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和昨天一样,我在前面带路。不久,我和老吴看见前面大雪飞扬,我们以为下雪了,没有在意。没过一会,一只鹿就从我和我老吴身边跑过去,身后扬起大片雪花。

  我和老吴对视一眼,暗道有古怪。鹿生性胆小,看到两个人怎么会就从我们身边几米的地方跑过去。

  很快我和老吴的疑惑就解答了,马上一只狼就又从我们身边跑过去,又是一片雪花飞扬。狼追着那鹿?

  不!因为后面还有大片的雪花,这不是一两只动物可以带起来的。

  “卧倒!护住头。”老吴大喊一身。

  我立马卧倒,双手抱头!不久,鹿,狼,野猪,还有老鼠一批一批从我们身边跑过,他们貌似是在逃命?

  “前面是雪崩么?怎么这些动物都在逃命的样子?”我朝身后喊道。

  “应该不会,这山的雪还没厚到雪崩那个程度!”老吴在身后大声叫道。

  “那是什么啊?”

  “我怎么知道!”

  就在我话音刚落,一回头就看见一只起码有四米开外的虎直冲我而来,我一个翻身避开那只虎,但是我也许是最近犯冲,正好一只熊刚好经过,这时候避让已然来不及,只要双手抱头护住要害。

  那只熊,刚好前脚一脚就踏上我的胸膛,我自己都能听见“咯吱……”骨折的声音,我发出一声惨叫,老吴爬起来冲向我,但是已经来不及,这只熊的后脚又踏在我的胸膛。此时我如果是清醒的我绝对会爆粗口,但是我昏迷了。

  我醒过来的时候,兽潮已经结束了,老吴在我旁边走来走去,一脸焦急。

  “咳咳……老吴。”

  “我亲大爷你终于醒了!”老吴听见我喊他,一脸焦急的跑过来。

  “咳咳……”我想说话,但是发出的只是咳的声音。

  “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内脏?”老吴焦急问。

  “咳咳……内脏应该震伤了,不过肋骨估计……断完了!”我艰难的说出口。

  “唉……”老吴叹了一口气。

  “咳咳……你知道那些野兽怎么回事了么?”我问道。

  “不知,你昏过去之后,兽潮就到顶峰了,应该是前面出了什么变故!呵呵……真是雪中送炭啊,刚好变故发生之地就是我们要去的方向!”

  “真不行,我们回头找另一条路吧!”我说道。

  “不行,大山里,你受这么重的伤,找另一条路要浪费多少时间,你知道你现在需要赶快治疗!”

  “我自己的伤,我知道,前面发生的变故你我都不知,万一危险,我两都陷进去,谁去报信?尸河怎么办?龙脉重器怎么办?所以现在最好就是找另一条路。”

  “不可……”

  我伤的很重,我自己很清楚,就算走眼前之路,估计我也坚持不到出山,我现在骨折和内脏震荡不是最致命,主要是内出血,断掉的肋骨估计戳到胸腔里了!

  最后我妥协了,老吴说为什么他在地下尸河的时候我不顾一切下去,而现在为什么他就不能为我不顾一切一次。我如何回答?

  老吴很小心的背着我,前进。老吴每走一步我都忍受一阵阵的痛苦侵袭。最终,我还是昏了过去。

  我不知道老吴走了多久,他把我叫醒,已是天色见晚!

  我醒过来老吴就示意我右面,我就顺他指示看了过去。雪地上一条差不多有三十米左右的蟒蛇躺在那里。浑身雪白,和附近的雪一样。

  但是它身上可见很多伤口,不停在往外留着血。染红了它身上的洁白。如果不是这些伤口不留意还真发现不了。

  不过这只蟒蛇还没有死,可见它的嘴里还不时吐出蛇信,尾巴也不停摆动。

  “怎么?这难道就是兽潮的原因?”我虚弱问道。

  “是的,应该就是这里。这只蛇了不得。不过能伤它的更不简单啊!”

  “此地不宜久留,万一那蛇缓过来劲,你我都逃不掉。”

  “没事,我看了它的伤,脊椎都断了,内脏也流了出来,估计活不成!”

  “哦?那万一伤它的东西出来了,我很还是逃不掉。“

  “你别急,听我说完,这里不止有这个蛇的尸体,还有人的!”说完老吴指了指其他地方。

  主要是这蟒蛇的视觉冲击太大,我没有留意其他地方。现在仔细一看,果然,蟒蛇的四周还真的散落着不少人类的残尸,为什么说残尸,因为没有一个人是完整的,都破碎不堪。

  “这些人做的?”我问。

  “不是,我刚才看了一下,你猜我看到啥了?”老吴打趣的问道。

  “别磨蹭了,我都疼死了,有话你就说吧!”我作势要起来,牵扯到伤口,不由的疼得我直咧嘴。

  “好好好,我说,你别动了!”

  “我刚才看了下,附近有一些盗墓的用的装备,蛇尸不远处就有一个盗洞。而这些人中还有外国人,他们带的医疗装备还是比较齐全的,所以现在你的伤,应该可以先在这里简单的治疗一下了!”

  “还有,伤蛇的不是这些人,蛇身上都是撕裂伤,和这些被撕碎的人一样,应该是一种东西所为。蛇嘴那里有一些绿色的液体,应该是血液,但是我不确定是什么东西,我估计是这伙人挖的这个盗洞不得了!”老吴说完看着我。

  “所以你帮我叫醒,问问这些绿色血液是什么,我们能不能在这里落脚,先把我的伤势处理一下是不是?”我问。

  “是,我拿不定这东西是什么,所以问问你,你的伤耽搁不得!”老吴肯定道。

  “咳咳……绿色的血,估计是盗墓行当里说的粽子,这些人既然深入大山倒这个墓,应该是准备完全,但是却估计错了这里面粽子的威胁。他们挖好盗洞惊醒这个粽子,粽子杀了他们,然后这只蟒蛇意外闯了过来,蟒蛇和粽子打斗,吓得周围的动物四散而逃。最后蟒蛇重伤垂死,蛇嘴上的血液是咬那只粽子所留,既然这蟒蛇没死,所以那只粽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估计退回盗洞里面了!”我推测道。

  “你和我想的差不多,但是还有一些问题,这些人装备齐全,洛阳铲,驴蹄子,道符各种对付粽子的物件。却被那粽子所杀,所以说,那只粽子可能不是普通粽子了,而蟒蛇能和它斗个旗鼓相当,说明这只蟒蛇应该是灵蛇了。”

  “不是粽子,能撕裂人,只能以尸的形态出现,那么是尸魅,鬼僵,还是什么东西?那这只蛇有灵性,那说明可能老药?”

  “对,就是这个原因,有老药一般都有有灵物的东西守护,如果这只蛇真的守着一株老药的话,估计这药了不得,你的伤应该就无大碍了!我现在出去找找,把你叫醒就是为了防止意外。”说到这里老吴的激动之情表漏无疑。

  “好,你放心去找找吧,不需要强求!”我叹道。好死不如耐活,一个人怎会无缘无故想死?老吴转身去到盗墓那些人的营地,抱了一些干料和水放到我身边就走了。

  现在这里就留下我和那只蟒蛇,都将垂死。

  两天,老吴走了整整两天。回来时带回一些根须,递给我,我没有推辞我直接吃下。但是老吴却转身走到那蟒蛇那,蟒蛇和我一样,虽然垂死,但是也苦苦支持。老吴将一些根须放在蛇嘴附近,蛇也将那些根须吞下肚。

  吃了那药,不就我就昏睡了过去。醒来已是第二上午,感觉胸口火辣辣的,但是这老药真的了不得,我能感觉骨折处传来一阵阵的酥养,证明正在快速的回复。

  “这药了不得,你怎么找到的?”我转头问老吴,老吴看我醒过来,立马站起来跑过来。

  “怎么样?管不管用?”老吴急忙问。

  “我点点头微笑说:“好多了,照这个架势,明天估计就能痊愈!”

  “没想到人世间真有如此神药!”老吴也笑了。

  “怎么找到的?”我问。

  “唉……当然是找到的啊,费了我九牛二虎之力,还有,唉……你好好养伤,问那么多做什么?”老吴有些尴尬的说。这其中肯定有很多难言之隐,而且这些胡须应该是人参的,而且胡须是红色的。老吴只带胡须回来证明没有伤到老药的根本,还有为什么还有喂给那只蟒蛇?这其中肯定有猫腻啊。

  那蛇还是如之前一样,躺在那里,我和老吴决定,现在我伤要好了,就不急于这一时,等伤好了再走。

  第二天我的伤果然痊愈,我活动了一下,并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老吴把那些盗墓人残尸都挖了一个坑埋了起来。虽说盗墓是不对的,但是他们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出门在外,碰上了,行力所能及。不过他们带来的这些食物和水就当是报酬吧。

  H☆酷r‘匠◇网、永&久,免4费nN看小说r5

  盗洞,我和老吴没有办法填,如果填满不知道要到何时。我就在盗洞附近画了一个《二十四章经》的封字印,能不能阻挡墓中的东西,我也不确定。现在却只能如此,等寻到黑衣男子那具尸体,回来之时在解决它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