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阳从怀里取出一方手帕,手一挥,手帕就慢慢飘在我面前。

  “等你们回来,在青铜门外烧了这方手帕,我就会来接你们!”

  “可惜了!”我和老吴此时都小声说了一句。因为这方手帕肯定是舞阳贴身之物。马上就要出去了,不免有些激动,我也顺势轻浮一把!

  “罢了,留着也就是个念想,他早已是黄土一堆,而我却还如初见!”没想我和老吴轻浮的打趣却真的触及到舞阳的心。

  “唉……姑娘,看来这方手帕对你很是重要,没有其他之物可代替么?”老吴问道。

  我也接过手帕看了看,上面绣着一对在水上嬉戏的鸳鸯,很是秀美,一针一线的看得出来都很认真。我明白舞阳的感叹了。她变成尸主,永保青春,而她的恋人却早已是黄土枯骨了。

  “世上还有一个鬼玺可开此门,但是他没有说,显然是不想让这鬼玺的拥有着牵扯进来。

  没事,你们去吧,反正我也要解脱了!”

  “哎……”我和老吴都明白解脱就是消散天地间,但是对舞阳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

  “呵呵……手帕不可贴身放,小心尸气攻心!”舞阳说完,就如我们刚进尸城看到的一样,一蹦多高的远去。

  “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老吴望着那抹远去的素白小声念叨着。

  我拍了拍老吴的肩膀,老吴转过头,我两相视一笑。终于是要出去了。石桥还是笔直通向尸城,鬼火还散发这绿油油的光芒!

  “云墓,你说这门怎么开?”老吴看着门说道。

  “额……”我上前推了推除了落下一些灰尘之外,青铜大门纹丝不动!

  “你说会不会刚才说到那姑娘的痛处她故意不告诉我们门怎么开啊?”老吴又问。

  “额……”

  “右边崖壁的灰色石头按下去!”就在我和老吴干瞪眼的时候,舞阳的声音从桥那边传来。

  我和老吴相视苦笑。

  我走向右侧,找了找果然离地一米左右的地方有一块灰褐色的突起,和山壁颜色相近,不认真看还真的没有办法发现。

  我看了一眼老吴然后用力按了下去。“咯吱……咯吱……”那大门先是抖了抖一抖,落下大片灰尘,我和老吴不得已往后退了一段距离。

  巨大的青铜门慢慢开启,门缝里漏进来的光芒,在我和老吴眼里就如圣光一般。你们无法理解我和老吴此时的感受,除非你在地下待上一个月。

  “咳咳……”虽然尽量朝后退去,但是灰尘还是把我和老吴呛得咳嗽,不是没有退路,是不想在踏上那座石桥。

  等青铜大门开启后,我和老吴走了出去。门后是一个山洞,还好不是多深,可以看见洞口射进来的阳光。

  我和老吴闭上眼睛,过了很大一会才慢慢睁开眼睛。

  “有光,真好!”

  “人间,真好!”

  身后的青铜大门又慢慢闭合了。不过我和老吴没有兴奋一会,走到洞口,发现外面一片白茫茫。

  “已经入冬了么?”我问老吴。

  “没有吧,我们刚到圣湖也就刚刚入秋啊!”

  “我们在尸河里待了几个月么?”

  “没有这么长时间!”

  那时我们穿的衣服都比较少,现在外面的大雪封山,我们断然无法存活的啊。祸不单行,从进浮屠塔到我们出来,我和老吴都是精神处于亢奋的状态,所以说,我和老吴此时是非常虚弱,而且饥饿!

  兴奋过后,虚弱和饥饿如潮水般袭来,我和老吴扶着对方慢慢坐下来!

  “你说,我们刚出尸河,会不会就死在这?”

  “天无绝人之路,不会的!”

  “先吃点雪吧?”

  “不行,我们现在本来就是寒冷虚弱,你吃了雪,雪会消耗你的热量,会更糟的!”老吴立马说道。在野外生存的领域,我是万万没有办法和老吴比较的。

  我两陷入沉默,不是放弃,是思索。

  “要不吃一点?”

  “你不是说……”

  “算了,不管了,先补充一点点说,麻醉一下我两的五脏庙!”

  “好……”

  我和老吴一边哆嗦,一边抓起雪吃了起来。虽然寒冷,但是比尸河的里的水和尸体好的太多太多了。

  但是马上就后悔了,本来就又冷又饿,吃了一点雪,更冷了。牙齿都不听使唤了,我和老吴都停了下来,看了看对方,又陷入沉默。

  “必须生火,不然肯定跨不过去这一关!”老吴肯定道。

  我看了外面白茫茫的一片,叹了一口气,没有回答。我灵光一闪,摸向口袋,掏出一盒火柴。在心里默默感谢李幽他们,那个时候很压抑,学会了抽烟,口袋里就装了一个打火机,但是地下尸河这一遭,早就把抽烟忘的一干二净了。

  说不得,我赶紧摸了摸口袋,果然,还有香烟。不过有点潮湿,顾不得其他,我赶紧点上一直压压惊。

  “什么时候抽上的?”老吴看着我发愣愣地问道。

  “你掉下尸河之后!”

  “那在尸河你为什么不把火柴拿出来?这样最起码我们吃的时候是熟的!”老吴吼道。

  “忘了!”我深吸一口烟叹道。

  “你……算了,天无绝人之路啊。”老吴看着我皮笑肉不笑的说。

  说完老吴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朝山洞外走去,我赶紧起身跟上。老吴带着我在雪地里翻翻这里翻翻那里,找到了一些柴火,然后老吴让我把柴火抱回山洞,他去找火引子。

  我到山洞等了一会,看老吴还没回来,我正想出去找他,他自己又颤颤巍巍的回来了。

  “奶奶个腿的,真冷!”老吴一进洞就骂道。

  看正i版章“‘节a上酷匠)网/

  我也在旁边冻的直哆嗦。老吴找来了一些碎木屑样的东西,我摸了摸挺干燥的。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的。

  材料都全了,接下来就简单了,不久火就起来了!我和老吴懒洋洋的躺在地上,这一刻终于感受到人间的温暖。

  “过会出去,找点枯草和藤蔓,绑在身上,不然我们走不出这片山!”

  “这些东西你在行,你吩咐就行了!”这些野外的东西十个我也赶不上老吴啊!

  “嗯,看看能不能抓点野味?”

  听到这个我眼睛都放光,急忙问:“老吴你有办法没?”

  “有!但是也要看运气啊。”

  “有就行!”我很相信老吴,那个年代的人话总不说满,就算九成会成功,也只会说参半!”

  不久我和老吴就起身出洞了,找来枯草和藤蔓做成的衣服,外观着实不敢恭维,但是能驱寒啊,在我和老吴眼中这个可比金钱来的实在多了。

  捕猎虽然过程艰辛,但是最后还是被我们抓住了一只小鹿,老吴做的方法很简单,用藤蔓做成套索。套索放在地上,另一头拴在一个比较有韧性的小树上,小树压弯,小鹿脚踩在套索里,触动机关,小树弹起,套索收紧,拴住鹿腿,我在上前用石头砸死小鹿。虽然有些残忍,但是要不是有火,我还要更残忍,我真的就可以生吃了它!

  我和老吴都是理性之人,一出青铜大门没有下山,是因为我们这样下去肯定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不说又饿又渴,虚弱,光是寒冷就可以冻死我们。只有先把自己修养好,有底气才下山。

  人都是逼出来的,鹿腿没烤熟,我和老吴就急不可耐的吃了起来,你不能理解当时我和老吴的感觉,饿到极致,鹿腿熟的这么慢,反正我是等不下去。

  吃饱喝足之后,我和老吴把鹿肉撕成一块一块,烤熟,留在路上吃。晚上睡觉发生了个小插曲,就是我忘了我的衣服是枯草所做,差点引火烧身。第二天天明,我和老吴和青铜大门告别,下山。

  不是我不想在修养几日,黑衣男子说他也不知道判官什么时候就出来了,只是让我们加快,就算在疲劳,也要行动起来。

  “只要出了山,找到人家就简单了,联系上军方,马上就可以到黄河那边!”老吴跟在我身后说道。

  “嗯!”不是我不想说话,刚好我们在山的阴面下山,雪都快齐腰了,老吴一只手不方便,我只能一个人在前面开路。实在累!

  老吴也知我不易,就这样沉默着前进。

  饿了就吃点鹿腿,渴了就吃点雪,现在是浑身发热,吃点雪影响不大了。

  太阳到头顶,我和老吴才下了这个山,其实山也就一千米左右,主要山头那段路难走。山脚好多了,积雪也就十厘米左右。

  前后左右都是山,我和老吴商量后决定就从山脚走。不翻山了,身体吃不消。老吴负责方向,我在前面开路。

  晚,还好我们找到了一个山坳,里面挺干燥的,就在里面过了一晚。下半夜总感觉附近有什么东西,但是我和老吴睡的比较死都没起身。

  天明在外面看到一些动物的脚印,老吴说是狼的,只是匆匆而过,没有停留。也许是火光吓退了他们。

  我和老吴简单吃了点干粮,就出发,不过约定明晚一定轮流守夜,谁知道有没有不怕火的动物吃了我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