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阵就看见一个七八岁小孩,梳着清朝时候的小辫子,穿着普通的麻衣!小孩的旁边是一个大的石碑,石碑后面是一个大的山门!

  石碑上面写着一行字:“一生一死一浮生,一阴一阳一昆仑。”后面的山门差不多有四米多高,上面用草书写着昆仑两个字,虽说经历了岁月与风雨的敲打,但是昆仑这两个还是那么挺拔不拘,像是刚刻上去一样,不过门牌楼就可以看出岁月沧桑了,有的地方已经布满裂痕,藤蔓松散的缠绕在上面,仿佛要告诉我世道沧桑!

  酷}~匠网U永?久免P费G看小"说Wp

  我们三人像是傻了一样,看着这个门牌楼和石碑,不能自拔,这是后这个孩童大声说道:“师傅让我带你们去见他!”我们才一个个回神!我嘴里还不住念叨:“一生一死一浮生,一阴一阳一昆仑!”

  我们跟随小孩穿过山门往里面走,一路上我们都很压抑,因为出了山门给我震撼之外,这里的一切都太普通了,跟我们想象中的世外之地差距太大了。

  一路上荒草丛生,只有这条山路还依稀可认之外,其他地方都很荒凉,有倒塌的屋舍,也有破败的凉亭,如果不是路头那个山门,我都以为是被人荒弃的村庄!走了十分钟左右我们看到了地点,一个殿宇,虽然处处透漏这沧桑,但是也可以看出他曾经的辉煌!光是大门就是四米多高,上面牌匾写着三个大字,公德殿!

  我们进入大殿,大厅里面坐着一个老者,背对着我们,身上穿着麻衣,虽然很普通,但是给人的感觉这就是道家之人。如果说又一天有人问我,这辈子你看过哪个人最像神仙,我不会犹豫说就是这个老者!我们进入大厅后,这个小孩就跑到老者跟前,帮助老者转过身来,我们才发现这个老者双腿已然残疾!转过身后这个老者露出微笑说:“人老了,双腿也不麻溜了,让各位见笑了!”

  我们一时百感交集不知道说什么,我只得转移话题问道:“晚辈长安云氏,这次冒昧前来打扰,多多得罪了!”老者望着我一声叹息,说道:"想必你就是云东的儿子吧,这次你来而不是他来想必已然仙去了吧!”云东正是我父亲的名讳,看来父亲和这位老者还是认识的!

  我叹道:“是的,家父早已离世!”

  老者看着我说:“几十年前我和你父亲结识,那时我还是昆仑的一个三十几岁小道士,几位师叔都在,我就寻思下山出去为苍生做点什么,不知天高地厚,来到长安,一路上借助我学习的秘术,倒也除去不少祸害百姓的鬼怪,但是错信了小人的话,到了祖陵外,虽然门派祖籍记载不得沾染祖陵,但是我想在外围应该没事,晚上我施法却遭到祖陵的反噬,幸亏我离祖陵较远,又借助门派之宝护身,逃过一劫,但是双腿也彻底废了!”

  “前辈,能在祖陵反噬中逃得一命,也算是上天庇护了!”祖陵有多厉害,我比谁都清楚。

  老者哈哈一笑说:“其实差不多死了。我双腿废了,只能在那等死,谁想到第二天天一亮你父亲就来了,看见我没死,上来问我,是不是盗墓,我说不是,我把来历告诉他后,他带我回去疗伤,但是双腿却彻底残疾,他说我能捡一条命就不错了,一年后,我们也产生友谊,你父亲说他是殉墓人,他这里我不能久留,然后就托人将我送回昆仑,走的时候他说我跟他因果未断,还能再见,回到昆仑因为这双腿我再也无法下山,但是一直记得他说的还能再见,没想到到头来见的却是他的孩子,无奈…………!”

  想必父亲也算到会出现护陵人之乱吧,所以才会说因果未断!我问到:“老人家我看一路上来就看见你和这位孩子两个人其他人呢?”

  老者一听,回头看了看大厅里的祖师雕像,说道:“昆仑将死,整个昆仑现在就剩下我和子然两人了!”我们听后久久不能平静,传承这么久远的门派华夏最顶尖的山门都要灭亡么?

  从后面的对话中我们了解到,这位老者原本师兄弟十八人,昆仑基本都是十八弟子传承,每一代都是十八人,但是这一代刚好遇到战乱,大家都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战争,原本昆仑不想插手这些事情,但是谁想到很多RB的术士参加了,造成我方大量的伤亡,我方也只得求助于民间的道士但是却是只能斗个旗鼓相当,最后民间的道士寻到昆仑,求昆仑入世解救百姓于水火!

  从他们带来的照片中,昆仑看到他们的残忍,是人所不能忍,最终,十八人中十七人下山,因为老者双腿不便不方便下山!

  参战后基本是一面倒的趋势,华夏地大物博,很多手段是RB所不能理解的,十七人参战一年后商议,他有亡我之心,我就要灭他根本。十七人辗转来到RB国内,找到镇国龙脉,本想毁之,但是又想大多平民是无辜的,所以采取折中办法,布阵干扰龙脉,足以让RB战败!

  一行事了本想回归昆仑,但是归程中发现RB本土有一地死气冲天,如此死气得多少无辜平民死亡啊,他们一算发现这些死气还不是死去的人发出的,都是活人散发的死气,说明他们都将要死去!

  修道者本就是救百姓于水火,虽说是敌对关系,但是也不妨碍加以援手,他们赶到后发现这里很平静,人们都想平常一样生活着,他们进入了这一片地区后发现自己身上也带有死气!调查后发现,并没有什么鬼怪作祟,但是又是什么能导致这么多人死亡呢?

  死亡已然迫在眉睫,离去可保自身平安,留下自己会身死!两难抉择!他们最终还是留下继续查找原因,不久一架飞机从高空飞过,丢下一枚原子弹,一切安静了,十七为师兄弟也都未能幸免!

  他们十七位也都未能留下传承,只剩下现在这老者这一位,他在打击下浑浑噩噩过了很多年,五年前才托护山的动物请来一位老友,帮忙将小子然带来!子然也是可怜之人,孤儿一个!

  子然太小,很多东西没法教给他,老者自己也快要离世,所以才有老者先前的那一叹“昆仑将死”听到这我们三人也是深感无奈,想想昆仑就算灭亡也是为了天下苍生而亡,但是天下苍生又有谁知昆仑?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这个时代,人们都已麻木,都去迎接新事物,祖辈传下来的慢慢忘却,等到路的尽头才会感到:“到底是这个时代抛弃它,还是它抛弃了这个时代!”

  我们也努力安慰老者,没想到老者自己岔开话题问道:“你们刚来就不说这些扫兴的了,我不便,让子然带你们到厨房自己做些吃的吧!吃完在谈谈你们来所为何事”

  老者看来也不想在故人之子面前谈太沉重的话题!我们只得道一声多有打扰后告退。我们三人其实也是相当饥饿,干粮早就吃完了,一直都是吃些野味!

  小兰走在我身后,拍了我肩膀一下说:“今天让你见识下本姑娘的手艺!”

  我故作不忍说到:“这么多天第一顿好饭你就别糟蹋了行不?”小兰作势就要踢我,我身子一侧闪开连道:“开玩笑,开玩笑,你别动气!”

  嬉闹中接近厨房,其实我脑中在想,自从出山后,我的性格开朗了很多,以前我是很孤僻的人,一路上和小兰在一起也许是她的开朗活泼感染了我,让我有了种新生的感觉!

  子然也跟着我们大笑,显然他也是太孤独了!一下子多了这几个人这么热闹,他也发自内心的开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