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到小兰面前拉了拉她的小马尾,大叫一声:“回神了!”谁知道一下子小兰就一下子吓的坐到地上了,看来小兰被这条蛟龙吓的不轻啊!我不知道这种蛟龙如果出现在平常人的视线中,会不会造成恐慌啊?

  第六天我们准备回去,在向云伯告辞的时候云伯把我叫到一个房间里!跟我说:“不管你此去成功与否,事情一了,我求你一件事情。我大限将至,最多也就一两年时间,你事情做完后,来接子然下山吧!”

  酷;匠*c网%l永…久}免费…g看☆小-\说

  我认真看着云伯,最终叹了口气问道:“真要如此么?要不我寻些修道之人前来昆仑?”

  云伯摇摇头叹道:“时至,命至,不必如此麻烦,你到时候来接子然吧!”

  我也只得同意!云伯转过身,摆摆手,示意我离开,我只得在他背后轻叩三个头,也算是对这个大悲苦的老者最后的送终吧!

  我站起身,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只能强忍着说道:“云伯,您保重!事一了,我来送你最后一程!”我们都知道,此一去就是天人永隔了!我说完转身离去,我不敢过多停留,生怕自己不争气的泪水被云伯看见,唉……

  子然送我们到山门,我转头又见石碑上“一生一死一浮生,一阴一阳一昆仑”五千年沧桑难为水,终究要到尽头!

  我上前摸了摸子然的头说:“好好照顾云伯!”

  然后低声说了句“走吧”小兰和老吴也对子然说了句“保重”子然担子太大了,得到我们的尊敬。我们走出大阵,耳边还依稀听见子然说:“再见大哥哥大姐姐吴伯,快点来看我哦!”

  出山的路,比进来要好走不好,但是我们三人却一个个拖着沉重的步伐,昆仑对我们来说太重了!

  出来用了十天,又重新回到了文明世界,我们三人又仿佛变回了自己,我还是孤僻不爱说话,小兰在向龙政委汇报情况,老吴则像保镖一样站在我身后!

  我们本来并无交集,本就是临时走到一起!出了山才恍如隔世,都有各自的身份,不像深山里!

  等小兰把事情和龙政委报告完,龙政委说会派人来送我们去西域,也就是现在的新疆!到了新疆后,我们开始向周围人打听,这片地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么?当地人说当地有一个圣湖,都说里面有湖圣,经常有人和牲畜失踪!

  我找来地图看看这个圣湖的方位,线索也许就在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我们一行赶往圣湖!

  到达圣湖后,我们先去看了看地形,发现只要我碰到圣湖的水,我身后的木剑总是隐隐颤抖,这湖太深适合藏东西啊,这湖里肯定有古怪!

  小兰下车后看见湖第一句话就是“以前去别的湖总感觉湖很美,怎么到这个湖就发现这湖这么阴森呢?”

  湖里面肯定有东西,平常人都能感觉到不对劲,说明这个湖里面的东西了不得啊!我们在湖面安营扎寨,然后慢慢调查!

  没想到当晚,当地人就找到我们说出事了!来人说死了几个人,刚刚发现尸体。

  我们赶过去,路上听到的情况是,五个十几岁的小孩,三男两女一起去湖边钓鱼,晚上家人老是等不到人回家,几个家长就去找他们,然后听他们的朋友说去湖边钓鱼了,因为当地人,大人都告诉家人不要去圣湖边,里面有湖圣,不能惊扰湖圣,那几个小孩不听话跑过去钓鱼!几位大人,带着当地的老者找来湖边,然后就发现了尸体!

  唉,我们赶到后,老远就能听见凄厉的哭声,天下最可悲的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我到岸边后看见尸体,很惨,五个孩子现在只有两条腿和一个手臂,还有一个女孩的头放在岸边,其他都没了,又怎是一个惨字可以形容?

  尸体边十来个人哭的很凄惨,他们连尸体都没有,只有那个小女孩的父母才能对着自家孩子的尸体哭泣吧!小兰被眼前的景象给深深触动,不时擦一下眼角。

  我的眼眶也有点发红,也许就老吴还好点,毕竟经历了那么多,那几位父母的哭声,如此凄凉,如一把把锋利的匕首,不留情的插入在场所有人的心窝,这也许就是天下最可悲的悲剧!老吴也不不禁深深叹了口气。

  我们平静一番后,我转头对小兰说,不适应你先到旁边去吧,我和老吴看看尸体,看能不能推断出是什么东西所为!

  小兰轻轻点头,魂不守舍都走到旁边,也不介意地上的杂物,一屁股坐在上面,深深把头放进臂弯,从肩膀的抖动看得出来她很伤心!

  我和老吴来到发现尸体的当地老者面前,问最先发现尸体的是在哪里,老者把我们带到一边,指着湖水说,当时这残尸就散落的飘在水面,都离岸不远!

  我心里一凉,这下糟了,果真是湖里的东西弄的,我们搭建营地的时候我就说这个湖里的东西不简单,当时不确认这东西是恶是善!

  我来看见尸体的时候还层有一丝侥幸,可能是陆地上的食肉动物所为,现在破灭了,尸体在湖里发现,肯定是湖里的东西所为!善,如在我长安老家旁的那条大蛇,恶,如这湖里的生灵!

  我深吸一口气,第一次见这么惨的尸体,对我心理的冲击还是很大的,我和老吴走道尸体边,仔细观看尸体,那个小女孩的眼睛还睁着,老吴叹了口气走到头颅边,说道:“尘归尘,土归土,既已走,何存念!”说罢就用手把小女孩的眼睛合上。

  但是意向不到的情况出现了,小女孩的眼睛合上后,他的父母哭泣的更厉害了,知道女儿就此离去,旁边的人都叹了口气,谁想到本来小女孩闭合的眼又睁开了,死死盯住他的父母。

  当时在场的人轻的吓的后退三步,胆子小的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小女孩的父母凄厉的哭声一下子静止,停顿几秒后像是疯了一样来要抱住女孩的头,嘴里还念叨:“女儿啊,你怎么狠心抛下我们,自己走啊!”幸亏老吴眼疾手快,冲上前,拦住她的父母,当地的工作人员也上前拉住他的父母,现场已经接近失控了!

  我只得大喊道:“大家不要慌,不要慌!”可是没人理我,这时候谁理我一个年轻人啊!

  这时候当地的工作人员上前,安抚情绪,大喊道:“这个先生是从首都来的,大家不要乱,听他说,你们现别哭了!别哭了,听他说!”一连重复好多遍,加上旁边人都在劝导,那几位父母才慢慢停下来!

  看差不多了,我就上前说道:“各位,我们本是过来办事,碰巧遇到这件事情,既然遇到了就会给大家一个交代,我们估计这个不是这个湖中的湖圣做的,而是湖里的一种不明动物所为,所以我们接下来需要详细的调查,也希望各位多多配合我们,对于几个遇难的孩子,我们也是无能为力,但是我们一行人这位叫做老吴,他是一个道士会超度他们的,让他们少受苦难,尽快投胎,也请各位节哀!”

  我知道当地人对这个湖里的湖圣很是敬仰,万一说是湖圣所为,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只能欺骗!周围人一听老吴是道士,死难孩子的父母上钱就要给老吴下跪,让他好好超度他的孩子!老吴只能拉住一个,都在下跪,只好作罢……

  老吴看拉起无果,只能站起身,说道:“各位,我会尽力的,但是你们要起来,你们跪着让我好生为难!”我和小兰和工作人员都上前搀扶才让这些人都站前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