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这件事情得到主席的高度关注,迁出了一个组织,这个组织自古就在,他们的任务就是处理一些超自然事件,但是他们不受任何束缚,不参与任何世俗事。各个朝代也都知道他们,但是也对他们保持尊敬。不去拉拢!

  岁月长河,跌宕起伏。不止一代新人换旧人,朝代也在变迁,唯一不变的是他们。一只默默守护华夏大地。当年八年抗战,他们也不得不参与其中,当年昆仑十七位师兄弟还没有下山,他们正面和RB的异能人士战斗。虽然不能战胜,但是RB也没有占到丝毫便宜。

  到了内战之时,他们就如古时一般,两不相帮。因为不管谁得到天下,也不会影响他们自身,但是他们错了。

  现在的时代不一样了,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忍受一个这样厉害的团体不受掌控。你越厉害,他们也就越加忌惮。旧思想与新时代之间不可避免的产生了剧烈的摩擦。红卫兵如虎狼一般。他们自然首当其冲。

  虽然他们厉害,但是又怎是一个国家机器的对手?全被打散了,各奔东西,归隐山林。此时功过对错,自有时光见证。

  之后国家就不停被国外异能人士的侵扰,自身却拿不出一个可与之抗衡的存在。在这次护陵人事件出现的时候,北京那边决定重启那个组织。

  但是,岁月长河,要找到当初的那些人谈何容易。就算找到,消除当年的芥蒂也要费一番口舌。

  但是从龙政委的口中得知,这个组织再现了,现在代号“零局”。如何让组织再现龙政委没有细说,这此中肯定不简单吧。龙政委和我说这些主要就是想拉我也进入这个零局,我只是摇摇头,他也没有强求。

  很快我们就到达了,护陵人被挖出的地点。我一下车就立即跑了过去,果然,附近可谓重兵守护,围了个水泄不通。我还没走到近前就有士兵前来阻拦,还好小兰就在身后,命令士兵让开了道路。

  我心中想,这些士兵也都是汉子,这个地方有多危险,他们自然明白,但是还能义无反顾直挺挺的站成一堵墙,也是一种大无畏。

  一进去,我就看到了几具尸体,和龙政委路上所描述一样,双眼暴突,有刀伤,数暴毙!他们死有余辜,他们不死,方圆百里的百姓死,我当然希望他们死。

  狼子野心,灭我之心还是不灭?

  没有在那些尸体上过多停留,我感觉跑到土坑拿。石磨已经被他们搬离了原来的位置,石磨上面出现也出现了许多裂纹,显然石磨为了再次镇住这些护陵人,所付出的代价着实不小啊。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这些裂纹,为何鼻子一酸。

  这石磨乃是明朝先祖传下,见证我这一脉,岁月蹉跎。也陪伴这我这一脉一代又一代人。要说没有感情,还真的有点说不过去。

  我用力吸了几口气,现在可不是感伤的时候,当务之急是把石磨放回原处。我站起身,朝小兰喊道:“帮我找八个属蛇的人来!”

  “不是属龙么?”小兰问。

  “不是,现在情况不一样!”我大喊。

  还好这时候老吴到了,示意小兰抓紧去办。不就在这些士兵中就找到了七个属蛇的。恰恰好就缺了一个。小兰将他们带到我的面前。然后说:“要不我到附近村庄找找看?”

  “好,你抓紧去,记得要男的!”

  小兰转身带着几个士兵就出发了,谁想刚到警戒线那里就出现了一个声音:“听说你们找属蛇的?我就是啊!我是响应政府号召,特地前来帮忙的。快快让开,让我进去。”

  ¤C更新☆最T}快上酷匠X{网:

  小兰也眼前一亮,没有阻拦就带他前来了。那人也不认生大步就跑到小兰身边。此人,皮裤加皮夹克,头发也是相当的有个性,中分,在场的所有人中也就他这么洋气了。小兰看他着装就在心里有一些排斥,但是接下来那人的一句话差点就让小兰暴走。

  “不是,我说你一个大姑娘家,没事跑这么危险的地方做什么?”

  “大姑娘家?”就是我和老吴也没敢这么说过小兰,小兰发起火来……

  果不其然,小兰当时双眉立起,就要发作,老吴反应快,立马跑上去,把小兰挡在身后。小兰也知道此时乃紧急关头,也就暂时按耐下怒火。

  我和老吴一见此人,能在众多士兵与如此危险之地谈笑风生,肯定不是不一般人。果然那怪异着装的人走道我面前,就给我来了一个行当里的拱手礼。只是如此着装如此轻浮的人行者现在看来如此复古的见面礼别提有多别扭了。

  我当然也不能见外,回了一个礼。

  “早就听师傅说过你们殉墓人了,现在一见,真可谓三生有幸啊!”

  “见外了!”

  “我叫高肃,字长恭,兰陵人!”

  “云氏,殉墓人!”这个人的内在和表面真可谓一个天一个地啊。现在的年轻人谁还有字啊,但是他有。

  “我是新世纪有为青年,此次响应国家号召,前来帮助你等!我从小有一个梦,就是世界和平。”

  “那谢谢你了!”虽然我不知道他的世界和平和来帮我是有什么关系。

  “那好,别说这些废话了,赶紧开始吧。这事情可耽搁不得!”高肃一副大义泯然的说道。

  显然他没意识到一直都是他在问。本来紧绷的气氛被他一闹也轻松了几分。

  接下来我让老吴去找一些蛇血,我让他们都脱去上衣,在他们身上画了一些符文,不得不说在画符文这些关键的时刻,这高肃显然也是知轻重之人,没有喧哗。

  为八个人画符文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光耗时也要两三个时辰。龙政委之后也前来了,和小兰他们站在离坑十几米的地方,看我没有示意他们危险,显然他们也知道没事,所以走近了一些。

  “你说,之前不是要属龙的么?怎么这回又要属蛇的啊,老吴你怎么看!”小兰问。

  “这个我还真的不是太明白。”

  “哦,老吴也不知道么?文龙知不知道?”龙政委问他身旁的一位白衣青年。

  “不敢确定,听政委之前描述,上次找属龙是因为阳刚之气,大属性自身命格都不低,不容易被这些护陵人侵袭,而这次找属蛇的,是因为阴柔之气,这些护陵人已成气候,遇强则强。一味镇压可能适得其反,所以现在找与之中和的属性,降低威胁感,所以反而比属龙的要好。个人愚见。”那白衣青年说道。

  老吴和小兰不由的都诧异看了他一眼,这些老吴自然也知道。其实要说阴柔之气,在场所有人老吴可称最。阴阳行者可不是白叫的。我一说要八个属蛇的老吴就知道自己也符合,他也知道我没有叫他是因为他缺少一臂,他自然也知道。只是我和他都没有点明而已,谁想到被龙政委旁边的一个青年给说白了。

  “这位是?”小兰问。

  “哈哈……你们猜的不错,他是零局的,还有刚才那个属蛇青年!”说完还满含笑意看了一眼小兰。显然刚才的闹剧龙政委也听见了。

  小兰有些恼怒的转过头,不看龙政委。龙政委也不介意,呵呵一笑!

  “政委,这次他们前来是?”老吴还是问出心中的疑惑。

  “我知道云墓和你们为了找龙脉重器,付出了多少,云墓不愿意带人一起,是因为我们能给的只能是普通人,龙脉重器之路险恶重重,这些普通人,太过脆弱。云墓不想伤害他们我知道!老吴,你这次受累了。”说完还拍了拍老吴的肩膀。

  老吴虽然是阴阳人,但也是汉子一个,在尸河还有长白山脉,经历多少幸酸,心中自然有个明白账,此时得到上司或者说老友的体谅与关怀,老吴也红了眼眶。

  “见笑了……”老吴昂起头擦了擦眼眶。

  “这次带他们两个前来就是为协助云墓。”龙政委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看到老友红了眼眶自己又怎能不触动。

  “别说这个了,未请教小友贵姓?”老吴转移话题。

  “在下赵文龙!”那白衣青年拱手说道。

  “咦……赵文龙,你为什么不叫赵子龙呢?”小兰在旁边诧异道。

  被小兰这么一说,那白衣青年顿时大囧,不过还是回答道:“额,我小时候就叫赵子龙,师傅希望我有万夫莫当之勇,谁知师傅觉得我长大后满身书卷气,一怒一下改子为文!”这白衣青年虽然窘迫但也是坦然。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赵文龙更加适合你了,你说刚才那个人怎么就这么粗鲁!”小兰笑道。

  “他是我师兄,刚才得罪之处,我带师兄在这里赔罪了!”说完赵文龙还真的对着小兰深鞠了一个躬。

  小兰顿时大囧,赶忙扶起赵文龙。怒道:“赵文龙你这是做什么?再说要道歉也是那家伙来道歉!”

  “额……”

  “好了,别闹了,云墓那边应该好了!”龙政委大手一挥,阻止了小兰欺负赵文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