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心中问自己,我能不能做到,但是我发现我有顾虑!大善无迹,天道自明。

  他的付出全天下没人知道,但是他的确做了,他做这些不是为了给大世众人看,他是给天看,给地看,给自己看!

  “不知先生可否告诉名讳?”老吴向前小心问道。他也许是经过我们殉墓人不轻易告诉别人姓名的缘故后,也担心是眼前之人的忌讳!

  “呵呵……”黑衣男子笑了,我和老吴有点不明所以。

  “名字……我姓张!”说完黑衣男子不再说话。

  “张先生,你的付出既然我知道了,我一定会上报国家,给你载入史册!”老吴上前坚定的说道。

  但是我突然又想起龙政委对我说过“小哥,这次真是麻烦了,以后一定为你们这一脉编入史册!”现在想到怎么感觉是忽悠。我不由奇怪的看着老吴。老吴被我看着很是尴尬,也许他也想起来当初龙政委对我说的话!

  那黑衣男子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老吴,没有说话。我能感觉他这一眼的不在意,我也在他这一眼中想到一些事情,我猛地一排额头想到:“我真的笨的可以,我和这个黑衣人做的事情,就算真的载入史册又怎样?我们所做之事根本不能见光,也就是说永远没有让天下人知道的一天!”

  我感觉我也有一种大善无迹。天道自明的感觉!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老吴又上前干笑两声说道:“呵呵,张先生定是不凡之人,我们这次……”

  老吴洋洋洒洒将祖陵那边所发生之事,和我们寻找龙脉重器一五一十告诉了黑衣男子。我能看得出黑衣男子很不耐烦,但是他也有求于我们,所以只好听他说完。

  我之前在路上告诉老吴这里的龙脉重器不能用,所以老吴没有提这里的龙脉重器,只是问黑衣男子知不知道哪里最有可能出现龙脉重器!

  “呵呵……”黑衣男子又笑了,我和老吴的眉毛都不自觉挑了挑。

  “龙脉重器,这里就有啊,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黑衣男子指了指上方的夜明珠淡淡的问道。

  听黑衣男子这样问我怕他误会了急忙解释:“我们的确知道你们这里有龙脉重器,但是我们不知道上方的夜明珠一样的东西就是龙脉重器,而且我也知道这里是尸主之地,就算是龙脉重器也被尸气侵蚀了,所以说我们拿来也没有用!”

  “你口中的夜明珠就是所谓龙脉重器,而且还是重器中的重器,它是龙珠,这天下没有比这个龙珠还要厉害的龙脉重器了,当然这不包括祖陵!”说完他还淡淡看了我一眼!

  然后接着说道:“闲话我就不多说了,这龙珠就是当初为了镇判官用的,你们只要帮我忙,我让舞阳他们吸了龙珠中尸气你们照样可以用!”

  “就算如此,你们也要借助龙珠镇压龙脉重器,我们需要带走啊!”

  “只要你们帮我带回那具尸体,龙珠就送你们了!”

  我和老吴几乎异口同声的问道:“当真?”

  “当真!”

  “当真!”舞阳也在一旁肯定的说道。

  我和老吴对视一眼,都看清了对方眼中的兴奋与轻松。

  兴奋的是终于寻到龙脉重器。

  轻松的是因为一开始舞阳说完判官那些事之后,我和老吴真的很想帮,但是一想到祖陵那边急需龙脉重器,时间紧迫,所以才一直犹犹豫豫,现在两全其美!怎能不放松?

  “虽然两全其美,但是近期判官的活动越来越大了,我不知能压到何时,你们只能尽量快!”黑衣男子说。

  “好,你把注意的告诉我们,我们现在就动身!”我回答。

  黑衣男子告诉我们透明棺材就在黄河一处尸湾里,但是运输必须用千年鬼槐做的棺材才行。

  而且棺材的头部必须要有三炷香,不能灭。

  千年鬼槐的棺材,老吴就有一块小的鬼槐,不知道年限,但是要有棺材那么大的鬼槐,上哪找?

  我和老吴都摇摇头,不去想。

  “好了,我们怎么出去?找到后,怎么回来?”

  “出去,舞阳送你们,回来也就在出去的地方回来就行!”黑衣男子答道。

  “好,我们上路吧。”我对舞阳说。

  “二位,跟在我身后,别回头,不然会有麻烦。”舞阳对我和老吴说道。

  “好!”我和老吴都知道一些“不回头”的忌讳,最著名的应该是走夜路不回头。

  舞阳慢慢的在前面走,我和老吴就慢慢在跟着他。就在我刚要走道楼梯的时候我问:“刚才你说,我不答应怎么样?你说我走,老吴死?为何?”

  “你是祖陵的殉墓人,虽然你一辈子被拴在祖陵,但是你的命,也和祖陵息息相关,我杀你了,我不知道后果是什么,但是,这条尸河肯定会被抹除!”

  “好,谢谢!”

  “保重!”

  我脑海不自主的浮现远在长安的小屋。屋前枯死的梨树,屋后的菜园,镇压着护陵人的石磨,那些书籍。我发现我一直想要脱离,或者像枷锁锁住我的地方,我现在有点想恋了。

  我们再从十八层,一路下到一层,公鸡,老人,白狐……又再一次看见。这些都是尸主啊,随便一个放到外面都能造成尸骨成山的存在啊,现在却一个个安静的躺在这白玉石台之上镇压着“地狱判官”。不止那黑衣男子可敬,这些尸主也一样可叹,可敬!

  舞阳带着我们出了这浮屠塔,慢慢朝着我们刚才来的相反方向走去,舞阳这次没有如刚进尸城那样一蹦一蹦的,如正常人一样在前方走着,不快不慢!

  慢慢又到了尸群熙攘的闹市区,各类店铺林立,一切如真的古时城镇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的人都是尸体,这里的货物都是早已腐朽的器物。说不出的压抑与怪异。

  我和老吴牢记舞阳说的不回头,慢慢跟着她走。终于我们来到尸城的边缘,只不过这里有一个石桥,通向黑暗深处。两边都是城墙,舞阳不出意外的踏上那座桥,我和老吴也毫无犹豫的跟着踏上去。

  我们踏上石桥之后,石桥两边的火把就一个又一个亮了起来,但是火光却是绿油油的,好不阴森。这些火毫无温度,应该就是鬼火了。虽然怪异但是我和老吴还是没有去多看多想,紧紧跟着舞阳,舞阳一言不发,在前面带路。

  我拉了拉老吴,示意慢慢靠近石桥的边缘,我想看看下面是什么。舞阳说不回头,我看下发应该没事。老吴也好奇,我两就一边走一边偏向石桥边缘。我和老吴停下脚步,然后对望一眼,都看见对方的喉结的滚动。

  慢慢看向下方,但是就在此时,旁边的火把上的鬼火中突然变出一张人脸,张口就朝老吴咬去。老吴作势就要转身,我急忙小声喊道“别回头!”老吴意式到舞阳的说的不能回头,马上改转身就跑,换为下蹬。

  人脸一击不中,消失了,但是鬼火里面马上又浮现一张人脸,再次朝老吴咬去,人脸一击不中,就给了我和老吴反击的时间,老吴朝后一边退一边拿出黄符,我急忙看向老吴示意不可杀。老吴只能收了黄符,气愤的跺了一下脚,在朝后退。

  我闪身上前,快速在手上写上《二十四章经》的“封”字印,毕竟在人家的地头,人家对我们也无恶意,我想最好还是别下杀手。“封”字印,虽然会封住它,但是不会杀死,也能让我和老吴摆脱眼前的困境。

  等人脸冲到近前,我抬手就拍在人脸之上,那人脸露出痛苦状,慢慢缩回鬼火之内。我没有注意到的是,我刚拍到人脸之上的时候,石桥上的所有鬼火火把头露出了一张人脸,老吴可是看见了,着实把他吓了一跳,但是看到被我拍中的人脸痛苦的缩回鬼火之中,其他鬼火上的人脸就都消失了。他才放心下来,急忙上前帮我把我从石桥边缘拉回来。

  说起来慢,其实也就十几秒的时间。我和老吴都心有余悸的对望一眼。前方的舞阳也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只是低声说了句“走!”

  我尴尬指了指那个被我封住的火把,看舞阳没有回头,我也就没有多说,急忙跟上舞阳。

  这次我和老吴,真的没有再捅什么幺蛾子了,慢慢跟着她,走了大概十几分钟的时间,石桥的尽头终于被收入眼帘。

  尽头是一个大概有十米高的两开大门,两边都是山壁。走到近前发现这两扇大门都是青铜浇筑而成,门上雕刻着繁琐的图案,但是岁月变迁,已让它有些斑驳了。

  舞阳走到门前转身怒视我们,我和老吴被她看着很是尴尬,老吴摸摸鼻子上前说道:“姑娘,我们错了,真错了,实在是他好奇心太重了!”说完老吴用力指了指我。

  “额……”我尴尬的笑了笑。

  “好了,门后就出了尸河,别忘记约定!”舞阳看着我的眼睛说道。

  最o%新)章O节…z上酷匠网

  我差点又失神了,幸亏浮屠塔上已经瞄了她不少次,已经有抗体了。不然保不准这次还要失神。我撇了撇老吴,发现他也用力的眨了眨眼睛,比我好不到哪去!

  “放心,一定尽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