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初入祖陵
本章由 追风忆梦 在 2016-06-11 14:10:34 为所有读者荣誉解封 追风忆梦解封者

  小兰看我俩反应这么大,在看看手中的牌位,也吓了一个机灵。看着我说道:“别急,我只是吓她而已!”说完还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我对她也是无语,不过,看她害怕的样子,怎么觉得有点好笑?咳咳……忍住,不笑。

  “我的姑奶奶,我可真的怕你了,下次别这样,我的三魂七魄真怕哪一天被你吓散了!”高肃说完还摸了摸额头。

  “你……”小兰害怕之后又要开始骂高肃。我急忙上前挡在他们中间。

  “别闹了,我现在说重要事情,小兰你拿着我祖先牌位,然后骂人不合适吧?”我看向小兰。

  “哦……”小兰低着头,小声应道。

  我心中想,文龙和高肃的师傅起名真的不敢恭维,赵文龙以前叫赵子龙,想他有万夫莫当之勇,现在一身书卷气息,改名赵文龙。高肃这个名字肯定是希望他庄严肃穆,他却比谁的话都多。

  “文龙你也来……额……文龙?”我也是无语至极,刚才这么惊天动地的一幕,文龙竟然完全不知,在那坐着看书,我现在叫他他也也没反应。要不要看他不时用舌头填一下手指去翻书,我还真的以为他睡着了。

  “文龙……”我不由提高音量。

  “哦……你叫我?什么事?”文龙抬起头一脸幽怨的问。显然是打扰了他看书,有点不开心了。

  两个奇葩,我只能在心里想想。

  “你过来,我和你们说个事情。”

  “哦……”文龙一脸不情愿的走来。

  “这样的,我们不能吊死在一根绳子上,你们在家里面在书籍中找找。我去祖陵那边看看有没有解决之法!”

  “哦,好啊!”我发现文龙一看书真的和书呆子没什么不一样。

  “那里很危险吧?我陪你一起,反正我也看不懂!”小兰问。

  “你忘了我的身份么?我是殉墓人,对你们来说肯定很危险,但是对我来说不会危险的!”我看着小兰说道。

  “真的?”

  “嗯!”我镇定的回答。

  “墓哥不行我陪你一起去吧,我不喜欢看书,反正也是闲着。”高肃也说道。

  “不行,你们其他人去都太危险,我照顾不来,我一人就行!”我拒绝。

  “那行,你一定注意安全。”小兰一脸担心,显然对我的话不完全相信。

  “对了,这方手帕是以后到尸河里面的信物,我带在身上不便,放在屋内。”说完,我从口袋里面拿出来当初舞阳给我的那方手帕。

  “这手帕谁的?”小兰直勾勾的看着我,我知道小兰会是这个反应,但是我也是想好了应对之法。

  “这是尸河里面的一个尸主的,给我们的当作信物!”

  “女的?”

  “是,不过她早已死了不知多少年了!”

  “她死了怎么给你当信物?”

  “我……”我一时语结,准备如此充分,在小兰的咄咄逼人的语气下,我还是乱了方寸!

  “对了,和你们说一个事情,文龙啊,小时候可是有一个女鬼媳妇哦!”高肃这话痨果然在紧急时刻放冷枪了。这不是暗示女鬼也可以做媳妇么?

  不过还好,小兰没有注意到高肃的用心反而问起文龙:“你真的有个女鬼媳妇?”

  “那是小时候的事情了,我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道行太深,我师傅不得不给我讲了个女鬼媳妇,护住我性命!”

  “哦,还有这种事情?”

  “还有好多细节他没有说,我说给你们听。”高肃惟恐天下不乱。

  s7酷:L匠网首发

  “好了,都别闹了行不行,现在时间如此紧急,没有功夫闲聊,我出发了!”说完我把手帕往桌子上面一放,转身就走。出了门我的心才落下来,真怕小兰喊住我。

  手帕一般人不能触摸,会被尸气侵袭,但是高肃和文龙都不是一般人,应该看的出来,所以我也放心为了气势放下手帕就走。就算我身死在祖陵,老吴也知道手帕的使用之法,不至于断了路。

  今晚的月亮有点泛红,不知是不是不祥之兆?一路没有停留直接来到祖陵。

  行当内,都知道祖陵是个禁忌,不可观,不可探。对于我来说祖陵陪着我长大,宿命里也将陪着我老死。

  没有琼楼玉宇,没有雕梁画柱,只有一块稍微隆起的的封土堆。但是就是这个稍微隆起的封土堆,见证者华夏的岁月更替。我点燃三炷香,轻轻叩了九个响头。

  封土堆旁边有荒草里有一道小石门,很不起眼,门也是敞开的,但是这就是租陵的入口。我将玉观音从衣服里里面拿出来,在将木剑上的布条拿掉。弯腰走了进去。

  里面一个小道,直接通往尽头,墙壁也是普通的石头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一切似乎很是平静,只有我那从军队里带出来的手电散发着黄光。

  生平第一次进租陵,说不怕那是骗人,我过在怕,也要硬着头皮。小道空间不大,慢慢深入,一切似乎越来越黑暗了,这黑暗似乎能吞噬手电的光。

  突然,前方有一个黑影飘过,我直接站定脚步。幻觉?不,肯定不是,我相信自己的眼睛。我低头看了看木剑,木剑却没有没有任何反应。

  鬼怪我不怕,但是祖陵里面的东西,我是真怕。咬咬牙,继续向前,希望别照面这个东西。

  我又一次站定脚步,没错,又看见了,一闪而过,有了上次所以这次比较留意,一个人的形状,在我手电光芒刚好能到达的最远距离,所以只能看个形状。

  是僵尸?鬼?护陵人?这些我没法确定!我进来,就是抱着必死之心,如若真的葬身于此,也算有始有终。没有犹豫继续前行。

  我走进来差不多已经一个时辰了,这条小道还真是长。就在我还在思量这个小道究竟有多长的时候,到底了。不是到了墓室,有无墓室我也不知,但是现在我面前是一个石门。

  和外面就是天壤之别了,这个石门上面雕刻着一幕八卦,但是这个八卦和寻常八卦有点不同,怎么不同,我说不上来,感觉上很不一样,因为我看这个这个八卦,就像是这个八卦在演算我的人生一样。

  还有那个鬼影,这个小道没有任何分叉,那么鬼影肯定也在门后了。开?不开?我感觉此时这个门像是我命运的一个转折一样。

  犹豫再三,我还是轻轻推开这扇门。门一推开,门内所有的灯都自己点燃了,和普通火焰没有不同。我关掉手电,慢慢走进去。

  门内门外可谓一个天一个地,这里的空间很大,像是间巨大的房屋,房屋内有很多的柱子支持,到顶差不多有十几米的高度。对面墙壁上有两扇双开的大石门。并没有长白山那个青铜石门大,但是这个两扇石门却给我一种压抑的感觉,或者说是一种君王和乞丐一样的感觉,他为君王,我为乞丐。我转过头,不敢继续看。

  本以为这里会有龙潭虎穴,但是这个空间里面除了这些灯突然点燃之外,似乎并没有其他不同。这些石柱上面雕刻着各种动物,我能认识的只有龙凤与麒麟。

  我扫视整个房间,看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老物件。虽然这里很特别,难得一见,但是我一秒也不愿意多待。突然在房间的角落我看见一个人,背对我,穿着古时长衫,这应该就是在小道里面见得鬼影。我慢慢朝后退,我也不愿招惹它。

  咦……不对,这个黑影像是见过。对,祖上的画像。我惊疑不定,这个鬼影的形态为何和我明朝先祖的画像如此相似?我停下脚步,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我在犹豫要不要跪拜的时候,那个鬼影慢慢消散了。对,慢慢变的透明,然后消失了。消失的鬼影所在的角落有一小的木箱,木箱上面放着一个烛台,那烛台早就锈迹斑斑,因该是老物件。我咬咬牙慢慢朝角落走去。

  走道近前,那烛台早已锈迹斑斑。烛台下面是一个老旧的木箱,红漆也早已斑驳。我小心拿起烛台,细细感受,感觉和石磨给我的感觉相似,感觉是应该可以帮助镇压护陵人。

  烛台拿开,我看见木箱上面有两行字。字也锈迹斑斑,我仔细看了看大致的意思是:“如果看见这个烛台和木箱的的人,是云氏的后人,请点燃烛台。”

  我就是云氏,刚才那鬼影站在这,应该就是故意吸引我过来。那鬼影和我明朝先祖如此相似,这木箱和烛台也点名云氏后人,这些肯定不是巧合。

  在祖陵里面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我思量再三,决定还是点燃烛台。我掏出火柴,准备点燃的时候发现烛台上面根本没有蜡烛。但是有些东西我没有办法左右,这周围也根本没有蜡烛,我还是把点燃的火柴对象以前插蜡烛的底座。

  我是对的,一接触的到火苗,那底座马上就点燃,和蜡烛的火光不同的是,这火绿油油,和出尸河那石桥上的火把有些类似。

  我紧张的等待,既然让我点燃烛台,肯定是有原因的。果然,不久烛台边那个鬼影又慢慢浮现,我退后几步。

  等那鬼影完全浮现的时候,这次它是面对着我,所以我肯定它就是我明朝的先祖,我跪下:“不肖子孙,云墓,打扰老祖安眠了!”我一连叩了九个头,把头低下,没有抬起。既然是明朝的先祖,那肯定不会害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