再加上足足有十来公分的高跟鞋,还真算得上是天生尤物。

  不瞒您说,我惦记着也挺有段时间了,可惜老大早就发话了:“谁要是敢动她们,就是和本公司做对,立即开除还不发工资。”

  推开门,老大正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西装革履的,身边还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掌管战神阁铁律的杨刚,另一个也是战神阁的二当家李虎。

  我嘻嘻哈哈地道:“老大,我回来了!啥情况啊?”

  最8√新#!章'节●w上酷I匠D网}*

  所谓的老大,也是个与我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仗着家里老头子有钱,便开着这么个游戏工作室,说实话,我挺瞧不上这种富二代的,屁本事没有,就会成天给你找小鞋穿,还叫你穿的服服帖帖的,没办法,谁让你要在人家手里拿钱呢?

  老大坐在沙发上看都没看我一眼,张嘴就骂道:“杨川,你特么干的好事,我艹尼玛的!”

  我愣了愣神,压根儿就没明白这家伙劈头盖脸的臭骂是怎么回事儿,瞧了瞧他身旁的两人,哟呵,表情还真特么神同步,就跟我欠了他们几百万似的。

  杨刚吧唧吧唧嘴说:“杨川啊,你知不知道我们跟嘉州城的帮会达成攻防联盟花了多少人力、物力和金钱?这下倒好,眼看着全球争霸赛就要开始了,你特么跟老狼要干架了……”

  李虎打断他的话,狠声道:“联盟?还联盟个屁,近半个月的努力都让他给糟践了,还联盟个屁!”

  “虎哥,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的兄弟让老狼欺负了,不仅如此,还指名道姓地刷喇叭骂我祖宗十八代,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我凑到他跟前,目光迎了上去。

  李虎看了看我,笑道:“怎么?你不服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止戈说:

别慌哈,我先占个坑!围观的人多,我就一路秒下去,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