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不进部长在说什么,双眼只是盯着部长手里的实习offer看,整个头发都发麻了。自己可是听说过那个恐怖的传言,而且还被吊死鬼盯上了,一看到这个公司的offer就担心起来“部长,你要去这个公司实习?千万不要去!”

  “你说什么?”刚才部长说累了,坐下来喝口水,一听到我这句话,直接喷了出来,差点呛住。

  “你有没有搞错,不去这家公司实习?这可不是什么垃圾公司,福利什么的都挺好的。”部长试图向我解释,认为我不太了解这家公司的北京,以为是什么小公司罢了。

  “不是,那个,去这家公司实习的都死了。”我将自己听到的传言说给部长听,当然,其中还是省略了我遇到撞死鬼的事情。

  ,酷匠,网R唯x一!H正版N,,(F其他~都是5盗(版

  “陈龙飞,你可是学生会的人啊。怎么还能如此封建迷信!”部长瞪大眼睛,似乎看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东西一样“我真想不到,你竟然会说这种话。这种传言你也会信啊。回去,给我写一份不少于5000字的检讨来。深刻反省下自己的错误。”

  “我。”我顿时感觉憋屈,好心好意的提醒部长,结果被部长给误解了,还让我写检讨。

  “你什么,回去写。3天内交给我。”部长说完,便不再看着我,似乎已经生气到不愿意在看到我了。

  我也自然不会去自讨没趣的继续顶撞下去,当下点点头走出了办公室“真是,好心提醒还说我,让我写检讨。我的天,5000字呢。哎,死了算了,哼。”

  我也赌气似得回到自己的寝室,想想自己好心的提醒不被重视也就算了,还要受到惩罚,怎么可能高兴的起来。

  “呦,这次更火大了。”室友又走过来,看着我说道“部长怎么你啦,把你惹得这么生气,py交易没成功?”

  “去你的,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推开室友,转身打开电脑。

  “哈哈,都大中午了。吃饭去吧。电脑回来再玩。”室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表示自己很饥饿,需要立刻补充食物。我轻声笑了一下,毕竟民以食为天,也就拿起饭卡走了出去。

  前往食堂,需要进过情人坡,也就是吊死鬼上吊的地方,远远看到那棵树,我的心有些紧张起来,看到那黄色的警戒线,更是感觉呼吸急促了起来。

  “对了,龙飞,我都忘记跟你说了,你前天出去之后,情人坡那里就死人了,总共死了两个人,我来看过,太可怕了。那个人的死状,简直惨不忍睹啊。”快要经过情人坡的时候,室友突然就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身对我说道“可惜你没看到,好好的一个情人坡,现在变得这么不吉利,以后你有女朋友了,可要记得别去那里约会了。小心那里的吊死鬼缠上你。”

  我冷笑了一下,真想告诉他,其实吊死鬼已经缠上我了,你还非拉我去唱歌,到时候吊死鬼追杀过来,可别说是我连累你的哈。

  “行行行,我知道了。早就听说了。”我点点头说道“等你告诉我啊,都已经不算新闻了。”

  “切。”室友不屑的转过头去。

  看到他这样,我还想着再跟他说几句,突然间,便是感觉自己身旁一冷,迟疑了一下,慢慢的转过头去,只见吊死鬼那惨白的脸正贴在我的面前,发现我转过头看着他,竟然还伸出舌头来舔了我鼻尖一下。

  “我操。”被吊死鬼这么一舔,一股冰凉感从鼻尖蔓延,我也因为这突然出现的吊死鬼吓了一跳,大声的喊出来。

  “你干嘛,叫什么?吓死我了。”室友被我这么一叫,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没什么,没什么。”我大声的喘息着,让自己平静下来,再看眼前,已经没有了吊死鬼的踪迹。

  “没什么你还叫,你存心想吓死我啊。真是。知不知道人吓人能吓死人的。”室友白了我一眼。便是继续向前走去,感觉我刚才大叫就是为了恶作剧。

  “该死,吊死鬼竟然敢调戏我了。”我呼出一口气,用手摸摸自己的鼻尖,有股凉意,看来被舔是真的了,光天化日之下,都被如此调戏,还真是胆大包天,我顿时火气上来了,双手握拳,朝着那棵树看去“等我熬过今天晚上,拿回打更套,看我怎么对付你们。”

  正说着,眼光慢慢落在那个树上,发现竟然有三道人影。

  “又多了一个吊死鬼?不是只有两个吗?”我缓缓脑袋,觉得有些不对劲,又是揉揉眼睛,朝着那颗大树仔细的看去。

  这一次,看到的不是三道人影,而是一个人,真真实实的人,挂在那个树上。而周围的警戒线都被扯烂丢在地上。

  “龙飞,你愣着干嘛?”室友发现我愣住,赶过来推了推我“看什么呢。”

  “你看看,情人坡上的那棵树,是不是有人吊在那里!”我有些不相信的说着,缓缓的举起手来指向情人坡的大树。

  “恩?”室友顺着我的手看过去,2,,3个呼吸的时间,室友便也是愣住了“真的有人吊在那里!”

  顷刻间,就像是天空中炸开了一道雷,炸的我脑子都嗡嗡嗡的响起来,刚才看去还没有人的。怎我才恍惚了一会,就有人跑去上吊了。

  “救人啊。”室友反应的比我快,马上跳起来,推了我一把,跑过去救人。

  “啊,等等我。”我也马上跑过去,同时拿出了手机拨打了110和急救电话。

  “快,把他放下来。”室友跑得快,很快便是跑到大树下,用力的抱住上吊之人的双腿,用力向上抬着,想将其头颅从绳圈中掏出来。

  “小心点,我来帮忙。”我也赶紧跑过去帮忙。

  “不行,套的太牢固了,你来顶住,我上去解开绳子。”

  “恩。”我过去抱住上吊之人的双腿,用力的向上顶着“你快点,这才上吊,应该还有救。”

  “我知道。”室友三下两除二的便是爬了上去。

  我用力的撑着,觉得有点酸,便是想换个用力点,朝着上方看去,室友正好在解绳子,将其上吊之人的脸转了过来。

  当时我就愣住了,双手突然就使不上劲“部,部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