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上船,如何回到镇上我都不知道,从尸村到镇上这段时间,我是一种空白状态。

  “小兰,你去和龙政委联系……”我转头准备朝小兰说话。

  “云墓……”

  “墓哥……”

  “好,我没事,老吴你去和龙政委说一下吧!”我露出一个苦笑朝老吴说道。

  “我去静静……”我说完就下船离开。

  “墓哥,要不,我陪你一起吧?”高肃在后面喊道。

  我没有说话,只是举起手摇了摇。

  “放心,云墓不会有事的,让他静一静也好。”老吴说道。

  “好吧。”

  “先将棺材安排好,高肃,文龙,你们换班看着,一定要人不离棺,香也别灭了,我去汇报一些情况。”老吴苦涩的说了一声也离开了。

  老吴直接来到当地政府部门,这时候电话还不是多么的普遍。

  老吴看着面前的电话,迟迟不敢伸手去拿。

  终于鼓起勇气将电话拿起,又红着眼眶将电话放下,如何说?龙政委就这一个女儿,怎么说?老吴不停敲打自己的头。

  最后还是拿起电话拨打了过去。

  “喂……是小兰么?”电话那头响起龙政委的声音。

  “不,政委,是我。”

  “哦,老吴啊,怎么这次是你啊,呵呵,是不是那丫头又赖在云墓身边,让你来汇报情况啊?”龙政委笑着问道。

  “不是,政委我们尸体找到了,马上就会启程。”

  “老伙计,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听你口气不对啊,飞机早给你们安排好了,你们直接去就行了,很快就会结束了,你受苦了。”龙政委也听出来老吴有点不对劲。

  “政委,小兰走了……”

  “…………”电话那头陷入沉默,呼吸声越来越大,但是突然什么声音都戛然而止。

  “走哪去了?”龙政委声音再次响起,希望有奇迹出现。

  “政委,我……小兰真的走了。”老吴说着,眼泪已从脸庞滑落,男儿有泪不轻弹,老吴看着小兰长大,怎么不心疼,怎么不心酸。

  “……”

  “好吧……我知道了,老吴,这不怪你,你们休整一下就上路吧!”说完就挂了电话,这几个字龙政委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那边虽然挂断了电话,但是老吴还是将电话放在耳边。老吴没敢告诉龙政委小兰死的原因,龙政委要是知道小兰的死本可以避免,只是因为王教授的一己私念,而导致小兰身死,龙政委恐怕会更加接受不了。

  纸包不住火,之后龙政委肯定会调查,一切自然明朗。

  我一个人来到远离人烟的河岸边,也不管地上潮湿的泥土,直接坐在地上,看着黄河水慢慢流淌。

  黄河水流了也不知多少年了,见证了两岸百姓多少悲欢离合,生老病死,水依旧长流,但是人,却是一代新人换旧人。

  我胡思乱想,我不敢想到小兰,我怕我会乱了方寸,后面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我不会乱,我要保持清醒,但是……

  “不知道这位先生是否是殉墓人?”

  “麻烦先生了。”

  “好的先生,你稍等。对了,先生称呼我小兰吧,有事情也好沟通。”

  酷匠/网/唯%b一s…正;L版T',r其R他都}是盗q版

  “小哥,认识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云墓,好特别的名字啊!”

  “云墓!”

  “我知道你们这一脉的规矩,是不是一辈子一般只能离开一次祖陵,下山去娶妻生子是不是?”

  “好了,云墓,你别说了,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我走之前问你一句,有一天你解决了所有事情,可会娶我?”

  虽然竭力不去想,但是往事一幕幕不断浮现,我不由得有些痴了……

  “墓哥,你在这里啊,可找了半天了啊。”

  “咦……文龙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说我想一个人静静么?”我有些生气,怪文龙突然到来打断了我的回忆。

  “墓哥你记得我以前说过一句话没有。”

  “不记得。”我转过头不再看他。

  “好酒,熬得住岁月,好书,经得了细品!”

  “嗯,怎么说?”

  “你看……”文龙说着拿出藏在背后的两只手,原来抓着两瓶酒。

  “书上说借酒消愁,我虽然不知真假,但是试试也无妨。”

  “书上也说过借酒消愁愁更愁。”

  “额……墓哥,你喝不喝?”文龙说道。

  “拿来吧。”我没喝过酒,只记得父亲喜欢喝酒,每次喝完直接躺在床上睡觉。有一次我偷偷喝了一点,被父亲骂了,说酒不是小孩子家喝的东西,去喝水去。自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喝过酒。

  文龙将酒递给我,也在一旁坐下,拧开瓶盖,陪着我喝。

  我不知道醉酒是什么感觉,我只记得我喝完我那瓶之后,问文龙还喝不喝,文龙摇摇头,我就接过他手中的酒瓶喝了起来。

  再次醒来已经是在镇上的住所,我起身简单洗漱一下就出了房间。

  “我睡了多长时间?”我问正在看着书的文龙。

  “哦,差不多七八个小时吧。”文龙放下书回答道。

  “老吴和高肃呢?”

  “他俩都在棺材那守着。”

  “嗯,好,我们也该出发了,走吧。”我说完就朝门外走去,文龙也收起书,快步跟上来。

  “墓哥,那酒怎么样?”文龙小声问道。

  “不错,很辣。”

  我两赶到放置棺材的屋子里的时候,老吴和高肃两个人正大眼瞪小眼,高肃一看我两来了,一下子站起来。

  “墓哥,文龙你俩终于来了,我都快憋死了,好长时间没说话了。”

  老吴此时肯定也很憋屈悲伤,不会理会高肃,而高肃话这么多的人,没人和自己说话,也是憋屈的紧。

  “怎么样?”老吴看着我问道。

  “可以。”我回答。

  没有多说什么,老吴就去联系飞机,然后赶往长白山脉。

  一路飞机上气氛有点微妙,揭过不提,到达长白山地界后飞机不能朝里面飞行了,到时候没有降落地点,目前这个地点也是军队过去抢修出来的,也算是强行降落。降落的时候晃动还是很大,跟机的八大金刚死命按住棺材,才避免棺材倒地。

  下面路途艰难,而且还必须步行前往。

  “小哥,你说怎么办?”老吴问。

  “这样,我们四人不能少,抬棺的八大金刚肯定要去的,山中猛兽多,再带几名士兵,防卫猛兽吧,行不行?”我安排道。

  “行,那就这样定了,我去安排一下。”老吴说完就去和这里的负责人沟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