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然小兰以为这些实物肯定是那位老者编制的陷阱,然后子然出去布置,然后才有这么多猎物,说实话我和老吴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子然却说:“不是,大姐姐,都是红姑姑送来的!”我们三人对视一眼,那位老者骗我们?还有第三个人,为什么告诉我们昆仑就剩下他和子然两个人?

  难道这位红姑姑最近才死,所以他才说现在只剩下他们俩?但是这兔子的新鲜度来看应该就是这两天送来的!我就问子然:“子然,这个红姑姑是谁啊,能带我们见见么?我们刚来,应该认识下,不然到时候遇到我们以为我们是坏人就坏了!”

  谁知子然说:“红姑姑就是红姑姑啊,你们现在见不到,她出去了!”红姑姑就是红姑姑我们三人一头黑线!太天真了,我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还好老吴见过的点子多,问道:“我说小孩,你们没事谁烧饭做菜啊?”我和小兰眼前一亮,对啊,这样一问不就出来了,红姑姑是个女的,老者腿不方便,子然太小,那烧饭什么的肯定是这个红姑姑在弄!子然嘟了嘟嘴说:“我不是小孩,每次都是我把菜洗好,师傅烧!”我们三人心都咯噔了一下,红姑姑不是人?

  现在的情况就是比较复杂了多了一个不确定因素,但是我看老者和子然不像坏人,如果华夏顶尖的教派都如此,则危已!小兰想问到底这红姑姑到底是谁,我心中已有定数,拉了拉小兰的小马尾,对她摇摇头!她也是聪慧之人懂我意思,然后就是劈天盖地,威震八方的做饭了,老吴年纪比较大,不好意思跟我们争抢,我想吃鹿肉,和野猪肉,小兰想吃野鸡和蔬菜,子然说今天应当吃野猪肉了,反正情况很复杂,老吴不和我们抢但是时不时会冒出来一句,野鸡虹桥好吃,鹿肉要烧辣一点!

  在我们吞口水快饱了的时候,终于开饭了,子然用碗盛了米饭和食物送给老者了,我们三人只好等子然回来,又是一阵煎熬。子然太懂事了,懂事到我们都有点为他感到心酸,他的年纪和他所做的事对比如此强烈!子然回来后我们一起嘻嘻哈哈吃完饭,子然很开心!饭后还和小兰争着刷碗,呵呵,虽然最后是我刷的!

  洗刷完我们一起再次来到大殿,老者看我们来了笑着说:都坐吧!我们一个个都在傍边坐下,子然则跑去老者旁边坐下,看我们都坐下后老者问道:“几位,远道而来,是有什么事情吧!”我说:“老人家,我们大老远赶来的确是有求于你!”

  老者笑了笑说:“我和你父亲本是旧识,你乃故人之子,叫我一声云伯吧!”我笑了说:“晚辈自当领命,云伯!”之后我们把来意和长安那边的变故和他说了下,他当时也被吓了一跳,后来听我说只是护陵人被我挖出来后就放心了,他跟我说,只要是后期葬的一切都有生机,如果动了祖陵核心,则无解救之法!

  最后我问道此行最重要的,龙脉重器!云伯一听龙脉重器就说,你家那口磨不就是龙脉重器,压不住?我一听心里一揪,猜测果然没错,那口老磨果然是龙脉重器,不过肯定有损了,不然也不会放在我家院子里这么长时间,我只得告诉云伯说,我就是用那口磨我们才有三年时间!不然早就爆发了,云伯之后跟我们说了龙脉重器最有可能出现的地点,西域最有可能,因为云伯年轻的时候听过西域有龙脉中期的消息,不过要得到一件,太难太难,云伯说。

  龙脉重器只在险地的龙脉中才有,还有一定远离人烟,最重要的龙脉重器肯定有护脉神兽守护,得到不易啊!

  我一听跟我所料想的差不多就问我们这样这一行有没有可能得到,云伯只说,“难!不过万事总有一线生机!未来的事情谁又能说明白!”难,我也知,可身后万万百姓更难,不能退啊!

  得到我要的线索后,我就问道:“云伯,在厨房的时候听子然说有一个红姑姑,是谁啊?”

  小兰和老吴都竖直耳朵,显然他们也好奇!云伯笑了说:“红姑姑就是一条蛟,当初门派的护山神兽走的时候留得一对蛟!”

  我惊讶道:“来的路上我们也遇到一个湖,里面有一条老蛟还有一条幼蛟,不知道是不是红姑姑!”

  …E更~新最快$上酷G匠网9n

  老者摇摇头说:“那个湖里面是那对蛟的窝,不过你们来看到的应该是小红的配偶和它的孩子!一般情况都是小红在弄些吃的送给我们,而他的配偶则是守护门派不被侵扰!”

  原来如此,我问道:“还有一事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来的时候经过那个湖那个蛟没有阻拦?”

  云伯则说:“是我告诉它的,当初和你父亲分别的时候他就说我和他缘分未尽,前几天我算出来有故人来,所以我就告诉小红让它们不用阻拦!就算不是你们其他人也进不来大阵啊!不过到头来还是未见到故人!”

  我叹了口气安慰道:“云伯,生死有命,云伯你也不必如此执着!”

  云伯也叹了口气说:“人要死,总是想起以往的人,让各位见笑了!”

  这时候小兰问道:“云伯啊,你说那蛟是你们护派神兽所留,那你们护派神兽是什么啊,怎么死的啊?”

  我一头黑线,不由小声对小兰说道:“不得无礼!”

  然后转头对云伯说:“小兰这个人就是好奇心重,其他方面都不错的!”

  谈及门派的护派神兽生死还是很忌讳的!不过云伯也没有生气,笑着说:“呵呵,有点好奇心是好事,神兽死没死我不知道,当时它带来两条蛟龙,然后就下山离开了,它是条龙,门派记载,他是门派的第三十位祖师带回来的,然后就一直守护门派,昆仑之所以一直能超然世外,它的功劳是最大的,以往的战争基本不敢打到昆仑来,都知道昆仑有条龙,不能在昆仑厮杀,师兄弟还在的时候突然又一天他带回两条蛟后就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我也不知生死!不过话说回来,我这双腿当初也是因为好奇心才残废的啊!姑娘以后要懂得量力啊!”

  我答道:“小兰放肆了,云伯别见怪!”

  “别的就不多说了,你们去休息吧,多待几天,培培子然,这孩子太孤独了!”

  “一定一定,那我们就告退了!”说罢我们离开大殿,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我们在昆仑待了六天,值得一提的是第五天红姑姑又来送食物了了,我们先是听见一声动物的叫声,然后就听子然叫道:“红姑姑来了!”就往山门那里跑去,我们也好奇就跟着跑去了。

  然后我们就在山门那看见一个大头,像是蛇头,嘴里叼着一只大野猪,看到子然来了后把野猪放到地面,然后警惕看了我们三人一眼,然用头蹭了蹭子然的胸口,就游走了。然后子然叫了声:“红姑姑再见!”

  我们虽说没有到山门那,但是还是被深深的刺激到了,那一个头估计就要两三米长一米多粗了,视觉上的刺激太震撼了,小兰直接就张着嘴一动不动的发呆,老吴我也看到他往后退了几步,虽然知道蛟龙不会伤害我们,但是还是被吓到了。就我还好,不过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主要还是因为我家附近有一条三十多米长的蛇精,经常看到,所以我对这个蛟龙有点免疫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