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黄河魂引将死人
本章由 吥恛頭 在 2016-06-17 15:12:32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吥恛頭解封者

  淮老在村外的一个坟场里,这里乱糟糟立着大大小小的坟,也许只有坟中的这些死人,还日夜陪着这个尸村了吧。

  淮老一点一点的烧着纸钱,黑狗蹬在旁边。“大家都有,都别抢,这个是烧给婶子的,你再世的时候和叔吵个不停,下去就别吵了,吵了一辈子了,该歇歇了!”

  “这个是烧给王叔的,你孤家寡人一个,以后少喝点酒,别醉了又睡在哪个田埂上没人知道。”

  “这个给村长,这些年发生的事情,难为你了,以后享享福吧!”

  “老父亲,我又来了,我钱凑差不多了,等这次之后我去收养个孤儿,将手艺传下去。”

  我们没有打扰淮老,他现在沉寂在以前的岁月中,岁月蹉跎了他的脸庞,但是旧忆却犹如昨日。

  原来,淮老贪财不是因为他自己,他是想收养个孤儿传承手艺,现在祖辈们传下来的手艺真的需要如此才能传承?

  这其中又有多少无奈,黄河水鬼绝不是个列。

  “咦……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样,有什么发现?”淮老烧完纸看见我们站在身后,问道。

  “我们刚刚到,看你再烧纸钱,所以没有打扰。有点发现,我们先去找个落脚的地方再说。”我说道。

  这里可不太平,夜晚最好还是找个落脚点,我们几个大男人倒是无所谓,主要小兰不方便。

  “好,都去我家吧,我也有一段时间没来了。”淮老说完在前面带路,当年不是镇西边的小土屋,而是在尸村中的家。

  淮老在尸村中的家,砖墙灰瓦,倒是比镇上的要好很多。虽然灰尘遍布,但是家具还是整整齐齐,看来他每次回来都会在这落脚。

  简单打扫了一下,就可以了,毕竟不会常住,高肃和淮老回到船上将带的干粮都带了回来。

  晚上我们四人围坐在桌前,空气中还飘着一股煤油灯的味道,和我老家的煤油灯一个味。

  “淮老,村中那个老宅子是怎么回事你知道么?”

  “哦,你说那宅子啊,有点历史了,我爷爷再世的时候就有,听说是以前地主的。”

  “这宅子有古怪,你知道么?”

  “啊,这个还真的不知道,怎么你们看见什么?”淮老有点支支吾吾,看来他应该知道其中发生的事情。

  “老头,我们是来帮你破解村里的诅咒的,你要配合组织工作,看你样子你就知道,我提醒你一下,老宅子里的井!”高肃在旁边说道。

  “唉……你们知道了,但是这个宅子和我们村的诅咒有什么关系?”

  “淮老,不见得没关系,你说我们听听,也许能找到线索。”我说道。

  “哎……也罢,这段往事也是不光彩,以前的人都不在了,说给你们听听也无妨!”淮老叹道。

  这老宅子本是我们村的一位,大户人家,对乡里乡亲很是照顾。

  战乱时,还经常拿出口粮接济村民,大家也对他感激不尽。

  这户人家有一个闺女,叫李欣,大家都叫他欣儿。

  这闺女算是继承算的上我们村最有学问的人了,从小饱读诗书。我们村还有一个叫李峰的少年,一起长大,有了感情。

  几年后李峰回来,因为村里就他有学历,所以做了村长,李峰也和欣儿住在了一起,就差成婚。

  但是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文化大革命破四旧,如潮水般袭来,欣儿的父亲首当其冲,被当作地主批斗,而李峰就是当地的负责人。

  欣儿求李峰放过父亲,父亲求李峰以后好好对欣儿,欣儿他们家对李峰也是有再造之恩,李峰也是知恩图报之人。无奈,当时很多人都知道这层关系,如果李峰不批斗欣儿的父亲,那么他也会被牵连。

  最主要的是欣儿已有身孕,怕牵连她。

  最终李峰选择了批斗欣儿父亲,李峰本想先批斗等以后有机会在帮欣儿父亲翻案。

  酷kZ匠网正。"版首发

  但是欣儿父亲为了不连累李峰和欣儿,一头撞死在屋前石狮上。

  本以为大家以悲剧收场就结束了,但是事与愿违,欣儿自幼裹脚,当时人们基本都已经不裹脚了,只有一些大户人家的闺女才会裹脚,欣儿就是其中一员,当时裹脚也被认定为旧思想,旧风气。

  在村内还没有什么,因为村里人都知道欣儿和他父亲是好人,但是外人看见欣儿的脚总会指指点点。

  当时有人眼红李峰的位置,所以经常把欣儿推到风口浪尖。

  “黄河湾李村长有个裹脚的媳妇,他不配做村长。”

  “李村长媳妇就是撞死在家门前的地主之女。”

  “李峰当年也是被地主送去读书的。”

  等等言论都被放了出来,李峰气急,因为这些人所说的也是事实,无法申辩。

  最可怜的要数欣儿,自幼娇惯,上镇上买菜也会被故意抬高价格,事事不顺心。

  已有身孕的她只能在家种起菜来,娇生惯养的她受了多少苦,李峰也是看在眼里,终于李峰不再忍受,辞去村长之职,回到家里,却发现欣儿失踪了。

  李峰和村民一连找了几天也没有找到欣儿,最后只能作罢。

  匆匆过了一月,李峰心如死灰,但是噩耗还是传来。

  地主的宅子,发现了欣儿的尸身,以前欣儿失踪之时,也来过老宅来找,但是一直没有找到。

  这次是一个几个小孩跑去老宅玩,其中一个小孩,看见欣儿在井边朝他招手,他过去后发现井里的尸体。

  不多久村里的人都赶来了,本准备用床单将尸身包裹在吊上来,因为常年在黄河边,知道死去多时的人在水里早就浮肿腐烂,一遭到外力的破坏就会散落为一滩腐肉。

  所以用床单包裹起来,不管如何腐烂,腐肉怎么脱落也会被床单包裹住。

  但是没有用上,因为下去的老师傅说人像刚死一样,打捞上来之后大家都以为欣儿是刚刚跳井不久,但是我爷爷在旁边看见了只说了早已死去多时。

  当时破四旧,我爷爷不敢过于招摇,收手不做捞尸人,村里人也心知肚明我爷爷的本事。

  当时出了人命,红卫兵也来了,我爷爷没有多说什么,李峰早已泣不成声,先是欣儿父亲为了不连累他们撞门前石狮自杀,后面欣儿又跳井,一尸两命。

  本以为回来当上村长就会幸福的过安稳日子,但是却是一切灾难的开始。大笑无声,大悲无泪。

  我爷爷夜里赶去和李峰说了,欣儿必须要火化,已成尸煞,土葬等以后成气候恐怕无力回天。

  李峰知我爷爷非寻常人,信了我爷爷的话。第二天李峰像没事人一样,开始准备柴火,大家都敬佩他是条汉子,这么大的苦难,他也能挺住。下午李峰在尸湾将欣儿尸身火化。后把骨灰都撒进黄河。

  李峰将欣儿骨灰撒进黄河之后就在河岸边坐着,愣愣的看着黄河,最后他将村民支开,说让他陪欣儿最后一程。

  第二天人们在尸湾发现了李峰的尸体。

  黄河自古长流,见证了多少人间苦难。

  事后我爷爷也清查了一下,发现没有什么祸端留下,只有老宅那口井常年阴气盘绕,但是没有发现什么,所以我爷爷也就没有去理会这口井。

  本以为这口井有古怪,没想到牵扯出了这样一段故事,也是让人无奈。

  “你们说,这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会与诅咒有联系?”

  “听你这么说,过去这么长时间,可能使我们多虑了,但是世事无常,谁能确定呢?”

  “你们还是看看其他方面有没有线索吧。”

  “行,明天我们去看看黄河尸湾,看看那边有没有发现!”

  “墓哥,你们别多想了,我可能知道怎么回事了!”

  “哦,怎么说?”我很诧异,高肃居然知道?

  “小伙子,说来听听。”淮老也差异这个不懂礼貌的家伙这么厉害。

  “我先问你,当年龙虎山那个老道士来的时候你们有没有告诉他这段故事?”

  “嗯,告诉了,和你们一样,一来就发现那口井不寻常。”

  “那就难管了,我说龙虎山道士道行应该没有这么浅,他肯定知道怎么回事,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破解。”

  “龙虎山道士很厉害么?”小兰问。

  “反正不简单就是。”

  “龙虎山,我在家里的古籍也看过这个门派!”

  “其实,这个诅咒还是尸煞,只是另一种形态出现罢了,老头我告诉你,估计你爷爷当年也发现了。”

  “怎么可能,我爷爷要是知道肯定破解了。”

  “这诅咒我可以肯定就是这个叫欣儿还有李峰形成的。”

  “哦,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当年那道士,我认识。”

  “你继续吹,当年那道士就是老人了,你认识,那他要活多大岁数?”

  “嘿嘿,你别不信,那道士现在还活着,说不定现在还在和我师傅在兰陵下棋呢。”

  在高肃的一番话下,我觉得告诉说的应该是真,那道士和高肃的师傅是旧识,当年都是那个组织的人。这次国家组建零局,首先就找到那位道士和高肃的师傅,但是他们都不愿意下山,最后让本身就在军队中的徒弟们加入零局。

  那道士来有一次和高肃师傅下棋的时候提起过在黄河遇见这种尸煞,灭之不忍,不灭祸害人间,最后那道士还是没有下杀手,只是让村里的人搬迁走。高肃因为顽皮被师傅发在旁边登马步,所以都听下来了。

  因果循环,最后还是被高肃遇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旧墨新笔 说:

Ps:喜欢的朋友不管好坏留个书评,建议一下,让我做的更好,谢谢。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