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老吴问我!

  “明显尸主不想我们回去,让我们继续往前走,硬闯的话基本必死无疑,虽然不知道尸主打的什么注意,但是它想杀我们很容易,到现在还没有杀,说明它有目的,我们先按照它的意思来,说不定有一线生机!”我回答道……

  我和老吴都不是拖沓之人,既然决定了,就去做!虽然转身的一霎那我脑海闪过祖陵的大门,还有小兰的身影!谁又没有牵挂呢?

  一路上我们很沉默,只是偶然停下来喝水和吃一些干粮!

  我和老吴不知道走了多久,每次感觉近了,却总是走不到老吴口中尸气浓郁的地方!

  鬼打墙么?不可能,因为我们都不是普通人,在清醒的状态下,被套住了肯定有感觉。所以我们只能朝前走。

  慢慢的我背包里面的水和干粮见底了,我们只能喝泡着尸体的河水,还好此时这里的尸体都是站着的,也许这样心里好受些!水很清凉,没有其他味道。

  当干粮没了的时候,我和老吴真的有点发慌了,这地方真的除了水就剩尸体了!别说鱼,就连之前的怪物都没了!

  我和老吴只能挨着饿,这时候已经不介意泡着尸体的水了,最起码能够稍微充实一下五脏庙,虽然时间很短!

  我和老吴不时将目光放在尸体上,我两也几经崩溃,大骂过尸主,但是又能如何?还是饿?

  我和老吴开始有点因为饥饿产生的眩晕,我还好点,老吴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吃到正常食物了,老吴走路都开始摇晃,这样下去,不被尸主杀死,自己都饿死!

  老吴饿到站不直腰了,我们还坚持着最后的底线,没有去动尸体,我这时候在想,为什么这里的尸体不腐烂,有蛆虫多好……

  最后,虽然我和老吴一百一千一万个不愿意,我们还是踏破了底线,我现在不想说这些,我希望忘掉这段记忆,我能说的是,我吃的时候我落泪了!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不必多说了……我和老吴如两个行尸走肉一样,朝着一个方向,不停的走!直觉上我两大概走了四五天,但是如一生一样漫长!

  前面出现一个很大的拐弯,近乎有90度,老吴告诉我,有种强烈的感觉这个弯过去就到了他一直感觉要到却迟迟未到的尸气浓郁之地!

  我两慢慢走去,不知道为什么走这么慢,也许是担心最后到底是死是活吧!不过走过这个弯角的时候我老吴都定定站着一动不动,因为眼前的景象,太不可思议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比我们一路走来都要大得多的空间,而空间的正中央有一座城,四周城墙环绕,城中央有一个很高的建筑,也许是一个塔,上面有一个很大的发光球,像极了夜明珠,但是大小不知道,离得有点远,夜明珠发出的光芒很亮,刚好将城都照亮!

  但是这些并不是我们震惊的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城门那里有士兵在站岗,而且城门人流不息,士兵不时拦下一个人不能说是人,因为他们没有生气,都是死人,盘问一番!

  “阴曹地府么?”老吴喃喃的问?

  “不知!”

  “要不要下去?”

  酷●匠网c首r发-\

  “都走到这了,还有什么好怕的,一起闯一趟吧!”

  “好!”

  聊完,我就和老吴出发了。

  我两慢悠悠的朝城门走去。眼前的这一幕让我的心跳快速的跳动着,我忍不住想如果这一幕出现在世人眼前,是否会改变他们的世界观?

  慢慢靠近人流,我们看的清楚了,这些行走的人其实也是尸体,一样死鱼般的双眼,僵硬的四肢,很不协调的动作,有一种大恐怖!

  站在城门边的士兵们会不时上前盘查,但是靠近后我发现他们没有话语交流,只是走到一具尸体前站定,那具尸体也站着不动,几秒后士兵转身离开,尸体继续前行……

  很诡异,如果不是他们破烂的衣服,不协调的动作那这真的如古时候城门的风景么?但是这般风景却永远不可见,因为时代的脚步已将它抛弃在时间的长河!

  我和老吴悄悄走进人流,跟着前面的尸体慢慢朝城门那里移动……这时候我可不敢插队,怕横生变故!

  当我们靠近城门的时候城门上破烂的牌匾上面的几个大字还依稀可见,虽然它已锈迹斑斑。

  两个大字“尸陵”,下面有八个小字,因该是“尸家重地,生人莫入。”大致是这样。

  我没有过度的留意城门因为我们离士兵越来越近了,怕士兵会上前盘查我们,我悄悄把老王拉到我旁边,这样士兵上前盘查的时候就是盘查我,而不能盘查他,有变故我还能阻挡一二。

  也许是怕什么来什么,就在我刚离城门不足三米的时候,一个士兵径直朝我走来,这时候虽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但是还是要面无表情的站定,如其他尸体一样,等士兵前来。

  我们站定的瞬间仿佛世界都安静下来,我的眼角余光看到老吴的汗水一滴一滴滴在地上,响起“啪啪……”的声音。另外就是这个士兵走过来身上腐朽的盔甲摩擦产生的“咯吱咯吱……”声,很刺耳,如阎王的一道催命符!

  刚才我看见士兵只是在尸体前站定,然后几秒钟就转身离开了,我以为这个只是他们生前的一个惯性反应,没有交流,我以为我只要站定就能蒙混过关,但是却错了!

  刚开始,虽然士兵在我面前站定,我也站着面无表情,只有一滴滴汗水滴落,但是盘查其他尸体的时候基本五六秒就会转身离去的士兵却在我面前站了超过了十秒,我知道恐怕被发现了。

  变故就发生在霎那,士兵毫无预兆的直接把手中那支锈迹斑斑的长枪对准我的额头,老吴在旁边直接抓住我的衣服准备拉走我,但是我的手直接抓住他的手腕,就这样一动不动。如果把我们的衣服撕去,你会发现我们手臂上的青筋一根根暴起。我看到老吴双眼充血,我想当时我也差不多和老吴一个样子。

  在那士兵举起长枪之后,周围的士兵都跑过来,围住我和老吴。逼不得已我会反抗,但是这是下下之策,我想尸主让我们过来,不会这么简单就让这些士兵杀死我们!

  也许是我的断定是对的,就在士兵准备杀死我和老吴的时候我也抽出桃木剑,准备血拼,突然城墙上面传来一个声音,没有办法用言语形容那个声音,最起码我的文字表达不出。很短促的声音,那些士兵如之前我杀死一具尸体,周围那些尸体一样,立马无视我们,士兵转身离去!

  我抬头看向传出声音的城墙上面,是之前我们看的那个女子,那个女子也看着我,如初见时一样微笑着,我和也老吴也如初见一样,呆呆地看着她,但是一霎那,我的木剑上传来一股刺骨的寒流,我瞬间就清醒了。

  那女子也许是知道我清醒了,转身跳下城墙然后快速朝城内跑去,不能说是跑,她是一蹦一蹦的,但是她的一个起跳都有七八米,那么高,一蹦就是十几米那么远。此时我也顾不上许多,拉着老吴就追过去,这个女子应该就是尸主,一切的原因所在!

  老吴还在入神中,被我一拉也清醒了,立马跟着我追上去。这时候所有士兵和尸体都像是我们不存在一样!跑进城内,一路追过去,但是还是看到城内的景象,怎么说呢,各种小贩和店铺林立,但是所有的人都是尸体,如城外一样,所有商品也早已腐朽。此时顾不上细看,只知道追那个女子。

  我们的速度无法和她相比,但是他每一次跳起来,我们都能看见她,仿佛是告诉我们她在哪一样!追了一会,我意识到那女子是朝着城中央的塔去的,我和老吴加快脚步,追过去,我们发现离塔越近,周围的尸体就越少,但是这些尸体的有的已经只是白骨,却一样站立着行走,当离塔不足一里地的时候基本周围就没有一具尸体了!

  到了塔前我和老吴都停下脚步,打量一下这个塔和外面的古塔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距,只不过是顶上的那个巨大的夜明珠是如此的耀眼。一路走来,基本什么都见识了,神经也有点麻木了,没有过多停留,我和老吴就进入塔里。

  进入塔里,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里面很祥和,雕梁画栋,美不胜收,唯一不足的是,中间一白玉的平台,平台上面躺着一只老头,很祥和的闭着眼,周围站着十八个士兵,和城外不一样的是这里的士兵穿着都是白色的铠甲,而且如新的一样,他们一动不动,但是我和老吴都没有松懈,走到白玉石台近前看着老者,如果不是在地下,我还真的以为他是睡着了!白玉台上方是一个镂空的,一直可以看见塔顶的夜明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