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切和我所知的尸主之地有一个很大的差别,截然不同。但是此时容不多想太多,显然那女子不在这一层,那就还在上面,白玉台前面就有一个楼梯,通向上方,我对老吴点头示意,然后我们朝楼梯走去,路过那些士兵的时候,一股腐朽的气息扑面而来,显然他们只是守护白玉台上面的老者而已!到了楼梯发下旁边还有一个通向下方的楼梯,里面很黑暗,看不清,顶上的夜明珠的光都不愿意光顾这里死的,死寂般的黑,只有最上面的一两层阶梯依稀可见,但是破败不堪。

  老吴走上前,想伸头看看下面有什么,我一把拉住,虽然我不知道下面是什么,但是我有一种直觉,只要我们下去,肯定上不来!

  “别节外生枝,下面不得了,我们抓紧上去!”我对着老吴摇摇头说道。

  老吴点点头然后我们就上了楼梯,第二层和第一层一样,周围站着士兵,中间一个白玉台,只不过这次台上面躺着的是一只白狐,很美,不掺杂一丝丝杂色。还有一点不同的是白玉台是漂浮的,塔的正中央。但是我们在一层的时候我们抬头直接能看见夜明珠,并没有这个白玉台,不能理解!

  大千世界,不知道的东西多了,我和老吴都没有过多停留,直接找到楼梯继续向上,直到找到那女子为止!

  接下来我们一路上到十六层,每一层都一样,中间一个白玉台,周围士兵守护。而每层的白玉台躺着的都不一样,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还有各种动物,有的我也不认识.

  不多第十六层的这个让我很诧异,因为它是一只公鸡,和寻常农户养的鸡并没有什么不同,唯一差别是他的鸡冠如火一样,很妖异。

  我和老吴停下脚步,对望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迷茫。我用了朝老吴点了一下头,继续上,生死看今朝。

  第十七层,意外的是白玉台上面没有东西。虽然诧异,但是我们没有过多停留,直接上到第十八层。

  十八层和下面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台子上面做着一个人,而引我们过来的女子就站在白玉台边。

  “你是人?”我很惊讶的问,就算上面做着阎罗王我也不会惊讶,但是这么暗无天日的尸河里,居然看见一个人身上有生气,很难理解!

  白玉台坐着的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男性,一声黑衣,背后还背着一把剑。听到我问的话,他才睁开眼,望着我。

  “是!”

  老吴悄悄拉了拉我的衣角,我对老吴点点头示意没事。我很诧异,我自认为话比较少,没想到这个黑衣男子话更少。

  看他衣服应该也是近代的衣服,说明她也是进尸河没有多少时间。虽然他是人,但是在这个环境下,却有种说不出的恐怖。

  “引我们过来做什么?”

  “帮忙!”

  “什么忙?”

  “度一具尸体来!”

  “这里尸体无数,还需要尸体做什么?”

  “大用,镇地狱判官!”

  “那尸体在何处?”

  “黄河!”

  “我不答应怎么样?”

  “你走,他死!”说着他指了指老吴。

  不得不说我在气势上已经输给他了。我为人孤冷,没想到碰到比我还孤冷的。气氛僵持不下,老吴在我身后,我都能听到他的喘息慢慢变大!

  人在屋檐不得不低头,我还是打破僵局问道:“为什么我能走,他不能?”

  “因为你是殉墓人,他不是。我不能杀你,但能杀他,你当作威胁就好!”

  “你怎么知道我是殉墓人?”我是真的诧异,他是怎么知道的。

  “她告诉我的,你们一进尸河我就知道了,所以我让她引你们过来。她是尸主,对一些气息很敏感,你身上带着祖陵的气息,很好认!”她看了看旁边的女子然后对回答道!

  “你是人,为何在这里,和尸主混在一起?”我感觉他的确有求于我,所以我也就不再顾虑,问出我最想问的话!

  “我是人,替人守护这里!她是尸主,下面你看到那些都是尸主,但是尸主就要为恶?他们不光是尸主,还是这一方生灵的守护神!”

  看他的确没有害我们之心。我问道:“就算你们找我帮忙,能不能告诉我事情的原委?”

  “可以,我也是几年前才进入这里,替人守护,让舞阳告诉你们吧!”他话音一落他旁边的女子慢慢走上前,原来她叫舞阳,我和老吴都忍不住的想!

  舞阳虽说是尸主,但是和我书上所描述的尸主还是有差距,最起码他身上我感觉不到尸气,但是我也感觉不到生气!

  “二位,逼二位前来实属无奈!”舞阳随是尸主,但是话语从她口中说出来和正常人并无差距!

  我和老吴没说话,等着她的下文!

  “你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塔是上十八层下十八层,你从第一层一直到这里看到的都是尸主,当然包括我。”

  “但是我们不是自然而形成的,而是故意的,我们的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镇压下十八层的判官!”

  “下面的十八位判官从何而来我们并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们现在是什么时期,我还为人时那是西汉,十八位判官从何而来我们不知道,但是据说来自地狱。他们可以修改人的生死时间,他们为祸一方!”

  “本来他们做的天衣无缝,当时有一个玄天门掌门的长女意外糟他们毒手,玄天门掌门算到他的长女不是短命之人,肯定中间有阴谋,这十八位判官才慢慢浮出水面!”

  “判官,是地府里面断前世今生的判官么?”老吴诧异的问道,这的确有点匪夷所思。

  “一直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来自地府!”

  “他们暴漏出来之后,当时可是说举天下之力围捕他们,当时基本绝大多数的门派还有朝廷都参与其中!”

  “当时不管是谁,只要被他们一改生死谱,不出一天就会死,当时也不知道究竟死了多少人,发现根本没有办法杀死他们,准确的说,他们不是人。也许他们真的来自地狱!”

  “举天下之力终于将他们抓住,才发现他们天不收地不管,根本没有办法杀死,最后没有办法才镇压在此,修上下十八层浮屠塔!而我们,就是当初围剿他们身死的各派中人!”

  (酷|匠e#网正“9版`首☆发

  虽然我很想问,下面的白狐以及那种有着妖异红冠的公鸡也是你么门派中人么?但是我并没有问出口!为什么人能修行,而动物不行,而植物不行,就算今天也有很多活了大把岁月的动植物,这样想来也就不是那么匪夷所思了!

  “你们在这里就是为镇压那判官?”

  “是的,他们被捉拿后,就散发着死气,惊天的死气,基本只要活物在他们散发的死气范围之内不出一刻就会侵心而死。”

  “所以当初为了能镇压他们,我们寻来龙脉重器,加我们这些尸主的尸气来中和他们的死气!”

  “那下面那些尸体和像蛇一样的怪物是怎么回事?”

  “那蛇其实是放养在那,防止生灵靠近,而尸体,是为了帮助我们这些尸主能坚持下去。他们大多数都是当初围剿判官而死去的的人,还有当初为了修建这十八层浮屠塔而死去的工人,但是这些尸体还不够,那些蛇需要食物,我们需要尸气补充,所以就有了他们的存在!”说完舞阳看了看那位黑衣男子!

  “我死后再到我化为尸主醒来,他们每隔几年就会送一批尸体来,而他们也是我们十八层浮屠塔的核心,我们主中和,而他们就是为了镇压。”

  舞阳说完,我们都一起看向那黑衣男子。看他怎么说!

  “我说了,我是替人守护,我不是舞阳所说那一脉的人,你们放心尸体不是他们那一脉杀生所得,而是都是死人,被他们偷来运往这里!”

  “偷来,也是一种罪孽啊,不过也是一种大无奈!”我叹道。

  黑衣男子淡淡看了我一眼,然后叹道:“的确是一种大无奈,西汉,那时候朝廷会每年特批一批囚犯尸体给他们这一脉,运往这里。但是随着岁月变迁,慢慢的朝廷不再特批尸体了,但是还不算断了路,把无人认领的尸体都给他们了;到了最后就成了人见人打的偷尸贼了!”

  “呵呵……”我和老吴只能苦笑………………

  就在我和老吴还在想出去之后能不能通过国家帮帮他们的时候那黑衣男子又说了:“不过他们这一脉现在终于不用坎坎坷坷过日子了,前些年的战争,他们这一脉,想要通过战场的上的尸体补充尸源,被抓住了,都枪毙了。我找到他们这一脉的时候就剩下一个人,但是他根本不知道他们这一脉的使命或者说枷锁,他就是一个普通人,所以我代替他来这里守护!”

  我和老吴都很敬佩眼前的这位黑衣男人,他虽然说的很是随意,但是能放弃外面的大千世界,独自来到这里暗无天日的地方默默守护,又怎是一种大善与大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