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边可是对小兰他们那里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啊。他们八个人任务其实要比当初那八个属龙的要轻松许多,只要把石磨移回原来的位置就可以了。唯一的缺点就是可能会虚弱一段时间,毕竟阴气侵体,需要时间慢慢淡化。

  但是他们将石磨抬起的时候,我看到我最不愿意的见到的一幕。石磨本身侵进泥土的部分他们抬起来我才看见,已经绿的有些发黑了。这石磨本身是谈灰色,发生这么严重的颜色变换,肯定和这护陵人有关。现在我可着实把那几个死人恨到心眼里。

  现在的情况只有询问过石磨才知道有多糟糕。他们将石磨搬回原地,一个个累的虚脱在地上,不过那叫高肃的青年却和没事人一样,完成后,就拿出一支香烟在那抽了起来,像是深思什么东西。我示意小兰他们将这七个士兵扶去休息。

  我也走道那高肃旁边,找他要了一支烟,抽了起来,我也在深思,现在的情况究竟恶化到什么程度了!

  把善后工作做好之后,龙政委他们就来到我这边,看我和那高肃都在深思,不由的心里一沉!

  “小哥,怎么样?”龙政委有些惊疑不定,看我和高速如此模样,显然情况不好。

  “很糟糕,只有晚上问过石磨,才知道恶化到什么程度!”我起身说道。

  “哎……”大家叹息,显然这是目前最坏的消息了。

  “什么时候吃饭?”那高肃深沉道。

  “额……”

  “那好,先不说这些,小哥你风尘仆仆的赶路也累了,先去吃饭吧!我也给你介绍两个人。”龙政委也是被高肃这一句话给惊到了,不过心理素质高,立马找到化解尴尬之法。

  晚饭的时候,龙政委把高肃和赵文龙介绍给我,大家也就算认识了。经过文龙的介绍我们才明白,高肃这个人平时就是话痨,但是只要一饿了,立马就会变了个人似的,变得安静深沉。所以说当时他不是在深思什么事情,他在想什么时候吃饭。

  不过私下文龙和我们介绍说,他和师兄都是孤儿,高肃被师傅接上山已经十岁,那年,他父母先后饿死,就在他也要饿死的时候,师傅看到他可怜,将他带上山。所以现在高肃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饿。

  等到夜里,我来到石磨附近。他们本来也想陪我一起前来,但是我以不能打扰的借口支开了。我肚子一人坐在石磨边,并没有马上开始,因为,此刻,我发现我有点对不起石磨!

  既然石磨有灵,为何不能将他想为一个人,当初我将它带到这里,并没有问过石磨本身的意愿,是否太自私了一点?出门在外,家里一切都貌似暂时离我而去,但是此时回来,对所有熟悉的一切有那么难以割舍。

  我摇摇头没有去想这么多,在石墨前点燃了三支香,久违的感觉。以前在家每天我都要在石墨前点三支香,现在有一次点燃,却是一年以后了。

  “前辈你如何了?”

  “破碎在即!”以前石磨和我交流都是在空中用香的烟形成字和我沟通,没想到现在能把话语直接传到我的心中,我着实惊讶了一下。

  “你这次……”

  “不必惊讶,我本就可以这样和你沟通!”

  “那之前为何不愿意和我沟通?”

  “你这一脉,我看着你们一代换一代,此中辛酸,我也明了!不愿与你们过多沟通,怕送你们的时候,心酸。”

  “哦……可有补救之法?”我也知道石磨的心态,就如现在白发送黑发人一样,当初圣湖畔那些死去孩子的父母的感受,我也是看在眼里。最好的办法也许就是不去沟通。

  “你身上是不是从你有玉观音和木剑?”

  “嗯,我在明朝那位先祖的棺木中所得!”虽然不知道石磨为何这么问,但是我也如实回答。

  “哦,那现在唯一能挽救的办法就是到祖陵内,带出的一些老物件,可能会有用。但是非常危险,你自己考虑好。如果没有其他物件帮忙镇压我最多坚持三天!”

  “我去!”我肯定道。

  “好吧,你去吧,记得带着木剑和玉观音!”石磨说完沉默下来不再说话。

  我脑子现在乱成了一锅粥,我有几斤几两,我心中很明白。昆仑那位老者,也被祖陵反噬差点身死,我自问还没有他的道行。想到这不由想起子然,老者和子然不知可还安好?

  现在龙脉重器已经找到了,就算我身死,有零局,应该也可以办好。但是我如果不带出石磨所说的老物件,就算有龙脉重器,也晚了。石磨坚持不到那个时候。

  我用手用力的抓了抓头发,让自己不再去想。我轻叩了九个头,然后轻轻的说了声:“对不起……”

  “嗯,去吧……”听到石磨回答我,我微微一笑,不停留直接走了。

  小兰龙政委他们早早在外围等我,看到我出来,龙政委赶忙上前:“情况如何了?”

  “很糟,你们送我回去,我找找办法!”

  龙政委听到我的回答深深叹了一口气,回道:“好,麻烦你了小哥!”

  并没有过多停留,小兰很快就把车准备好,我、小兰、高肃、还有赵文龙一起出发,我本不想他们前来,但是小兰说多一个人就是多一份力量,她必须要来。至于高肃和赵文龙师兄弟按照高肃的话就是为了世界和平,他俩应当出一份力。老吴被龙政委留下了。可能是汇报工作,可能是把酒长谈。

  我其实从石磨那出来心非常乱,一直到我们上车离开,龙政委说:“尽人事,听天命!”我才慢慢好转,不管多难,拼了这条命就是。

  此时已是深夜。月光惨白的洒在我家屋前那颗老梨树,我能想象你枝繁叶茂之时,但是你却依旧如初,枯枝满身。

  本以为屋前屋后会枯草横生,但是意外的是很干净,一直有人打理。看来应该是军方的人做的。车把我们送到这里就下山了,我赶忙冲进屋里。

  “你放心好了,我只让人打扫你屋前屋后,不会进你屋的!”小兰在身后说道,显然看出我的担心。

  但是小兰的提醒已经晚了,我一推开门,一大片灰尘直接落在我身上,呛得我一边后退一边咳嗽。

  “哈哈……”高肃在身后直接笑出声来。

  小兰急忙把我拉到身边,拍打我头上的灰尘。

  “咦……你两什么什么关系?”高肃在旁边意味深长的打趣道。

  我被高肃问的有点尴尬,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不过小兰很是彪悍:“我跟他有什么关系,要你管?”

  “我说小兰,我们现在是战友关系,你这样说话不是伤害战友之间的关系么?墓哥你说对不对?”

  “谁和你是战友关系?”

  “吃饭的时候龙政委可说了,要我们相互配合多多了解啊,你忘了?”

  “咦……你知道啊,我以为你这头猪,只知道吃呢!”

  “你骂谁是猪?”

  “谁说话我骂谁!”

  “你再说一遍?”

  “猪……”白天小兰可是被高肃气个不轻,现在出气的机会来了,当然不肯轻易放过。

  “你……信不信我辣手摧花?”

  “你敢么?你这只猪。”

  “文龙,你过来抱住我,让我给你点颜色瞧瞧!”高肃叫文龙过来抱住他。

  “额……”

  “好了,都别闹了!”我不得不拉架,我看他俩真的是八字犯冲啊。最后高肃表示不和女人一般计较,小兰表示不和猪一般计较。

  酷(匠'D网首发Q

  我率先进屋,将煤油灯点燃。家里布置和先前离开之时一模一样,只是屋里到处都是蜘蛛网,也是让人无奈。我只好尴尬的笑了笑,开始着手清理。

  文龙也紧跟着我帮忙整理。小兰看着屋里的情况也是直皱眉头,跑出去拿了一根竹棍绑了点树枝开始清理蛛网。而高肃则是勘探地形了,看看周围有没有妖魔鬼怪。

  “不想干活就直说,还说勘探地形,也不怕闪了舌头!”小兰对着高肃的背影说道。不过高肃并未停下斗嘴,直接跑出去了。

  打扫完毕之后,我指了指书架说:“你们都看看这些书,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而我则来到祖先牌位点燃三支香,这么长时间没有上香,也希望别怪我。

  文龙很是安静,直接就拿起书开始找了起来,小兰看了一点,就放弃了。因为书中都是文言文,晦涩难懂。我其实完全明白书中并没有办法,唯一就是去祖陵。但是太危险,不能让小兰知道,不然肯定翻天。

  小兰闲着没事,走到我放祖先牌位的地方,看着一个个牌位,无一例外都是男的。想起我这一脉的命运,不由看我的眼神柔和了几分。

  “这些牌位这么多灰尘,我给你擦拭一下吧!”

  “额……可以!”小兰这何尝不是一种试探呢,祖先牌位是什么人都能动的么?我心里也是非常想要小兰做我妻子,但是就是因为太爱她,所以我的顾虑就越多。我没有拒绝,也许也是想让祖先认识认识她吧!

  “幺幺……还说没关系,没关系能擦拭墓哥的牌位?哦,不是,是墓哥祖先的牌位?”小兰刚擦拭了一般,高肃就从门外走了进来。

  “你……”小兰也许气糊涂了,作势就要手中正在擦拭的牌位砸向高肃。

  “不要……”

  “不要……”

  第一个不要是我大喊出来的,我看小兰的手势,我身上的汗毛冷汗一下子就起来了,这可比当初看见尸城的时候惊悚多了。

  第二个不要是高肃喊的,高肃也是行当中人,自然知道祖先牌位在我们这些人心中的地位,小兰要真是砸向他,估计我会跟他拼命,不说拼命,肯定自己要走下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