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后我才知道,那一片的鬼怪基本一夜全部都跑完了。死了这么多人,已经没办法压下去了,不久政府高层就来了!也许他们也感到事情有点掌控不住了。

  北京那边过来的人有一个将军,名字就不透露了,反正很厉害的样子。

  一来看死了这么多人,一看就不像自然死亡的,所以他就想把这里炸了,夷为平地!但是幸好当时有位阴阳行者在,才阻止了他。

  只要这里被炸,这些英魂立马四散,为祸四方,现在在这里还有一些重器压制,只要这些重器一毁,就是鱼入大海,鹰击长空了。一个一个抓不知道要抓到什么时候。

  下午,这位将军就找到我这里,显然是这位阴阳行者告诉他的!一进门看见我家徒四壁,人也这么年轻,就看了阴阳行者一眼,在阴阳行者点头确认之后,才上来问我:“您是,这祖陵的殉墓人么?”

  显然确定我的身份后他对我恭敬不少。我点点头然后看着他。这位将军一见我点头立马叫外面的士兵往里面搬东西,一看都是价值不菲的宝物。实话,生平第一次见这么多宝物,但是我的眼里却没有一丝波澜,因为我也不知道这些是什么,值多少钱。

  将军等宝物逗哦搬进来了紧接着就说:“现在的情况你应该也知道了,能不能给条路?”

  我心里想做军人都是这么干脆么?

  但是我必须要帮,就算没有宝物,开口道:“有办法,不过很难。”

  将军立马就说:“再难也要成,您就说吧。”

  我原本就是要找到政府和他们说的,现在送上门来了,我当然会说。

  “我家里面传下来的书籍记载,这些护陵人一现,祖陵就会抛弃他们,所以怨气极重,每夜都会杀了俑坑附近的人。”

  “护陵人是什么?那些兵俑么?我炸了这些兵俑行不行?”

  “不行!你听我说完行不行?”这将军还真是火爆脾气,怎么座上将军职位的,我怀疑。

  “好,对不起你继续。”

  “这区域而且会慢慢变大,不出一月,这方圆十里都会在他们屠刀只下了!我祖籍记载的办法是用龙脉里面的重器,放于这些护陵人中间,就可以压制他们,只要一年的时间就可以把这些英魂全部重新打入轮回。”

  酷7匠网1首q$发W

  那个将军一听龙脉重器,就一皱眉,光名字就知道不简单啊。

  “这龙脉重器是什么?”

  “其实你们北京就有一个龙脉重器,就是那个龙角,不是真龙的角,是龙脉里面自然形成像龙角的器物,这就是龙脉重器,不过现在肯定镇压国之气运,不可能拿到这边来。”

  说到这,这位将军也叹了一口气,知道事情的难度了,显然他位置非常高,知道龙角的事情!当初为了在长安得到这个龙角,不知道废了多大力气!而这个龙角也让他们一脉气运加身,最终建国!

  这时候阴阳行者向前走一步说道:“小哥,你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缓兵之计啊,现在上哪去弄龙脉重器?”

  那位将军也眼前一亮,连说到:“是呀,小哥,你看看有其它办法压制一下啊,我代表老乡门感谢你啊。”

  我看了他们一下:“有个办法,我不知道行不行!”说罢我带他们来到院子里的石磨边。

  他们看见石磨也眼前一亮,这个石磨不简单,周围都是雕刻的山水百兽,其他普通石磨看起来很笨重,在它身上却是满满的祥和气息,本来焦急的二人也慢慢放松下来了!这个将军一挥手,跟他来的那些士兵都退到院外。

  等士兵退出去后哦,他才看向我:“小哥,这是?”

  我知道他肯定以为这个是龙脉重器,但是我却不得不打灭他的希望,我轻轻摇摇头!他也叹了一口气。

  我上前点了三炷香,叩了九个响头,把这段时间的情况跟石磨说了,希望带它去镇压下那些兵马俑。

  后面的将军和阴阳行者也焦急不已,他们不明白我为何要在石磨前说这么多,他们以为我们只要把石磨带去就行了。我站起来看向他们,说到:“你俩,一人叩九个头吧,毕竟是来请它办事的。”

  他们来毕竟有求于我,不好违背了我的意思,但是还是跪下叩了九个响头。

  他们站起来我才和他们说,你们别觉得跪的委屈,这磨是有意识的!我点香就是为了唤醒它!显然这位将军被我的话吓了一跳,这个阴阳行者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就要去重新叩头,我拉住他,摇摇头跟他说,不必了。

  这位阴阳先生才一脸愧疚之色对磨鞠了一个躬!我跟他们说:“今晚把靠近护陵人十里范围的人都转移走吧,明天中午来我这请石磨。”

  这个将军显然也是经历不少,平息了心中的惊讶说道:“小哥,这次就麻烦你了,事后,必有重谢。”

  我微微一笑,送他们离开。他们送来的这几大箱东西也没有让他们带走,我想想以后送给这些穷苦百姓吧!夜半,我来到石墨前,点燃三支香,叩了九个响头后问道:“你能镇压多久?”

  只见香上的烟在空中形成一个“三”字!我明白三年,三年之后要么找来龙脉重器,要么这方圆几百里的生灵全部转移。

  三年说来长,其实就转眼间。

  不过这些和我没有关系,能做的都有已经做了,三年后,我去请你回来!如果他们没找到龙脉重器我就只能保我一隅平安!其他也有心无力。

  下午,远处来了一两小车和一辆货车,我知道他们来了。不过下车的是一个女的,这个女的一下车显然定力没有将军那么好,被我的样子还是震撼了下。

  我今年二十岁,平常基本几个月才下山一次,不与人接触,头发很长,胡须也很多天没理了,叫上的布鞋还破了一个洞,一个大脚趾还在外面。满是灰尘和泥的衣服完完全全就是一个乡下在田里干活的人,实在和将军和他说的高人有着强烈的对比,虽说将军事先打了招呼,但是还是被我的样子给惊到了。

  这个姑娘走上前敬了一个军礼,问道:“不知道这位先生是否是殉墓人?”外界对我这一脉都称为殉墓人,从来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名字,我们也不会透漏。

  我看着她点了点头,她紧接着说“不知道先生这边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就等你们来。”

  “麻烦先生了。”

  然后她就吩咐后面的士兵把石磨搬上卡车,我也和他们一起赶往兵马俑地点!到了兵马俑地点方圆十里的基本已无生命,只有一些巡逻的士兵。

  快到兵马俑坑的时候看见了一个差不多有三米长蜈蚣的尸体,我知道这蜈蚣哟有些年头了!有人在拍照,有士兵在用绳子给它固定,看来是准备运走。

  我转头对旁边的姑娘说,它修行这么多年不容易,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让它入土为安吧!这个姑娘只是点头说会和将军说的!我敢肯定他们肯定拉回去研究了,不可能放过超自然生命的探究。

  我也没多说什么。到了兵马俑坑,掐指算了下位置和这个姑娘说:“你去找八个属龙的来,有用。”

  姑娘说:“好的先生,你稍等。对了,先生称呼我小兰吧,有事情也好沟通。”

  我看了她一眼点了点了说:“好的,麻烦了。”显然她也明白我是个话不多!

  很快他就带了八个属龙的过来!我看后指着其中一个很瘦小的说:“这个不行,换一个来?”

  小兰问:“先生,他是属龙的,怎么不行啊?”

  显然这个瘦小的人和小兰是认识,让小兰也为他说话。那时候想要立功,不管你有多大关系,你爹是谁,什么事情你都要冲在前面。

  想要爬的高,就要多立功!这次是个很好的机会,也得到上面的高度重视。这个瘦小的人也急了,问道:“先生,我怎么就不行?都是属龙的,难道就是因为我瘦小么?”

  我摇摇头说:“不说明白你也不会死心,既然这样我就说个明白,你破身太早,十五之前破的身,你虽属龙,但是你元气泄的太早,是条死龙。你挖了,必死。”

  显然小兰和他都被我话吓了一跳,最后这个男子不得不离开,不过他走的时候我说了一句:“你最好还是离开这个地界吧,这地界对你不好。”显然他被我的话又刺激了一下,我看他肩膀颤抖了下,但是没有停顿直接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