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政委他们早就在外围等待,此时看我走出来,龙政委一脸焦急走来:“怎么样?”

  “可保几年内无恙,但是以后这意外希望你这边要注意了,再出意外,我想就无力回天了!”外国异能人士的捣乱,导致石磨差点破碎,我其实非常生气。

  “小哥,你放心,我马上托安全部门的人抽掉一些零局的人来!”龙政委一脸愧疚。

  我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好了,大家先去吃饭!”龙政委招呼大家前去吃饭。

  “赞同!”高肃附议。

  “现在龙脉重器的位置找到了,但是要先去黄河找到那具尸体,尸体需要千年鬼槐做的棺材运送。把尸体送到尸陵,帮助那张先生镇压了判官后,他让尸主吸收了龙珠的尸气,然后送给你们带回来,然后借助龙脉重器,镇压这护陵人!”

  饭桌上老吴将目前的情况捋了一遍。尸陵就是那座地下尸河的尸城。进城门的时候门牌上面有尸陵二字。

  “什么尸体这么厉害?”高肃一边吃一边含糊的问道。

  “这尸不简单。”我叹道。

  “墓哥,你别担心,不管什么尸,到我面前,我让他跪着他就得跪着!”高肃说完还一脸得意的扬了扬头。

  “哦,真的?”老吴问。

  “当然,我跟你说……”

  “好了,师兄,别说了!”文龙在旁边拉了拉高肃的衣角,怕他出丑。

  “好,不说,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高肃一副我真的如此的样子。

  高肃有一手我是知道的,比如上次抬石磨他一点事情都没有,说明他异于常人。但是说让尸体跪就跪,呵呵,我很想他在舞阳面前说这些会有什么反应。说这道不由的我有些出神,那副绝颜。

  “好了,别争论了。现在虽然时间不是多紧张了,但是也是危难重重。”龙政委挥手示意安静。

  “不,很紧张,尸陵那边时间比我们这边紧张的多!”我说道。

  “是的,张先生说他也不知能坚持到几时,让我们尽快。”老吴也说道。

  “哦,这样啊。”

  “我们准备下午就出发。”

  “其实,还有一件事情。上次你们出去的时候,小哥不是不愿意带太多人么,我也知道是因为你担心普通人太脆弱,不值得。这次高肃和赵文龙都是零局里面人,应该能帮到你。还有老吴上次在尸河里面丢了一条手臂。”说完龙政委还拍了拍老吴肩膀。

  “所以这次我希望老吴就别去了,他为国家付出了大半生,也够了。小哥你怎么看?”龙政委问我。

  “嗯,可以!”我答道。我也觉得老吴可以别去了,毕竟少了一条手臂,什么事情都不方便。何况我们是在刀尖上面走路,随时身死。

  “不行!”老吴站起来反对。

  “政委你……我们昨晚不是说好了么?”老吴一脸焦急的看着龙政委说道。

  “老吴,你怎么就不明白,我要为你安全着想,你去了也会拖累小哥他们!”龙政委说道。

  “这么多年了,政委,我是什么人你不了解?”

  “就是太了解,所以才不让你去!”

  龙政委和老吴的关系很浓,大家都知道,但是看他们一言一语的争论也着实头大,老吴的确不便。我也想老吴别去了,但是老吴这个人虽然平时很随和的一个人,但是一些事情上爱钻牛角尖。

  “政委,我不想多说什么,这次让我去吧,回来后,我就告老还乡了,这么多年我也累了!

  ”老吴对着龙政委说。

  “老吴你又何必呢?”龙政委摇头叹道。

  最好商定,老吴还是于我们一同启程,老吴答应只和小兰做一些善后的工作。

  “那尸体我们知道在黄河,但是,千年鬼槐我们还没有找到在什么地方!”我说。

  “昨晚老吴和我说了,我就已经安排人寻找了。下午你们先别走,估计下午就有消息了。”

  “那行,我们明天上午走,看看你这边有没有线索!”正好,我也要回家取出老梨树下的药丸。

  吃过饭,我就让小兰安排人送我回家了,本来小兰他们也要跟来,但是我婉拒了。

  回到家,我一时有点不知所措。真不知做些什么好,以前还有菜地可以翻弄。没有办法还是去看书吧。顺便找找有没有什么阴物,能够中和无根之水。

  不知不觉已到中午,此时才发现,没有东西可以作为午饭,当时走的时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忘了带一些食物上来。

  我来到菜园,有点欲哭无泪,真的一点菜都没有。

  我来到梨树下,树干早已布满裂纹。我用手慢慢摩擦它的树干,这棵梨树和石磨一样,也是见证着这一脉的生死沧桑。

  没有太多感慨,到屋前拿起铁锹就挖了起来,祖上没有说准确位置,只能围着梨树慢慢挖。刚好把梨树周围挖了一个遍,终于挖出来一个小石盒子,应该是它没错。

  我把石盒抱上来,然后又把土添了回去。我打开石盒,里面一个小玉平,上面被木塞塞住了,这药效会不会流失啊?

  不管了,我拿着玉瓶回到家,找点水,就把玉瓶里的小药丸服了下去,很苦,有点屎臭味。差点又呕出来,赶紧喝点水强行咽了下去。

  做完这一切我已累的有点虚脱,肚子也不争气的响了几声。

  我也不知道这药丸究竟有没有用处,但是我相信先祖不会骗我。服下没有任何异样,只是口中还残留苦涩和臭味。

  就在我考虑要不要下山去找些吃的的时候,小兰来了,带了食物。

  我也没有废话,吃了起来。只要我真的脱离祖陵,小兰我一定不负她。但是现在还是保持一点距离为好,万一失败,也不会耽误了她。

  很沉默,小兰也在旁边看着我吃,不说话。心想,就如此这样,也挺好。

  饭总会吃完,沉默也将打破。我摸了摸鼻子说:“谢谢你。”

  “不用,我是怕你饿坏了,明天不好上路!”

  “唉……你还在生气?”

  “没有,你多想了!”

  我拿出香烟,点燃一支。

  “小兰,你说,把护陵人重新的打入轮回后你会做什么?”

  “要么继续留在军中,要么去国外留学。”小兰其实还有一个声音,陪你守着祖陵,但是我一再拒绝她,她也不愿说出来,徒增伤感。

  “哦,你能不能别去国外?”我脱离祖陵之后,小兰如果还在国内,我能找她,但是在国外,我又如何去找?

  “为什么?”

  “祖辈传下来的东西,已经够你学了,还去国外做什么?”我不知道怎么说,只能找到这个借口希望小兰别去国外。

  “既然你被祖陵牵绊,你事后还会回这里?”小兰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嗯,不过护陵人之后,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传宗接代么?”小兰问。

  “额……不是这个。”

  “不是这个还能是什么?你们这一脉不是只能出去一年么?”

  “我有点特殊,能多出去一段时间,所以我需要为自己这一脉做些事情!”

  “什么事情?”

  “不能说,但是要去搏一把。”

  “好,既然你不能多说,我也不问,我们也是为了这方百姓走道一起,事后,也会各奔东西,若无意外,难有交集,不管你去做什么,要保护好自己!”小兰说的有些柔弱,我能看见她的眼眶泛红。不知为何,我也是鼻头一酸。

  “小兰,你心意我能明白,希望能你理解我的苦衷。”我别过头说道。

  “明白又如何?终究只能分隔两岸。”

  “小兰,不管如何,等我两年如何?”我想还是告诉小兰,小兰待我不薄,我也要给彼此一点曙光,不管成与不成,试过才知道。

  “好,虽然不知道为何让我等两年,但是应该和你将要做的事情有关。两年,我龙小兰等得起!”小兰听到我这么说也有点激动,不管如何,此时最起码有点苗头。

  更。新最“#快%(上《:酷匠m网?{

  呵呵……我笑着看着小兰,此时也算打开了心扉,小兰被我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别过头去说:“政委说千年鬼槐找到了,在四川的一个木材商人手中,但是他不愿意卖。”

  “哦,为何?”我也收起心思,问道。

  “我也了解不深,四川那边传来的照片,老吴和文龙他们看了后确定是鬼槐,看体积应该有千年的级别,符合要求,但是那商人不愿卖给政府。”

  “不管出多少钱都不卖?”

  “是的!”

  “可能有人告诉他鬼槐的特性了!”

  “鬼槐的特性是什么?”

  “可保尸体不腐,易尸变,传闻,鬼槐做的棺材,尸体在里面只要能达到一定时间就会尸变,而且最主要的是能保留生前的意识!”

  “啊,那不就等于另一种方式活着么?”

  “是的,可能那商人知道了此中玄奥,不愿意出售!事不宜迟,我们先去和老吴他们汇合,商量一下对策。”

  “好……”

  也不拖拉,我和小兰直接赶往老吴他们那里。

  “咦……刚才没留意,这梨树怎么土都被翻动了?”小兰看见我之前挖药丸地方狐疑的问我。

  “哦……小时候听父亲说这梨树没死绝,多给它翻翻土,也许能活!”我只能胡乱编个理由。

  “真的?”

  “嗯,是的!”我摸摸鼻子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