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在这里已经不再重要,我们做的就是一直走。

  突然,我一把抓住老吴,并作出噤声的动作,手指指了指前面,老吴也停了下来……

  我们慢慢登了下来,老吴顺着我指的的方向看向那里!

  那里站了一个人,白衣,应该是长发,背对着我们,一动不动!

  你没有听错,是站着的,我和老吴也不普通人,但是看见这一幕心里还是有一点发虚!

  不知道是活人还是死人,正常情况这里不应该有活人才对,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是死人!

  就像我刚下来的时候遇见的诈尸,也许这也是!

  我和老吴最终还是决定不去招惹这个东西,慢慢绕过去!

  '酷{!匠C网,Y首r发br

  我和老吴慢慢的走,尽量不发出声响,就这样我们一直走过去那个身影也没有任何变化!

  最后快离开的时候我忍不住回头看了它一眼,但是……

  时至今日,回想起那一眼,我也历历在目,我看见的是一个女人,一身素白,额前的发丝有些湿润,脸色很白,但是不可否认那一张脸很美,真的很美……

  我形容不出来,那一眼的感觉,她对着我笑,我也想对着她笑,但是我笑不出来。

  我就这样傻傻的看着她,知道现在我也能确定那是我遇见最美的女人,请原谅我用人来称呼它!

  老吴看我不动,也看了它一眼,就这样我和老吴就傻傻站住了,我和老吴不知道在哪里站了多久,只知道最后我的木剑还有老吴怀里的玉观音发威我们才清醒过来,但是已经找不到它了!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醒来后没看见它,我感到失落了!

  也许老吴和我感觉一样但是我们都没有提这个,继续向前走!

  我们一路小心翼翼朝着老吴所说尸气很重的地方走去……

  我脑海也不是浮现那个女人,是鬼?是人?是妖?

  世界这么大,不可能每件事情都明明白白……

  但是很快我就不得不专注起来了,老吴因为是阴阳行者,对尸气这些比较敏感。随着我们离尸气源地越来越近,我也慢慢能够感觉到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尸体和怪物的数量开始减少。我和老吴对望一眼,知道近了!

  但是下面发生的一切又彻底颠覆了我的认知!

  老吴的身体得到食物和水的补充已经慢慢恢复过来,所以速度上我们也上来了!很快我们看见了第二具站着的尸体,我的心里小小触动了一下,会不会是她?

  但是走到近前才发现这具尸体是穿着腐朽的盔甲的,显然生前是一个士兵!虽然有些失落,但是我和老吴还是决定沿用上次的方法,不招惹。经历绕过去,做过去的一瞬间我就如上一次一样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也许是我想看见什么?

  但是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被不明透明液体包裹面容扭曲的脸,还有一双如死鱼一样的双眼!我转过头不再看,发现老吴也刚好转过去的脸……

  随着时间推移,更多站着的尸体出现了.他们穿着不一,有的穿着朴素的白衣,有华丽的绣着精美图案的丝绸衣服,有各式各样的盔甲等等……

  但是他们都如刚才的看见的那个被不明液体包裹扭曲的脸,还有一双死鱼般的眼!

  我和老吴都对望一眼,都看到对方心里的迷茫!

  但是唯一的好处是他们都一动不动的站在那,中途我好奇接近一个用手摸向它,但是我一接触它,他就变了,抬起双手掐我,并且张开口咬我的脖子!

  虽然变故来的突然,但是我也是做好了准备才摸向它的,所以和刚入尸河杀死那个诈尸的一样,“灭”字决送它永享极乐!

  我解决它回头准备和老吴说话,但是我看见老吴一屁股坐在地上,为何这么失态?

  我感觉扶他起来,从他眼中我看见了恐惧!我也跟着咽了一口口水,是什么让老吴这么失态?

  老吴平复了下心情和我说:“刚才你去试探那具尸体,我就留意周边的情况,以防发生变故,我看见尸体准备掐你的时候我不免有些紧张,但是我知道你能解决,而我就是要留意周边情况,但是就在你将它杀死的时候……”

  说道这里老吴停顿了一下,我看见他喉结滚动了一下,咽了一口口水!

  老吴接着说道:“就在你用木剑钉住它,在它额头画符的时候,我发现这里站着的尸体,所有的好像一下子真的活过来了,因为他们都转头看向这边,虽然他们的眼睛如死鱼眼一样,看不到眼珠,但是我能感觉到杀气。并且他们的脚都抬起来,准备朝我们这边走来,我以为这次肯定栽了,刚想喊你跑,但是他们又全部放下脚,回过头不再看这边,不再看这边,如之前一样。我感觉他们刚开始是想杀了我们两,然后好像是得到什么命令一样,又不动了!”

  听老吴说完我也心有余悸的看了看四周,基本都是站着的尸体,根本跑不出去,目光所及不下百具。

  我打量着四周,希望能找出什么蛛丝马迹,说不怕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随时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突然,我看见远方一闪即逝的素白,对,那抹熟悉的白!

  我想起那张脸,仿佛用刻刀深深刻在我的脑海,我转头看向老吴,老吴还在打量着四周,显然他并没有看到!

  “老吴!”我很沉重的喊了一声!

  老吴转过头看到我的脸色很深沉,问到:“怎么?”

  “哎…”我深深叹了口气…

  “老吴还记得我们看到第一次站着的尸体么?”我看着老吴问道。

  老吴疑惑的看着我,点了点头!

  “你知道那是什么么?”

  老吴摇摇头。

  “我刚才又看见她了!”我看着老吴说道,我的眼底闪过一丝恐惧!

  老吴看着我不说话,他知道我还有下文。但我还是看见他眼里闪过莫名的情绪…

  “我们遇到麻烦了,我知道这些是什么了,这些站着的都是阴尸,而我们第一次看见的那个可能是尸主!”

  “我家里面的古籍比较多,记载大多都是奇闻逸事,我也是突然想起来的!”我看着老吴深沉的说道!

  “那有没有办法破解?龙脉重器会不会有影响?”老吴着急的问道!

  虽然同我一样被尸主迷惑了双眼,但是涉及到了关键老吴还是立马清醒过来!

  “以现在你我两人之力,无法破解,对龙脉重器没有影响,而且这里肯定有龙脉重器!”

  “哦,这怎么说?”老吴问。

  “尸主,这东西基本上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近代我是没有听过,这跟它形成的条件太苛刻有关系!阴之极致,尸之重地!”

  “阴之极至,尸之重地,这就是形成的条件么?”老吴深思道。

  “不错,以前我以为这是一条水龙脉,但是现在已经肯定是一条阴龙脉,阴龙脉龙头位置就是阴之极致,而这些尸体就是重地,但是大多阴龙脉都有异兽守护,所以很难成为尸之重地,因为平常人来不了,而这些尸体肯定是其他原因来到这里的,而且尸源还在不断补充之中,其中有猫腻!”

  “的确,这些尸体的服饰什么都不一样,明显不是一个时代的人!说明每个时代都会有尸源补充。但是好像并没有近代人的尸体在里面?”老吴补充道……

  “的确,我也注意到了,说明可能发生了什么变故!补充尸源,一个是外面有人不时朝里面补充尸源,而且肯定是一个传承久远的有势力的团体:还有一个就是邪法,通过鬼怪杀死或者迷惑人带来这里!”我说道……

  “看来不简单啊!”老吴叹道……

  我们没有继续讨论下去,因为当下活着出去才最重要,龙脉重器这里肯定有,但是我们肯定没有能力去拿,所以我们接下来唯一目的就是出去!所有一切等出去了才作打算!

  老吴本来想继续坚持,得到这里的重器,但是我一句话就浇灭了他的所想:“这里的龙脉重器,肯定没有办法使用,就算是我你把重器放在我面前,我也没有能力去拿,这个已属于阴器,不能镇压护陵人!”

  虽然老吴很想知道阴器和龙脉重器有什么差别,但是我并没有和他细说,对这个世界我本来了解的就不多,大多都是在古籍和当地质朴百姓口中对世界的认知。这次下山之后,发现世界的重心已经变化!

  这世间人,能有几人知奈何桥上的凄然离殇!

  也许这个时代的尽头,人们会驻足,回头想自己抛弃了什么!

  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按照原路返回,我和老吴也是这么做的,但是我们按照原路回去没走到一个时辰,就发现路不通了!

  不是因为塌方了,而是因为来的时候所有躺在地上的尸体都站了起来,通道挤得密密麻麻,刚开始我和老吴还一厢情愿的以为只要不碰它们就行了,谁知道只要一靠近它们,它们就会攻击,而我们退回一点,它们又站着不动了,我和老吴对望了一眼,看来是不能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