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这里谁迷路了都有可能,但是老吴也跟着迷路这着实让我惊讶了一把,这段时间的接触我对老吴的野外生存可是佩服的紧。

  “没道理啊,怎么迷路呢?”老吴小声念叨。

  “要不我们按照原路返回?”我说道。

  “不用,我感觉不是我们自己迷了路,可能是被下圈了。”老吴说道。

  “什么下圈?”

  “鬼打墙。”

  “……”

  “我们都不是普通人,鬼打墙了,我们应该有感觉的。”我说道。

  “所以我才迷糊,按照道理我们走的是直路,虽然有些曲折,但是大体方向是直的,我能肯定。”老吴说。

  “会不会是刚才那群鬼子的原因?”文龙问道。

  “不会,他们还没有这么大的本身让我们察觉不到。”

  “那怎么办,往前走不是,往后走也不行。”高肃一屁股坐在地上说道。

  “不用管,继续朝前走。”这时候,棺材中那具尸体突然说话了。

  突然出来的女声可把那些士兵吓了一跳,虽然路上我们反复提及我们这次任务不一般,含蓄说了一下棺中的女尸的事情,但是发生在眼前还是把几个士兵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大家别慌,一切有我们,你们负责处理寻常事情就可以。”老吴上前安慰士兵。

  这些士兵都是精挑细选的,心理素质很是强大,慢慢就释然了。但是还是能从他们眼中看见惊恐。

  “我们时间紧急,万一错了路,可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我对着棺材问道。

  “我能感应到尸陵的方向,你们走就行了,错了我会告诉你们,你们确实被鬼打墙了,但是它是冲我来的,你们不用管。”那女生又说了一句话,然后就陷入沉默。

  第六天,慢慢的可以看见雪了,我和老吴知道近了,带的干料也早已经吃完,不过这次很轻松,士兵拿着枪进入从里,不一会,就能打到一些动物。这可比我和老吴当初出山要好的太多太多。

  其中有几次我们走了弯路,但是都被棺中的女尸引了回来。

  随着深入,我们越来越紧张,能下圈套住我们不被我们发现,这个鬼也是了得,希望别照面。

  第十天,我们看到了我们当初的发现那条白色大蟒的地方,这次可别又碰上了,我们这些人不见得干的过它。

  “到地点了,你们注意下,别着了道。”棺中女尸的话又响起。

  “你是说鬼打墙?”我问道。

  “是,注意一下就行,他应该无恶意。”

  这一段不太平,我们没有休息,不管是那灵蛇,还是这个鬼,都是一种威胁。

  我感觉女尸所说的应该就是当初那群人挖的墓里面的鬼,那些尸体可是凄惨无比。

  就在我们经过盗洞的时候。那棺中女尸再一次说话:“你们停一下,等一会。”

  我举起手示意都停下。

  “你们等一下,让我与故人说两句话。”女尸说道。

  我指挥士兵找来两节大树枝,将棺材放在两节树枝之上,然后我们退到一边,不打扰她。

  “天成,出来一叙。”女尸说了一句,然后陷入沉默。

  “不用担心,他们是送我去尸陵的。”女尸再次说道。

  然后我们看见原先被灵蛇重新用土覆盖起来的图,慢慢松动起来,不久,从里面爬出来一具男尸,穿着古时服装,面部早已干瘪,身上还有很多伤痕,一只手臂也不知去向。

  男尸慢慢走到棺材边轻声说道:“洛儿,一别多年,终于还是等到你了。”

  男尸说完,那棺材的盖子就慢慢漂浮起来,老吴他们有点担心,我摆摆手,示意没事。

  “天成你是何苦呢?那日一别早已天人永隔,你为何还如此?”

  “洛儿,不说这些,尸陵那边要结束了么?”

  “是的。”

  男尸说着话,但是一直不敢将头伸到棺材上方看看棺中女尸,但是看他那局促的样子,很想看,似乎在担心什么。

  我想是怕自己现在的样子吓着昔日伊人吧。

  “这一切终于要了解了,这么多年,也倦了。”

  “是啊,太长了。”

  然后他俩就陷入沉默,似乎在回忆往事。一会,那被称为洛儿的女尸自己慢慢坐了起来,看向男尸。

  而这个被称为天成的男尸,似乎很怕洛儿看见自己,赶紧用手去捂住自己的脸,但是只剩下一只干枯的手却遮不住那副干瘪扭曲的脸。

  “天成,你说,是谁伤成这样?”那洛儿双眉竖立,很是愤怒。

  “洛儿,不怪谁。”

  “说……”那女尸吼道,这次是真的发怒了,这声音让我都有种眩晕感,更别论这些士兵了。早已一个个瘫坐在地。

  “唉……消消气,消消气,这都是误会……误会。”这时候,从底下慢慢钻出来一位身穿一身红衣的老者。

  这位老者,当初我和老吴也曾经看到,就是他指挥将那条灵蛇将盗洞重新封了起来。我看看了老吴,发现老吴的脸有些怪异,和当初拿药回来时一样,问他怎么找到老药的,老吴怎么都不说。

  “哦……血参,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没被人采走?记得当初我们围捕判官的时候你就在这。”洛儿看见老者惊讶了一下。

  “你这小姑娘说话,这世界谁能采我?不过这次真的是误会,误会。”

  “口气这么大,你莫不成了这块的山神?”洛儿问道。

  那老者扶着胡须,笑而不语。

  “好吧,你说说什么误会,你说不明白,你信不信我今天就采了你?”洛儿怒道。

  说实话,我相信女尸有这本事,在黄河时能让蛟龙和各种灵兽朝拜,怎会没有通天本事。

  “好好好,你听说我,这真的是个误会。”那老者似乎是真的有点怕洛儿,不然也不会出面解释。

  “说起来啊,还是要怪人类。”说完那老者还恶狠狠看了我们这边一眼,我们被他看得有点莫名其妙,就算真的是人类,也不管我们的事情啊,这么看我们做什么?

  “当初不知什么地方来了一群人,就挖了他的墓,然后把他惊醒了。”说完老者有指了指那位叫天成的男尸。

  “然后他就杀了所有的人类,当时我那灵兽也在附近,灵兽闻到血腥气味,以为他在造杀孽,所以就和他打了起来,然后就把他咬成这样了,但是我那灵兽也差点死了。”

  “我虽然知道他不为恶,等我赶过来已经晚了,一切已成定局,我也没有在为难他,不信你问问他。”说完那老者还让男尸自己说。

  w酷匠F网…首发xY

  “是的,我被惊醒,所以杀了他们。然后来了一条蟒蛇,厮杀了一番我才回到墓室。”男尸说道。

  “还有,你看看那两个人,他们也看见了。”那老者指着我们说到。

  洛儿看向我们,我和老吴点点头证实老者所说应该是事实。

  “好,我就信你,但是你要拿出来一根胡须作为补偿。”洛儿看着老者说道,似乎老者不答应,就算是误会洛儿也会将他采走。

  “好,就给你一根。”说完老者就要拔自己的胡子。

  “我要千年的根须。”洛儿补充道。

  “你别过分,我一共才几根千年的根须?最多两百年。”

  “五百年。”

  “三百年,不能再多了。”

  “五百年。”

  “你…………”老者指着洛儿气急。

  “五百年。”

  “好,算我倒霉,就给你五百年的。”说完老者将手伸进胸口的衣服里,拔出来一根长长的根须,递给洛儿,就气冲冲的走了,边走还边念叨“亏了,亏大了。”!

  我们这些人看的也是无语之极,这东西还能讨价还价,老吴当初带回来的老药肯定就是这位老者给的。突然我意识到是什么,胡须是百年了,胸口是五百年的,那千年的呢?

  “我说老吴,当初你带回来的药就是这个老者的吧,是多少年的?”

  “他说是千年的才能救你和那灵蛇的性命。”

  我咽了一口唾沫没有说话。

  洛儿接过根须就直接递给男尸,男尸也不推辞,直接吃了下去。然后男尸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饱满起来。

  不久,那男尸就恢复了生前面貌,剑眉大眼,长发披肩,雕翎戎装,很是英气。只不过还是独臂。

  “洛儿,一别经年,一起走吧,既然生不能相伴,死总能相随。”

  “行,天成,既然上天让你我死后再见,也算对得起你我。”看见昔日旧颜,洛儿也红了眼眶。

  “云墓,是吧,尸陵那边应该还没有巨变,今晚在这休整一夜可好?”洛儿看向我问道。

  “可以。”

  我安排士兵们安营扎寨,准备晚餐。而洛儿和天成则坐在棺材里边沿上,看着月亮谈了一夜,时而抽泣,时而大笑。我们也听了一夜,也算明白他们这段往事。

  简单说天成是朝廷军队的一个将军,负责配合当时的门派围剿判官,而洛儿是当时门派和朝廷军队的接头人,两人产生了感情,判官镇压之后,天成打听洛儿下落,被洛儿所在门派告知洛儿已死,但是天成不信,多方打听,才得知洛儿被做了黄河透明棺材的替身,了解到,最后彻底消灭判官之时,洛儿还是会回判官镇压之地。

  天成就辞去朝中军职,寻一个江湖道士,将自己葬在了这里,让自己尸变,维持生前样子,苦等洛儿回来,但是尸变必须保持沉睡,一旦被惊醒,不久就会消散,所以被那群盗墓的人惊醒之后,天成很是愤怒,所以下了杀手。

  为了这次的不知道会不会的相遇,天成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只为再见伊人时,还是当初容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