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老陷入沉思,像是在计算其中的得与失,我们也不说话,等着他的决定。

  “好……我可以帮你们,但是我不会出手,只会给你们建议,钱必须加到一万!”淮老一拍桌子决定道。

  “咦……我说老头,你也太黑了吧,直接提了一倍,还什么事情都不办,只给建议。”高肃也一拍桌子大声道。

  那时候,万元户可算得上富豪了啊,不怪高肃会震惊,我从小到大家里的钱都没超过一百。

  “你别说我黑,你们再晚来两年,你给我一百万我也不会去,我今年五十八,尸村那边的诅咒你也知道,你们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淮老气着说道。

  “淮老不是这个意思……”我急忙上去打圆场。

  “你叫云墓是吧,我知道你不简单,但是命就一条,我要你们一万,等于拿命再给你们拼,你们也别说了,我不去了,你们另寻他人吧!”淮老也不多说,站起来,就要送客。

  我赶忙看向小兰,这些钱什么都要小兰来决定,她毕竟代表军方。

  “好,答应你,你带你们找到透明棺材为止!”小兰说道。

  “小姑娘,我现在不是要钱,我是不愿意去了,各位赶紧去找其他人吧!”

  “我说老头,你也别太有个性吧,都答应你了,你现在又不干了?”高肃在旁边气哄哄的说道。

  “淮老,你指个路,怎么样你才能答应!”我知道这个老人不简单,我们所做之事都不是寻常人能做的,所以像淮老这样的水鬼绝对是首要人选。不管如何也要让他帮我们。

  “好,我就说条路。黄河水里黄泉魂,黄河魂引将死人,这句话你们听过话,我答应帮你们,你们解了尸村的诅咒。”淮老道。

  “好,一万块钱,加解了你们尸村的诅咒,你帮我们找透明棺材!”我一拍桌子定了下来。

  我看淮老肯定一开始就看出了我们不是寻常人,一步步引我们上钩,然后让我们将尸村的诅咒解去。不过这个就算淮老不说,力所能及我也会帮一把的。

  接下来就谈了一些细节上的事情,淮老问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我们还要等老吴那边消息,所以一时三刻也走不了。

  最后顶在后天出发,时间不等人,淮老这边也需要准备一下,说他要把捞上来的几具尸体解决一下,我们也回到镇上准备一下。

  回到镇上,小兰现实调集了军队,沿着黄河地毯搜索,看看能不能找到透明棺材的线索。

  我和高肃则是赶到县里,看看当地的县志,有没有这方面的记载。(县志,就是记载当地历史,一些发生的事情。)

  我和高肃翻看一个下午,也没有找到关于透明棺材的记载,不过关于黄河的怪事倒是看到不少。

  时间不详,一夜暴雨后,河面飘满了尸体,不知何处而来,顺着河水逆流而上,最终进入岸边的一个山洞里面。有人见尸体下方有黑影,像蛇,百米开外。似走蛟!

  时间不详,河面一艘船只突然不能移动,如船在陆地上一样。不管前后左右都不能移动。最后朝河里扔进一名女子才驶离。传闻这是黄河里的冤魂在朝船要人。

  时间不详,黄河一个支流突然一夜干枯,河床留下一只十丈长的青色怪鱼,满口獠牙,鱼鳞刀砍而不破。入夜涨水退走。

  …………………………

  还有很多怪事,就不一一细说了。回到镇上小兰已经把军队都安排出去了。

  还有一件事情差点忘了,我们找到当地的工作人员,让他们留意最近死去的少女,一定要未破身的。

  当初在尸河那黑衣男子就说了,把透明棺材里的尸体拿出来之后,一定要放进去一具尸体,不然会有变故。

  夜里,小兰联系上老吴,老吴说那边遇到了麻烦,一时半会解决不了。所以我们决定不等老吴他们来,我们先去尸村。

  第二天一早我们赶到淮老那,淮老正在将河里的尸体拖上来,依淮老的意思就是,黄河水鬼的规矩,既然把人家捞上来了,就不能再放回河里,没有人来认领,自己也要给他安葬。

  在我们的帮助下,淮老将尸体全部都简易的火化了,然后都埋在屋后的一个小土坡上面。

  现在我们是终于体会黄河水鬼的不好做,尸臭味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

  淮老也不耽搁,到竹竿那把黑狗带上,我们一行四人在加一条狗就出发了。

  走的水路,淮老说,镇上到尸村的路很多年没人走了,现在早就没了。

  “墓哥,你说我们听了这么多稀罕事,我们能不能碰上?”高肃问。

  “小伙子,别瞎说,真碰上了你就知道了,还有别口出不敬,黄河龙王可是能听到的!”

  “我说老头,有你说的那么邪乎么?”

  “呵呵……”淮老只是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突然,站在船头的黑狗对着河里叫个不停。我们顺着狗叫的方向看了过去,河面上正飘着一具尸体,分不清男女,早已杯水泡的肿胀。

  “哎……晦气啊,碰上个大头鬼!”淮老叹息。

  “哦,怎么说?”高肃问。

  大头鬼是我对这些泡的发胀尸体的称呼,就怕遇到这,捞上来就算家人来也辨认不出来。

  淮老小心翼翼驾船行驶到尸体附近,然后用手在尸体上面一点,尸体就发出“呲呲……”声,然后沉入水底。

  “淮老,你这样是作甚?”高肃问。

  “有个成语叫暴尸荒野,尸体被暴漏在阳光下死者灵魂也要饱受风吹日晒之苦,可谓极刑,既然碰到了不能帮他入土为安,也别让他暴尸荒野。”淮老低声说道。

  黄河水鬼对尸体是很尊敬的。这淮老除了贪财,其他还是相当道义的。

  “淮老,你还经常回尸村么?”小兰问道。

  “一年回个几次吧,那边不太平!”

  “哦,那村中听说还有几人?”

  “没了。去年就没了!”

  “都是那个原因?”

  淮老点点头没有多说。

  中午我们到达尸村,一个村庄,比我们来的城镇也不遑多让,可见曾经的繁华,但繁华终究落幕了。

  淮老看着尸村叹了一口气。就连黑狗也低着头,不再摇尾巴了。

  “淮老,我们先看看,不能保证,力所能及一定将尸村的诅咒解去!”我郑重说道。

  “小兄弟,你们去吧,我先去给一些人烧点纸钱。”说完淮老抱着一捆黄纸走了。

  “墓哥,你说这到底是什么在作祟?”高肃问道。

  “不知道,但是肯定不是诅咒什么,别的都有可能!”

  “我感觉是不是这个村以前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我一进来浑身都不自在,我体质阴,对这个感觉很准!”高肃看着我说道。

  “现在别说这些,我们分头去看看,高肃你一个人去,小兰跟着我。”现在只能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行,那我去了!”说完高肃就去查看了。

  '酷:I匠¤Q网唯一正版(,¤其\A他◇O都是盗“r版s=

  我则带着小兰慢慢找了起来,偌大的村庄,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唯一不同就是没有人烟,荒草丛生。

  “墓哥……小兰,来这边!”高肃的喊声从远处传来。

  我和小兰对视一眼,可能有发现,我们跑了过去。

  高肃叫我们过来的原因,是因为这里有一间大宅,看风格应该是清代的建筑,和周围有点格格不入,门前的石狮子也已经有点破碎了。

  “我感觉,你宅子里给我的感觉很不好,也许有可能就是这里面的原因!”高肃对我说道。

  我和小兰走道近前,小兰是普通人,没有什么感觉,但是我也有一点点感觉,这宅子里估计不简单,我看了看身上的木剑没有任何反应。

  “小兰,你和高肃在外面等我,我进去看看。”我对着小兰和高肃说道。

  “墓哥,我进去吧,你们在外面,不过我一喊,你就要来救我,行不行?”高肃义正言辞对我说道。

  “别闹了,你和小兰在这等着,注意一点淮老,看见他就让他过来!”

  “你小心……”小兰看着我说道。

  我点点头,轻轻推开大门走了进去,门上的锁早就脱落。

  宅子里荒草从生,有股阴森的感觉,我拿出木剑,小心查看起来。

  宅子里的屋子我都查看了一遍没有任何发现,不对啊,这种感觉错不了,这宅子肯定有问题。

  我小心退出来,怕小兰他们担心。

  “怎么样,有没有发现?”高肃上前问。

  “没有,但是感觉错不了,宅子里应该有事。”我回答。

  “算了,我进去一趟看看,我体质阴。只要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里面,我肯定能找到!”

  “好,你小心点。”我没有阻拦,因为听政委说,既然能进零局,都应该有几手,我也就放他去了。

  没多久,高肃就退出来了,脸色有点奇怪。

  “怎么样?”

  “找到了,在一口井里,但是我看了看没有不干净的东西,反正源头肯定是这口井。”高肃点点头说道。

  “要不墓哥你进去看看?”

  “不去了,这宅子肯定有古怪,说不定诅咒就和这个宅子有关,我们先找到淮老,问问这个宅子情况再说。”我觉得先不去,既然高肃没发现,问问淮老也许能知道为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