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下山

  现在又一次回来,不禁浮现以往和父亲的点滴,幸福还是无奈?我对着父亲的棺木叩了三个头,然后又对着先祖们的棺木叩了九个响头.

  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跟他们说了,一方百姓的生死,我必须要下山,虽说不孝,将我族命运于不顾,但是我亦然,不想自己活在愧疚之中,如果你们听到,就保佑我这一次出去能找到龙脉重器,又能找到妻子,生个孩子带回来!还有心理默默想到找到解救我族之法,我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

  说完,我又叩了九个响头,突然山洞深处有一点光透漏出来,我想想里面都是先祖的棺木,不会出现什么变故吧!我赶紧跑过去,发现最里面的一个石质棺木的棺盖已经移开了一个缝,光从里面透出来!

  这一口馆一看就知道是我族明朝那位祖先的石棺!虽说我了解不少秘术,也知道世界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但是毕竟经历很少,我也有点害怕!

  我小心走上前去透过哪条缝看看里面,但是只能看见衣服,我嘴上道了句“得罪了”然后用力把棺盖移开,我的心跳的很快,发现里面除了我先祖的尸骨以外没有什么啊,而且现在也不发光了,我用手电照了照,可能是幻觉?

  不过我应该不可能出现幻觉的,我自言自语准备合上棺盖,发现我先祖头上的棺壁上写了些字,我用手电照了照看:“后辈,一木剑,一玉观音,可助你一臂之力,回归还之即可!”

  我先祖料到他的后辈会出事,特地留了木剑和玉观音给我?肯定是好东西,我找了找发现在他两个手上分别握着玉观音和木剑,不过都很黑,不仔细看不出来,应该是我先祖尸骸腐烂所致!

  我拿了出来,仔细观看看不出一个所以然,但是这木剑能几百年不腐烂也是一个了不得事情,我对着这个先祖的棺木叩了几个头,然后轻轻合上棺盖,就离开了!

  因为是去找龙脉重器,所以肯定都是要赶往一些神秘的地方,本来准备的很多装备现在都不用了,有了这木剑和玉观音其它也派不上太大用场,不如把其他辟邪的放在屋里,到时候不管找没找到龙脉重器,我都要回归这里,别到时候回来被别的不干净的东西占了我的屋!我到院子用水把木剑和玉观音清洁一下,让他们恢复他们本来的样子!

  木剑:大概五十厘米长,淡褐色,隐隐有金色在其中,很平凡,剑柄是用石质做的,大概是一种玉石,淡白色,和现在的玻璃差不多!透明。整个剑都很古朴,只有剑尖的地方有一些小小的字符,我不认识!

  玉观音:墨绿色,很深的那种绿,小孩拳头大,观音一般手上都拿着一个瓶子上面插着柳条,但是我这个插着是一把草的感觉,也不像雕刻失败,因为其他地方雕刻的都很完美!也没什么特别的,如果说特别应该是颜色有点让人感到心悸,长时间看下去会让人有种陷入其中的感觉!

  第二天天一亮我就跑去祖陵那,点燃几柱香,把祖陵入口这地方的荒草什么清理一下,然后叩了几个响头,就离开了!现在基本上就是等他们来接我了,要离开了,毕竟住这么长时间,还有有一种不舍的感觉!也不知道此一去到底是福是祸!

  第三天上午,我把自己头发胡须都清理了一下,整个人显得精神了许多,把玉观音用绳子挂在我胸前,用布把木剑抱起来背在身后!

  下午,他们如约来接我,这次就来了小兰和那位将军。那位将军跟我说:“小哥,这一趟就幸苦你了,事后党和百姓是不会忘记你的!你这边要是准备好的话我们这就下山,龙政委也从北京那赶来了!”

  我说:“准备好了,这就可以下山了,不过将军你让人把你上次送来的这些东西换成粮食发给无家可归的百姓吧”上次他们来有求与我,带了不少东西,我留下了,现在离开这些东西肯定也要处理掉!

  我现在帮他们,这点小事他肯定愿意帮我的。我话音刚落将军就急忙道:“这个简单,我让人保证帮你办好,小哥人心善啊!”

  然后他又转头对小兰说:“你也听到了,你安排人把这件事情办好吧!”

  我说到:“那就谢谢将军了!我们就下山吧!”

  我们坐上车,到半山腰的时候我转头看我的屋子,独立与荒山上,屋前还有一株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梨树,说不出的凄凉!我不禁叹了口气,我族就如那枯死的梨树,到了尽头么?

  一路上,车里显得很压抑,我本是话不多的人,这个将军从战场上下来的人,也不会说客套话,我们又没有共同话题,显得有些尴尬,小兰的大眼睛转来转去,显然她对我很好奇,很想跟我说话,但是将军在这,她有点不敢开口。

  就这样除了司机以外我们三人都在煎熬着。最后还是被小兰打破了尴尬:“小哥,你说那天那八个人挖的时候如果停了会怎么样啊?”

  好不容易找到打破尴尬的机会我当然不会放过,我也听到这个将军显然也松了一口气!我说:“其实他们停了的话,情况会很糟糕....."我一口气说了一分钟,感觉说的够多了,其实说这么多总结起来就五个字“我们都会死.”

  像我这种话不多的人,一口气说这么多话,还是第一次!然后她有询问了其他一些事情,一般不涉及隐私的我都一一为她回答,显然她也是对这个很好奇,那位将军也一路上聆听,显然他也好奇!

  快到地点的时候小兰还是没有忍住问了:“小哥,认识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那位将军也附和道:“是呀,小哥,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我眉头一皱,心里想,从明朝那位先祖开始,我们就已经不在外面提我们的名字,行当里面的人都称我们“殉墓人”我的先祖就是因为被祖陵牵制住,不得自由,所以也就自欺欺人的想做一个红尘之外的人,这样也许能弥补先祖心中的一点的无奈!

  但是我想到也许从我这一辈就从此断绝了,还谈什么红尘之外,我想,我把名字报出去,就算我这一脉断绝了,后人能知道我这一脉一直克克业业看护祖陵!也许会有一块碑?也许会有一本书?也许只是一段时隐时现终将忘却的记忆!

  我一皱眉,他们以为我不愿说,那位将军立马道:“小哥,不愿说也没事,我一直称呼你小哥也是可以的!”

  我摇摇头,说道:"没什么,名字只是一个代号,我姓云单一个墓字!”

  小兰听到后眼前一亮说:“云墓,好特别的名字啊!”

  我说:“一直生活字墓旁,我父亲索性就给我起了个墓字,见笑了!”说着就到了地点,那位龙政委已经迎到门外!

  将军和小兰下车就向龙政委敬了个军礼,龙政委摆摆手就走到我面前说:“小哥,这次真是麻烦了,以后一定为你们这一脉编入史册!”

  显然龙政委已经知道了我们这一脉的情况!我笑了说:“龙政委客气了,我出手不是为了名或利,只是不忍一方百姓遭劫!”我没拒绝,因为我也想我们这一脉能入史册!一点我的自私吧!

  龙政委正要说什么,小兰抢着说道:“政委别老是小哥小哥的,他叫云墓!”龙政委很诧异,看来他也知道我们这一脉不会告诉别人名字!

  T酷j8匠$、网永%久j(免费:看{q小说)U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