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吴准备出发的时候,那只蟒蛇却醒了过来,头扬起估计都有五六米那么高了,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我们。我和老吴站着不动,也看着它。

  跑?肯定跑不过它。打?肯定打不过它。只能见机行事了。不过也许是这只蛇顾及老吴喂它老药,看了我们一会,就把头别了过去,没有对我们下手。我和老吴的心送了下来,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自从下尸河,一路上都是生死危机啊。

  我和老吴慢慢朝后退去,然后转身就跑,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跑了很长一段距离,蛇没有追上来,看来它是真的没有伤我们之意。我和老吴停下来喝了一点水,我找到一个地势较高的地方看回去。看了一眼,我就下去了,就如当初在青铜石门前的石桥上面向桥下看了一眼,但是却深深记在脑海。

  石桥下是什么?我和老吴都看见了,却都没有说,因为不可思议。像是忌讳一般,都绝口不提。

  这个没有石桥下面那么忌讳,我下去就和和老吴说:“你上去看看!”

  老吴也茫茫然,上去看了一眼,然后下来的时候明显感觉他有些尴尬。这不是第一次露出尴尬之色了,原因应该是老吴去找老药发生的事情。以后不管我怎么问,老吴都绝口不提。

  说回正题。我和老吴看见那只蟒蛇在用尾巴将周围的泥土和雪填进那个盗洞里,但是这条雪白无暇的蟒蛇边上,赫然站立这一位老者,一身红袍,白发飞扬。

  有了那些盗墓之人物资的补给之后,接下来就轻松许多,虽然磕磕绊绊,但是总算出了山。找到山边的一个小山村,只有寥寥几户人家,基本都是年迈之人。说的都是方言,虽然言语沟通不便,但是最终还是说服这些老人,让他们相信我们不是坏人,用马车送我们到附近的镇上。

  我们找打当地的政府机关,联系上了军方。不久小兰就就知道我们出了尸河,联系到我们说马上来接我们。在等小兰的时间,我和老吴直接住进了医院。

  第二天下午小兰就到达了。直接来到医院,当时我和老吴正在拉家常。

  “哐当……”门被用力推开,小兰气势冲冲的走进来。

  我知道麻烦了,当初我下尸河没有带她,她肯定还是记恨在心,我都准备好了迎接他的怒火,谁知……

  “身体怎么样了?”小兰红着眼眶问道。

  不知为何我的心像是被人用手捏了一把似得。

  “额……身体,好多了,对,好多了。”我有点结巴的回答。

  “老吴你怎么样?龙政委让我带话说委屈你了。”谁知小兰,没有搭理我直接问起老吴。但是我知道,开始那一句身体怎么样了,肯定问我成分居多。

  “额,这个,我没事了。不是,是我没受伤!只是身体有些虚弱。”看见小兰,没想到老吴说话也开始有点语无伦次了,但是我看到老吴眼眶有点泛红。地下尸河那段时间,对老吴的折磨,真不是三言二语可以说的明白,现在看到熟悉之人的关心,难免有些心酸。

  “这个,我出去上个厕所!”老吴丢下一句话就急匆匆的离开了,不知道是因为怕红了眼眶被我们看见丢人,还是故意给我和小兰创造二人空间。

  “额……那你,我……你最近还好吧?”我看到小兰怎么没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呢?

  “云墓!”

  “我知道你们这一脉的规矩,是不是一辈子一般只能离开一次祖陵,下山去娶妻生子是不是?”

  “我怎么样?”

  “不行!”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我现在不想谈儿女私情!再有你我本就两个世界的人!”

  “你觉得我们不合适?是我配不上你?”

  “不是配不配上,是……”

  “好了,别说了,我懂了……”我下尸河前的夜,小兰对我说的话,如潮水般向我涌来。我爱不爱小兰?下尸河前如果我还不能肯定,但是现在可以肯定,我爱她。

  “好的不得了,就是被关了几天!”小兰气道……

  “你瘦了!”我下意识的说道。

  “你……”小兰跺脚,不知道是害羞还是生气,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一屁股坐在我的床沿,低着头不说话。

  我在尸河九死一生,小兰在世间担惊受怕,怎能不消瘦。看到小兰明显瘦了一圈的脸庞,我的泪水,顺着我的鼻尖低落。十岁以后,再一次哭泣,却是如此不经意,泪水滴落在我的手背,我才知道我哭了。

  我抬起头使劲眨了两下眼,好像泪水能缩回去一样。我起身做到小兰旁边,小兰侧过身不看我。

  “你受苦了,是我对不起你!”我小声说道。

  “什么?”小兰低着头问。

  “你受苦了,是我对不起你!”我再一次说。

  “你什么地方对不起我?”小兰抬起头看着我问。

  “我……”满腔热情,甜言蜜语却说不出一句。

  “你什么?”小兰倔强的追问。

  “我什么地方都对不起你,我辜负你的好,我自私,我没有办法正视自己的感情,我是懦夫,我不值得你对我好……!”

  “你……”小兰站起来,看着我,红了眼眶。

  我不敢看她眼睛,我把我会忍不住告诉她我爱她。小兰泛红的眼眶里面没有泪水。也许大悲无泪,她转身夺门而出。

  我真的很想告诉他我爱她,就在我要说出口的时候,我的耳边又浮现我父亲的话:“你一辈子都栓在租陵,九十岁你外出生子,后带回孩子,然后把你知道的告诉他!”

  我一定要脱离租陵,我在心里呐喊,我要和小兰在一起,我就一定要脱离租陵。

  晚,小兰像是没事人一样,把我和老吴叫到一起,只是她泛红的眼眶出卖了她!

  他家下来说的事情,可着实把我和老吴吓了个不清。

  小兰上来二话不说直接就说“租陵那边出变故了!”我们三人能走到一起,就是因为租陵,我和老吴九死一生也是因为租陵那边,现在出现怎么让人不心惊。

  前因后果,通过小兰的诉说,我明白了。

  国外了解到租陵这边发生的事情之后,立马派了特工来破坏这里,希望能给我们的国家造成重大损失。这些特工不简单,都是不是普通人,夜里控制住一个站岗的士兵之后,慢慢的摸到了当初放石磨这里。

  他们知道石磨是重中之重,想要将石磨移开,但是在移动的时候除了变故,遭到护陵人的反噬,当场生死。

  当发现后一切都晚了,但是还有余地,石磨没有完全移开,石磨为了重新镇压护陵人,付出很大的代价,浑身布满裂纹,他们不知道如何是好,反应到了龙政委这里。龙政委只是让他们别靠近,然后等你出来。如果最后我和我没出来,他们就遣散周围的百姓,还好我最终还是出来了。

  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之后,我们没有过多停留,第二天一早,我们就用军方的直升机,出发了。在空中我和老吴又一次看着这条让我差点身死的山脉,出来后我们就知道这里是长白山脉,虽然不知道我们是如何穿越大半个中国的,但是眼前此景,还不忍住不叹一句:“好一个天地长白。”

  虽然心急如焚,但是当时的交通的情况着实不乐观,还好军方一路开绿灯,到下一个地点军方早就派好运输飞机等待。

  到达地点,龙政委早就在此等候。我一下飞机,龙政委就上前握住我的手叹道:“辛苦了。”

  “应当的。”我没有过多表示。我看到龙政委,明显沧桑了许多,看来这些日子并不好过。

  龙政委对着老吴点了点头,关切之意明显。小兰自从和我谈过话之后,一直保持生人勿近的表情。

  “情况紧急,我们边走边说!”我们直接赶往租陵那边。路上龙政委询问尸河里面所发生的事情。老吴如实相告,这些对普通人来说不可能的事情,现在就发生在眼前,如果不是说是我和老吴亲身经历的,龙政委和小兰是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更新%O最快上}k酷匠I网)

  他们也感到兴奋,龙脉重器终于有着落了……只不过要先到黄河找到那具尸体,虽然艰难,但是有了军方的协助想来会简单不少。

  龙政委在车上,把祖陵这边的变故,重新和我说了一遍。和小兰说的相差不大,但是要更加详细。

  这件事件汇报道龙政委这边的时候,龙政委快马加鞭赶了回去,首先就吩咐不要靠近石磨附近五十米,因为我当初就交代,不可以靠近石磨五十米,以防变故。

  龙政委赶到后,马不停蹄赶到事发现场,现场早已拉起警戒。没有任何人接近现场,一直到现在现场也保持着原状。现场的尸体为三男一女,眼睛暴突,脖子和身上有刀伤,和之前刚发现护陵人被杀死的那些考古工作者死相相同。

  很快这几人的身份就被调查出来,两男一女是来自RB,还有一个男子是来自M国。按照龙政委所说,虽然知道了他们的身份,但是也是一个糊涂账,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低迷,无法追究下去。只能要碎了牙往肚子里面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