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黄河水里黄泉魂,黄河魂引将死人,这句话就传开了,大家都知道黄河尸湾那里有一个魂,引人跳河寻死。

  工作人员和我们介绍的时候也是一脸惊恐的模样,显然他也非常惧怕这个地方。

  我们询问能不能找人带我们前往这个尸村的时候,本来认路的就不多,认识路的人一听要去尸村,那是打死也不去。

  最后镇上一个卖鱼的老人告诉我们,他年轻的时候经常去尸村收鱼,来镇上卖,所以对村里的人都认识一二,镇西头有一个水鬼,就是以前尸村的人,让我们过去找他。

  水鬼就是黄河捞尸人,当地人普遍叫他们为水鬼,因为他们经常和死尸打交道,尸村本来就有很多水鬼,专门帮人捞尸,等人认领。

  现在尸村人都散了,当年的水鬼也不知道身在何方了。不过还好,这里遇见一个,也许能带我们前去。

  我们按照卖鱼老人的指示,朝着镇的西头走去。一直出了镇也没有看见所谓的黄河水鬼。

  “墓哥,你说是不是那老头忽悠我们呢?”高肃不高兴的问。

  “我们也没得罪他,他有必要忽悠我们么?再说,如果真的忽悠我们,他就不怕我们回去砸了他的摊子?”小兰替我回答了。我点头表示赞同小兰的说法。

  我们一直朝西边走,就在高肃的抱怨声中,还有我自己都有点换衣卖鱼老人忽悠我们的时候,终于看到了。

  前面一个很破旧的小土屋,土屋的周围被篱笆为了起来,一切都很普通,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屋前立着一根很高的竹竿,竹竿上面挂了一块黑布,竹竿下面拴着一只黑狗。普通人家肯定不会这样做。

  “待会进去的时候,千万别得罪他,他熟悉黄河,我们要找透明棺材也要他的帮忙。”我和高肃说。

  “墓哥,你放心,我绝对不乱说话。”高肃一脸严肃的回答。

  “有人么?”走到屋的近前,小兰向前喊了几声。

  “汪汪……”没人回答,黑狗倒是叫个不停。

  一连叫了几声,小土屋里才慢慢走出来一个老人,身体消瘦,一脸络腮胡,但是双眼却很有神。我对狗看了一眼,黑狗就不叫了。

  “尸体在河边,你们自己去看看,可有要找的。”老人指了指湖边说道。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湖边有九根大红漆的木桩,其中有两三根上面拴着麻绳,可能有这个水鬼刚捞上来的尸体。

  “老师傅,你误会了,我们不是来认尸体的,我们是来找你帮忙的!”我上前说道。

  “哦……你们家谁淹死了?”老人回答。

  “额……不是,我们是听说你是以前黄河湾村的人,我们想让你带我们去那。”

  酷UN匠网正版首hA发,#

  “尸村……不去,你们走吧!”

  “老师傅,我们是政府的人,到那边办点事情,不认路,所以想请你帮帮忙!”小兰看老人要回屋赶紧上前解释。

  “小姑娘你们别费口水了,那边发生的事情别说你们不知道?我是不会去的,你们找其他人吧!”

  “老师傅,老师傅……”老人没有理我们直接回屋。

  “老头,给你一千块钱报酬,怎么样?带我们去。”高肃看我和小兰没劝动老人,大声喊道。

  我和小兰都看着高肃,有气说不出来。刚才才和高肃说完,到时候别乱说话,还要请捞尸人帮忙找透明棺材,现在高肃彻底激怒他,后期我们……

  额……出乎我所料的时候,老人已经关上的门又打开来,老人声音从屋里传出来:“好,还是这位小兄弟上道,来屋里说说!”

  我和小兰对视一眼,苦笑不已……

  高肃抬着头,背着手,大步走向屋子,我和小兰则跟在他身后。

  “不知道老师傅名讳?”一进屋高肃就拱手问道。

  “老头我姓余单名一个淮。”老人回答。

  “哦……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高肃,字长恭,这个叫云墓,这个叫龙小兰,你老称呼我们名字就行了!”高肃顺带连我们一起介绍了,也好,这个老人看起来还是让高肃和他打交道为好。

  一番介绍介绍之后,我们就闲聊起来,不得不说,高肃的确是一个谈判专家,他不先说我们的目的,先是跟淮老聊起来当水鬼的邪乎事,以便于让我们知道,这老人到底是普通老人,还是真有两把刷子的黄河水鬼。

  谈到当水鬼这些年遇到的邪乎事,淮老的话甲子一下子就打开了。

  说出来怕你们不相信,像传说中的黄河龙王,和黄河娘娘是真的存在的。这些说大了你们不信,我说说我遇上的邪乎事。

  我家从我爷爷开始当水鬼,到我父亲到我,一直都在当黄河水鬼。当年尸村还在的时候,尸湾经常会被水流带来很多尸体,我家捞尸也赚了不少,村里的人看了眼红,也捞尸,但是其中的一些禁忌他们不懂,一连死了好几个人。

  我爷爷看不下去,教了村里一些人简单的捞尸诀窍。

  后来你们知道尸村出了那档子事情,人也就散了,本来那些捞尸人也只是捞尸体,我家是真正的黄河水鬼,所以他们散了我却放不下,我父亲死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让我把这门手艺传下去,我也就没离开这里。唉……

  到现在也没人愿意学,眼看着我也老了……

  说到这里淮老有点伤感,小兰也忍不住问怎么不让自己孩子们学?

  还不是尸村那档子事情害的,别人都背井离乡,我没走远,大家都知道我,别人都说我们被黄河魂下了诅咒,谁跟尸村的人,谁就会被下诅咒,所以我也就一直单身。

  不说这些扫兴的事情,我出来后,没法生活,有重新做起了水鬼。

  黄河里什么最可怕?不是这些冤魂野鬼,而是河里面的动物。

  我当这么多年水鬼,看过太多的邪乎事。我刚做水鬼那一年,天蒙蒙亮,我刚到尸湾,在垃圾中找人的尸体,隔着老远就听见“咯吱……咯吱……”

  开始没觉得什么,船驶到近处我才看见一条差不多五六米长的鲢鱼在啃噬尸体,咬到骨头,发出的咯吱咯吱声。当时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大的鱼,以前虽然听父亲和爷爷说过,河里有大鱼。但是亲眼看见还是吓个不轻。我就赶忙驾船回家了。

  以后几十年里我看到和解放大卡车一样大的王八,十几米长的大鲤鱼。这些东西都成精了,他们要想害你,只要轻轻一撞,就可以把船撞翻,我每次碰到这些都会烧香磕头,他们也有灵性,不会胡乱害人。

  爷爷当年你和我说,黄河有一年夏天,突然决堤,那个缺口被两只大王八堵住了,等水势慢慢退去,那两只大王八才慢慢退回深水出,当地人往河里烧纸钱,说是黄河娘娘不忍百姓遭殃,派了两只王八来压水。

  我捞尸的时候,经常碰到尸体捞不上来,我船刚驶到尸体附近,尸体就自己飘远了,但是当时无风无浪的。碰上这个尸体我也是不捞的。

  有的尸体它会跟着你的船,不管你怎么跑,它就在你船后飘着,你去捞它的时候,它一下子就沉到水底去了。你走它就浮上来跟着你,碰上这个就是它有遗愿未了。还必须帮他了却遗愿,它才不缠着你。你们说邪不邪乎?

  还有最出名的就要数黄河中的死倒,黄河水都是浑浊不堪的,但是有的时候却清澈见底。你要是坐船在船上装上大运的话,可以看见水底有一行人的脚印,要是运道不好的话还能看见水底站着一个人,随着水流左右晃动。

  有的时候在干涸的河床中,你也能清晰的脚印,一步步走向最深处,走到头后会转一个方向继续走,就像是在水下散步一般。据说,这些黄河上的横死人,怨气太深,迟迟不肯离去,非要等害死其他人才肯倒下。

  爷爷还在世说过这死倒邪乎的很,不能捞。以前有个女人淹死了,形成了死倒,她的家人央求半天我也没有捞,要是捞上来不但我倒霉,她的家人也会横死。

  听淮老说了这么多,我们对黄河又有了一个重新的了解。古老的黄河,其中还是有很多不详的。

  “对了,光顾着我说了,你们要去尸村做什么?”淮老问道。

  “去寻一具尸体,别人指了位置,就在尸湾这里!”我回答。

  “什么尸体?我屋前就有几具,你们看看有没有你要找的?”

  “肯定不在!”

  “哦……为何?”

  “因为这具尸体在一个透明棺材里!”

  “什么……你确定是透明棺材?”淮老一下子站了起来,大惊失色道。

  “怎么,这棺材不寻常?”

  “不去,不去……”淮老道。

  “我说老头,我们之前不是说好的么,给你一千块钱,带我们去尸村么?”高肃在旁边说道。

  “之前我是不知道你们要做什么。”

  “淮老……来寻透明棺材也是无奈之举,当中的尸体对我们来说的确有大用,这尸体我们带不会去,可能很多百姓背井离乡,你也了解背井离乡的痛苦,你老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让你白忙活,当时候给你五千,你帮帮我们,毕竟你对黄河了解!”我也知道这个老人比较看重钱,所以也就挑明了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