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过僵尸,鬼,魂,但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亲人,的确有一种大悲大哀的感受。我等了一会,先祖不曾说话。我才慢慢抬起头,看了过去,发现先祖也在微笑的看着我。

  “先祖,您有什么话要和不肖子孙说?”我恭敬道。

  谁知明朝先祖还是不说话,微笑着看着我。

  慢慢我的头皮也有点发麻的感觉,在神秘的祖陵内部,看见自己祖先的灵魂,微笑的看着我不说话,还真的有点心悸。我细细感受木剑与玉观音,他们也没有任何异动。

  就在我狐疑要不要站起来的时候,先祖说话了:“我不知你是我的第几代后人,你点燃的是引魂灯,招来的只是我的一缕残魂,没有办法和你对话,你就听我说完就好!”

  残魂,原来没有办法沟通。

  我心中也是着实惊了一下,明朝这位先祖着实了不得,这残魂肯定是故意留的。既然说了没有办法沟通,我就跪着不说话,静静听先祖说什么。我其实心里在想,护陵人被发现我要下山找龙脉重器,我到石洞祭祖,这位先祖的棺木发光引我过去送我木剑与玉观音。而这次会不会也是送我解救之法?

  “少年时,意外得到《二十四章经》这秘法,本以为可以为民除害,肆意江湖。但是却迷上酒色。但是自己深知杀生的因果,所以退而开始盗墓换取钱财,到中年时已经是当时出名的盗墓能手。”

  “不说富甲一方,也算少有的大户。有了孩子后,我突然发现要对自己的后世负责,盗墓太伤天和,从此不再下墓,广结善缘,为自己后世积点德。”

  “朝廷昏君听信小人谗言,相信祖陵内部有传说中的不老药,服食后可长生不老,集天下大运与己身。朝廷颁发圣旨光邀天下能人前往祖陵发掘。”

  “朝野上下,朝廷内外不知多少反对之声,但是昏君一意孤行,冒天下大不为,一心发掘!我当年盗墓闯下的名声,此时也为我带来了恶果。没多久朝廷就派人前来招安我,但是我深知祖陵的厉害,不愿前去。朝廷见我意坚决,就抓起我亲人相逼!”

  “因果在我,我不能了然离去,不得已,前往祖陵,浩浩荡荡一行人,刚赶到祖陵,还来不及动土,周围就冒出来无数英魂杀来,刀枪不入。我用秘法隐藏起来。屠杀之后,我赶回朝廷。我们被屠杀当夜,昏君梦到山河破碎,皇室绝代。梦到一个白发老人,自称祖陵使者,警告自己,再起歹意梦就是现实。昏君本以为只是噩梦,但是看见我孤身回来。与我争执一夜,才相信梦见的是真的。第二天举国祭祖,想要祖先庇护自己。但是我知道昏君不可能活的长久!”

  “我接回亲人到家,夜晚也梦见一个白发老人,责令我前往祖陵,殉后世百代。不得已,散尽家业前往祖陵!”

  “一人因,一人果。我后世百代都要苟活在此,我心不安。我托之前关系,当世教派,研究五年后派人前来祖陵,带来我之一脉脱离祖陵之法!我自知自身无望,留下这缕残魂静等后人。但是其中牵扯太大,非常人所为,我留下石磨,等石磨等到合适的人之后,会指引他前来祖陵,与我相见,这个人就是你!”

  “你要找到无根之水,这水极阴生阳,乃天下至阳之物,可以帮助我这一脉脱离祖陵,但是就是因为他乃是至阳之物,所以需要多种阴物中和。你要自己去寻。这木箱中有一木剑和玉观音,能祝你一臂之力!还有,你一日不脱离祖陵,一日不要从你口中说出脱离祖陵四字,祝你成功!”说完这缕残魂就慢慢消散了,如之前一样,对着我微笑。

  木剑和玉观音不已经在我之手了么?为什么先祖说在木箱之中?那烛台也慢慢熄灭了。我重新在叩了九个响头。先祖是过对错,我不想多论,但是脱离祖陵一直是我心中所想,不管如何也要拼上一把,为了自己,为了这一脉能像人一样活着。我心中还有一个小小的声音,为了能和小兰在一起。

  我打开木箱,果然,里面空空如也。不过有一个泛黄的信封,我小心拿起。我打量一下四周,听先祖说完这些,我心虽然激动不已,但是我还是强制自己保持冷静,因为现在身在祖陵。周围没有其他什么东西,只有那两扇石门,给我感觉很不好。老物件也只有这个烛台了。算了,我拿起烛台和信封,慢慢退回小道,朝外面退去。

  昆仑那位老者,没有进祖陵,都差点身死,我都进去了,到现在还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也许是因为我殉墓人的关系,也许是因为有先祖的庇护。而木剑和玉观音在先祖棺木中,可能是因为这残魂是身前所留,如棺壁上说的算到后辈会出事,所以又前往祖陵把木剑和玉观音带出来。

  一路退了出来,来到地面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我真的进去祖陵了?手上的烛台和信笺告诉我真的进去了。

  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我站在祖陵前,一动不动,思量很多事情。下山不也是为了寻找脱离祖陵之法么?就算第一站前往昆仑也有我的私心,希望能从这顶尖教派寻到办法,但是看见云伯和子然,我实在无心问起。

  我低头看着手中的这信笺,四个字“云氏亲启”。我拆开信笺,拿出泛黄的信纸。

  “一日不脱离祖陵,一日不要说出脱离祖陵四字。切记,切记……”信的开头又一次强调不能亲口说出脱离祖陵,看来其中有大忌讳。

  “我立下规矩,一生只可外出一年娶妻生子,是因为达到期限后,会出现不详。祖陵里面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我只能知道祖陵是有意识的。秦始皇陵也只是表相,我余生观察发现,祖陵内部可能牵扯地府。”

  “你居住之地应该有一株老梨树。树下埋着一颗药丸,你服下可暂时脱离祖陵的枷锁,但是要尽快,我也不知时限是多少,他能让你天命暂时消失。寻到无根之水,让我之一脉彻底解脱!”

  石磨,木剑玉观音,到梨树下的药丸都是祖上留的后手。我发现,似乎变为一个正常人,也不再是空想了!

  天色大明,我也不在犹豫,赶回茅屋。老远就看见小兰在梨树下张望,我的心不自主的一暖,有家就是这个感觉么?

  小兰看见我的身影,轻哼一声转身回屋,看来还在生气。

  文龙还在看书,高肃爬在桌子上睡觉,小兰赌气别过头不看我。呵呵……活着,真好。

  “咳咳……”我想引起他们的注意,谁知道,高肃继续睡,文龙继续看书,我转头看到小兰,小兰还是不理我。

  “咳咳……”在来一声强调一下。

  “你说你一大清早的咳什么咳?是不是得了绝症?”小兰气道。

  文龙也一脸哀怨的抬起头看了我一眼,高肃继续睡觉。

  这个时候我可不能出触小兰的霉头,只能和文龙说:“我说文龙,这书就这么好看?”

  “好酒,熬得住岁月,好书,经得了细品!”文龙有抬起头哀怨的看了我一眼说道。

  “额……有理,有理!”我只能表示赞同。

  “高肃,醒醒……”我只能走到高肃旁边,想叫醒他。

  “咦……你没死?”高肃睁开睡眼,迷迷糊糊看着我说。

  我心里长叹:“我好歹从鬼门关跑了一个来回,怎么就没个正常人关心一下发生了什么?”

  我摸摸鼻子大声道:“好了,好了,我找到解决方法了!”

  “直接说就行了,磨蹭半天!”小兰讽刺一句。

  “额……”

  “好了好了,不说其他了,先去护陵人那边!”说完转身就走,刚找到脱离祖陵之法,高兴没一会,就被这几人刺激了一下。

  小兰不啃声,跟着我走,高肃两个小眼珠,不时来看看我,在看看小兰,一副大家都明白的样子。

  听说要走,文龙又是哀怨的看了我一眼,我被他看的都一激灵。

  “好了好了,这书你带走,以后慢慢看!”

  “当真?”

  “嗯……你快点,我锁门了!”

  “哦哦……就来!墓哥,书看完了,能换一本么?”

  “可以。”我挤出两个字。

  到达后,我直接来到石磨这里。我点燃三支香,坐在地上看着石磨。

  “你去过了?”

  “嗯。”

  “可见到他了?”

  “见到了!”

  “那好,我也算完成了他的交代!”石磨叹了一口气说道。

  “你之前说你坚持不住了,是真是假?”

  “参半。”

  “这烛台可有用?”说完我讲烛台拿到旁边。烛台点燃后也就消散了最后一缕残魂,明朝那位先祖从此真的消失了。

  “引魂灯?”

  “嗯!”

  “唉……该消失的终究要消失!你肩上的担子很重,量力为之。”

  “生死一命,博一下,也许能换个朗朗乾坤!”

  h酷匠rc网首*发P

  “这引魂灯对我有所帮助,至少有了它的帮助,几年内这些护陵人是没有办法做乱了,但是先前的意外,你就要注意了!”

  我知道石磨所说的意外就是外国异能人士的捣乱。

  “谢谢你……”

  “不用,去吧,博出个朗朗乾坤!”

  我叩了九个响头转身离去,石磨为我之一脉,守护多年,不可不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