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走访打听,确定黄河里有一副透明棺材,但是没有明确的地点位置,当初的黑衣男子给的也是尸湾附近,黄河水这么深,一时不知如何下手。

  我们一行人,回到政府给我们安排的住所,让高肃去将淮老接来,商谈下一步事宜,淮老对黄河了解,可以给我提一些建议。

  “尸河的黑衣男子不是告诉你们透明棺材就在尸湾这里么?依我看,不如两头一堵,把水抽干,来个瓮中捉鳖怎么样?”高肃说。

  “不行,工程太大了,劳民伤财。”老吴反对。

  “还劳民伤财,你要知道,现在是非常时间,就要行非常之事,反正我觉得这个办法可行!”高肃依旧坚持。

  “这个是下下之策,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这样做。”我说道。

  “听高肃说,你们用人的骨灰引来尸煞,有没有可能用什么东西将透明棺材引来?”文龙在一边问道。

  听到文龙的方法我们都眼睛一亮,但是马上又摇头否决了,现在都不确定,这透明棺材是不是真的有灵,没灵肯定没有办法引,就算有灵,用什么引也不知道,只能否决。

  “从军方调来些蛙人,怎么样,在水底搜索?”小兰问。

  “呵呵,这个就更不可能了,不说黄河里的那些动物,和邪乎物件,就是黄河水你在水底也看不清一米开外,这个比抽干这一段黄河还不靠谱,就是自幼在黄河打鱼的人在不熟悉的水域也不敢下水。”淮老说道。

  “唉……那怎么弄?难道真的要抽干这一段的河水?”小兰叹道。

  “我说一句,你们带去我看看黄河这一段的地势,透明棺材,肯定是葬着达官显贵,找到这一块的几个风水宝地肯定能找到!”王教授在一边说道。

  “我说王教授,已经很明白了,棺材是在黄河里,不说土里,你看地势有什么用?”高肃在一旁说道。

  “黄河这边古时有水葬习俗,我自己也经手打捞了几具棺材,看看地势,谁说就是看土,我看水也行啊,别整这些玄乎了,你们安排几个人,带我去看看。你说你们小小年纪,怎么就整这些不符合逻辑的。老吴我不是说你啊……”王教授说完还特地和老吴打声招呼,看来老吴和王教授私下认识。

  我们被王教授说的愣住了,一时也没人接话,老吴看场面尴尬,只好叫了几个士兵,带王教授去勘探地形了。

  “上面为什么安排这人来?不是来捣乱么?”小兰气道。

  “我看,这个王老头,最后肯定会坏事!”高肃说道。

  “唉,也没办法,他和龙政委有交情,还和一些上面的人有交集,他听说透明棺材,觉得是个大发现,非要过来,说自己考古一生也没见过透明的棺材。”

  “王教授一生也为中国的考古做出不少贡献,所以上面的人也碍于他的面子,不好反对他来,你们多多包涵一下。”老吴解释道。

  “老吴,我们没事的,不知者不怪,淮老你别生气啊,现在很多人信科学,我们也不能强硬让人信这些是吧!”我打着圆场,其实淮老也没有生气。

  “王教授这人本身是好的,以前出国留过学,所以唯物主义。”

  “你说,上面都要组建我们零局了,这个王教授能和上面有交集,说明地位也不低,怎么就不知道这些呢?”文龙在一边问道。

  “一个明面一个暗面,毕竟这些和现在普遍的认知站在对立面,所以还是越少的人知道的越好!”老吴说道。

  被王教授这么一闹,这次的商谈只好作罢,最后决定明天去尸村看看情况。

  王教授可能一直和唯物主义的人打交道,科学观已经深入骨髓,老是听我们说这些邪乎事,所以才会爆发。

  我让高肃讲淮老送回去,小兰和文龙则是去准备一些干料和野外装备。

  而我则坐在椅子上抽着闷烟,苦想方法。

  “小哥,别多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老吴走道我旁边坐下说道。

  “老吴,你也知道,尸河那边情况紧急,时间不多啊。”

  “你知道么,现在我们的神经都绷得太紧了,也许放松一下并不是坏事。”

  5J酷\:匠。网+3正_h版首◇发Hd

  “说起来简单,怎么可能放松的下来。”

  “说说吧,你和小兰如何了?”

  “额……老吴你问这个做什么?”我大窘。

  “好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别别隐瞒了,我两也算过命的交情了,你跟我说说吧,从我们尸河出来,看你和小兰似乎有点心结。”

  “是有点心结,我担心我……”

  “你看不上小兰?小兰这个人有点倔,有点意气用事,这些我们都知道,当初龙政委讲她缀学来军中,也是想磨练磨练她的性子,她自幼娇生惯养,现在可比当初刚来军中好多了,你也要理解理解她。对了,小兰是龙政委的女儿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虽然你们没有提及,但是能看得出来。”

  “云墓,我也算看着小兰长大的,你到底喜不喜欢人家?”

  “唉……老吴,当初也是你带龙政委去的我家,我殉墓人一脉的枷锁,我想你也清楚。我有时也是身不由己。”

  “这么说你是喜欢?”

  我点点头承认,就像老吴说的,我两算是过命的交情,和老吴说也没什么。

  “好,你的枷锁我懂,龙政委自然也知道,看的出来他也没有反对,我问一句心里话,你想没想过脱离枷锁?”

  “嘘……”我给了老吴一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天。老吴点点头表示理解。

  “想过,但是这事我不能说,你懂的!”

  “好,小哥,不管是为了你,还是为了小兰,我都会帮你的,兄弟我有命在,你只要吱一声,我绝对没二话。”老吴拍拍我的肩膀说道。

  老吴能看懂我的心思,我很感动。并没有拒绝,是因为我真的需要帮忙。

  “好了不说这些,你别辜负了小兰就行。”

  “老吴,这么长时间了,你还不懂我么?”

  “好,我懂,我懂。”老吴笑道。

  一番谈话后,发现我的确轻松了不少,尽人事,听天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